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章發名片的藥材販子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子。 那胖子就好像這條街上的熟客,抱著個盒子四處轉悠,而且去的地方都是人多之處。每次去了之後,胖子都會神秘地找到一些穿著打扮有地位的人一番交流,最後臉色不怎麼好地回來,然後胖子又繼續尋找下一處...

洛陽集市上賣的東西挺多,但沒有陳華中意的貨物。他是來淘古董的,比如瓷器青銅玉石字畫之類的玩意,說不定還能得到兩件夏商時期的文物,身為盜帥,當人是古玩方面的專家,陳華權當是娛樂消遣,花便宜的價錢,買兩樣實惠的貨充實侯爺府的陳設,但陳華似乎高看了唐代人,在這個時代,在連盜墓都要判死刑的殘酷法律下,誰還敢拿官家用的東西在市面上賣?

嫌命夠長,招搖撞市,自尋死路啊?

失望,遺憾,唐人居然沒有玩古玩的,想他陳華堂堂盜帥,居然無用武之地。

轉了大半個集市,一件古玩都沒看見,大多是這個朝代產的玉石掛墜和三彩瓷器,這東西買回去放一千多年保管成古玩,怎麼就沒有隋唐以前的東西啊,隨便一個秦漢時期的鼎拿出來都價值連城埃是不是那些流傳下來的古玩,都被貴族搶完,當了私藏品?

老胡不知道侯爺要買什麼,走著走著,看見賣字畫兒的,就擠著鑽進去,一會兒工夫煞有落敗無功而返。看見有瓷器玉石的,都得拿起來掂掂,搖頭喟嘆,說這根本就不值錢。老胡發現自己跟不上侯爺的思維了,侯爺是在玩骨董吧!不然他怎麼老愛往那些和骨董沾上邊的攤子上瞅,不過侯爺也是不懂,外面市面上怎麼能弄到那些東西,不怕受刑罰啊,這東西只有貴族間才能私下交易。

「侯爺,別看了,你想要的東西,洛陽集市上是買不到的,侯爺若手痒痒,想玩一玩,到了江南,找個貴族間的小圈子,說不定能夠弄到兩樣。」也難怪,侯爺以前只是關外的小民,才成了貴族,不明白貴族間許多生活方式,老胡善解人意地提醒了陳華。

原來玩古玩這東西,還要有身份的人才能玩得起埃也難怪,窮人那有閑錢和閑時間去玩那不沾邊的古玩,唯有吃飽了沒事,整天遛狗逗鳥又不受律法約束的貴族,才能有大把時間干這檔子事。

好啊,哪天本盜帥威震一下貴族間的古玩界,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翻雲覆雨。

於是,陳華打算撤票去藥材街看看,不能玩物喪志,辦大事兒的時候,私人工作就要放在一邊。

可是,就在他準備帶著老胡和程處默二人去辦理藥材事宜時,在人來人往的洛陽集市,走著走著,陳華突然停頓了一下,嚇住了身邊兩人,他嘴裡「咦」地一聲,眼光死死盯著前方某個胖子,準確的說,是那個胖子手裡捧著的盒子。

胖子中等身材,穿一件圓領袍衫,粗短的脖子全都縮在衣領裡面。讓他那大腦袋看著就像烏龜伸出一截的頭。他手裡捧著個鎏金木盒,在人群裡面望來看去,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至少是先秦之物。盒子表面看起來像極花紋的東西,是秦朝的小篆,秦始皇焚書坑儒,早就銷毀了大量的文獻資料,能出現印在盒子上的字體,這東西,價值不菲埃」陳華僅僅用肉眼,就能判斷那胖子手裡拿著的盒子就是一件秦朝古玩,就連陳華的養父,盜帥門的老傢伙都稱讚過他,隨便發表一篇如何鑒定古玩的論文,就能讓國內一大票考古專家鑽地縫。

不動聲色地往那胖子靠近,看能不能從那胖子手中搞過來那盒子。

那胖子就好像這條街上的熟客,抱著個盒子四處轉悠,而且去的地方都是人多之處。每次去了之後,胖子都會神秘地找到一些穿著打扮有地位的人一番交流,最後臉色不怎麼好地回來,然後胖子又繼續尋找下一處人多的地方,不知他有何目的。

胖子現在去的地方,是一處街邊雜耍的場子,便宜實惠的江湖雜耍總會吸引許多沒閑錢的老百姓,偶爾有幾個體面的人駐足,此刻那雜耍場子周圍已經圍了好多人,胖子一頭扎進人堆里,沒有半點兒欣賞雜耍的念頭,他在人群中東瞧西看,終於把目標鎖定在人堆中,有兩個穿著比較體面的老闆身上。

「二位老爺,可否借一步說話。」陳華髮現,似乎長得胖的人,都很會來事兒,至少這胖子說話笑起來的摸樣,讓陳華聯想到了無忌胖子。

這兩位正在觀看街邊雜耍的老闆壓根就當胖子不存在,他們一門心思看雜耍,對旁人的打擾,就當沒聽見。他們的穿著打扮是商人模樣,商人是這個社會地位最底下的人,居然還有人向他們打招呼,那就可以間接說明,這胖子也是商人。

「看兩位老爺氣度不凡,在下有筆生意,兩位老爺若是有興趣,我們不妨找個地方邊吃邊聊?兩位老爺意下如何?」胖子刻意騰出手甩了甩,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人發現他手裡抱著的盒子。這玩意兒是他家祖傳的,具體是什麼東西,胖子那死去的老爹都不知道,不過胖子明白,每次他抱著這東西出來找人談生意別人都會被自己的盒子吸引。從此,他乾脆把盒子帶在身邊,給盒子取了個聚寶箱的俗名。

那兩位看雜耍的老闆果然被胖子手裡的盒子吸引。兩人相互對視一眼,腰帶鼓鼓的他們是不願意和一個陌生人說話,尤其是以做生意為由的陌生人,指不定被人圖財害命了也不知道。

「你說的生意,就是這盒子?」兩位老闆中,身材較高的那位開口說話。如果是這盒子,他們可以考慮現場交易。他們不是白痴,這東西看著像古物,正好可以拿來賄賂生意場上的官員。

胖子一看有戲,連忙道:「兩位老闆,我們找個地兒說如何?」

「要做生意,就在這兒做,周圍人多,不怕被人坑了害了。」生意人自古成精的老話可不是吹的。

胖子一番躊躇,以往他找人做生意,往往就是到了這一步就無功而返,胖子就像猜到了結局,他趕忙打開盒子,裡面擺放的居然和盒子的價格完全不等價的東西,是一疊疊裁剪整齊的紙片,胖子從中抽出兩張,遞給兩位老闆,道:「兩位老爺請過目,這是在下的門狀1

所謂的門狀,就是類似現代的名片。胖子真是高手啊,居然想到在人多的地方發名片,這種營銷手段都想得出來,這胖子是做生意的高手。

遠處的陳華目睹胖子所作的一切,原來胖子穿梭人群中,尋找有身份地位的人,為的就是發名片。這廝絕對是個商業奇才,陳華對他居然感了興趣。

胖子的門狀遞給了兩位老闆,那兩人淡淡撇了眼,漫不經心,根本就沒合夥做生意的意思:「原來韓老闆是做藥材買賣的商人。不巧,兄弟二人是做木材買賣的,韓老闆找錯人了。」說完兩人就自顧談起來,早已把胖子丟一邊不理會了。

胖子有些急了,他把全家老小,十個老婆,八個孩子,兩個老人的活命錢,都賭在這趟生意上了,他不能虧,虧了整個家就完了,這兩日天天在洛陽城內轉悠,就是想找個合伙人,就算虧也只能虧一半,但好多人聽說他是藥材商人就立刻迴避。

胖子數次吃癟侯想罵人了,這群豬啊,也不用腦子想想,江南發生水災,水災過後必定有瘟疫,只要把藥材運到江南,還能愁不賺銀子嗎?

「兩位老闆,你們真不考慮考慮和韓某合作這趟生意?韓某傾家蕩產,拿出一輩子的積蓄,連妻兒父母的活命錢都用在這單生意上,就是想趁著江南水災,把藥材運到江南去,賺個衣缽滿盆,兩位老闆難道真要錯失良機?」只怪別人笨,看不穿江南水災后的利潤,商業嗅覺靈敏的韓胖子只能全盤道出自己的見解。他實在是等不起了,囤積的藥材就算用隋煬帝的龍舟來拉都拉不完,如果不運去江南,只怕藥材生霉了,他一家老小就等著餓死吧。前兩天小女兒生病了,只能在家裡熬著,他看著心痛,發了瘋要找到人合夥立刻去江南。

聽韓胖子說出他的商業嗅覺,兩位商人老爺愣了愣,忽然哈哈大笑,道:「韓老闆,我等兩兄弟還是勸你,儘快以便宜的價格把你那藥材賣出去把。否則你會虧死。江南,你是去不成了,就算你去的成,你那藥材也絕對進不了江南。」

「某不信,江南水災,就不死人,不得瘟疫,就不缺藥材了?」韓胖子堅定信心道。其實他心裡都在打鼓了,這兩人說的似乎不無道理。

「韓老闆,實話告訴你把,我們兄弟二人才從江南回來,那裡的藥材生意,已經被壟斷了,外面的人根本別想去分一杯羹。除非,你上面有大貴人,否則,你去江南,就是一條死路。」

聽了此話,韓胖子只覺得雙眼一黑。他懷裡的盒子險些抱不住掉下來。

「兩位此言可真?」

「千真萬確。」

韓胖子聽后,呼天搶地,悲憤,道:「休誒,休誒,我全家二十餘口人,此命休誒1說完,韓胖子雙眼一黑,直挺挺倒在地上。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