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章恩惠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著管家僕役坐下來吃尋常人家的粗面。她的相公膽小如鼠,看見穿著華麗的人,就從心底里害怕,階級害死人啊,但王陳氏這個女人倒是很會張羅,一個人麻利地煮麵入碗,然後端著麵條,嘴裡抹了蜜似地,遛到陳華此桌,道:...

對洛陽的記憶,大多數都來自楊廣,楊廣把國都遷到了洛陽,同時下令修建大運河,方便他去江南遊山玩水。楊廣在未登基前幹了最大的一件事就是消滅了寫<後庭花>的陳叔寶,據說俘獲美人無數,才讓楊廣總想著隔三差五就跑江南一年半載不回京師,有好墨者甚至筆耕楊廣厭棄關中女子的粗狂,懷念江南女子的水柔,把他大昏君的形象層層渲染深入人心。

如今的洛陽,早已從戰爭的瘡痍中從獲新生。老李開明的政治,大力鼓勵農耕商貿,早讓洛陽成為作為唐初時期東都、長安與中原腹地一帶最重要的交通樞紐。

這裡地理位置非常特殊,西達突厥、東近齊魯、北通遼東、南接江浙的城池,在經濟上、政治上、軍事上的重要性不亞於長安,如此便利的地勢,刺激了經濟的發展,城外運河上商業貿易船隻過盡千帆異常繁華。況且洛陽曾經作為隋朝的國都,有著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經濟基礎,此地更是富甲天下之地,前朝許多遺民深居在此,儘管王謝堂燕不在,可家中的財富還是足夠嚇人的,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一個經歷了幾代的貴族,底蘊在那兒,還是能夠無良子孫揮霍幾代。

「公子,前面就是洛陽集市,我們不去專門賣藥材的藥鋪看看,跑集市做什麼?」老胡像個忠心的管家跟在陳華身後,粗狂威猛的程處默如同看家護院,他那狼牙棒的大棒槌武器太顯眼了,於是換了把寶劍掛在腰間,大戶人家都喜歡養幾個護院看宅子,像程處默這樣面相凶煞的人,這在洛陽城內不少見。

陳華說過,在外面都稱呼他公子,於是程處默感覺自己被華哥兒佔了便宜,不過,一切為了組織,程處默終究是忍了。

現在已經是開市的時辰,集市上隨處可見車載斗量屯街塞巷的商品。這些商品,都是常見的日用品,物美價廉,幾個銅錢就能淘到手。在長安東西兩集市都淘過不少東西的陳華,手頭開始癢了起來,不知道洛陽有沒有類似潘家園一樣的古董街,說不定能淘到幾件皇宮裡流出來的稀奇玩意。

在一家幡子上寫著「面」攤子的地方坐下來吃點東西,陳華、胡老先生,程處默,除了胡老先生外,都沒來過洛陽,熟話說,淘寶窮三代,陳華覺悟太低,難得來一次洛陽,怎麼想都得弄點東西留作紀念。

麵攤煮麵的是一對夫妻,聽周圍的食客稱呼,男的姓王,女的為王陳氏,這是家門開的店子,要照顧生意,二話不說,陳華考慮每人的飯量,順手點了三大碗面,要是吃不完就交給程處默解決,今天遇見家門,是高興事,撐死程處默都不怕。況且程處默好像早有準備,都已經在松褲帶了,簡直粗人一個。

王陳氏的麵攤子,今天還是第一次遇見一個公子哥帶著管家僕役坐下來吃尋常人家的粗面。她的相公膽小如鼠,看見穿著華麗的人,就從心底里害怕,階級害死人啊,但王陳氏這個女人倒是很會張羅,一個人麻利地煮麵入碗,然後端著麵條,嘴裡抹了蜜似地,遛到陳華此桌,道:「聽公子的口音,是外地人?」

陳華心想,難道這家麵攤有專坑外地人的嗜好,家門,我也姓陳埃

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算是回答了王陳氏。

雙手端起面碗,看著份量足,但色香味不怎麼健全,要是有碗牛肉麵就好了,陳華有點想婉兒了,還是婉兒煮的面好吃埃

旁邊的程處默吃的嗨皮,這廝鋼鐵般的胃著實強大,就沒見他有啥水土不服的。他吃完了,就盯著陳華絲毫未動的碗,哈喇子都留出來了,程咬金都教了些啥兒子啊,怎麼一家老小都是粗人一個。

老胡看樣子是吃過苦的人,面碗入手,吃的很慢,但連湯帶水一滴不剩,節約美德就是說他這種人。

最終陳華要了一碗混沌,湊合填飽肚子。婉兒做的東西,陳華吃順嘴了,突然吃到不同口味的,陳華食之無味。

解決完五臟廟問題,接下來就得去集市上逛逛。老胡從腰間掏出十個銅板,他看得出侯爺是有意想照顧這家麵攤的生意,出手稍微闊卓點。

陳華從老胡那裡要來了方便攜帶的袖珍型紙筆,隨意寫寫畫畫,完成之後,將一張紙放在面碗下。

沒等王陳氏過來,十個銅板丟在桌上,陳華就領著老胡和程處默二人飄然離去。

王陳氏還在鍋灶邊忙碌著,他丈夫雖然膽小,但眼睛卻時刻盯著那三個吃面的貴人。能穿綢緞的都是貴人,尋常百姓男女只能是麻布荊釵,見那幾個貴人離去,王陳氏的丈夫才有勇氣朝自己的婆姨展現雄風。

「走了1王陳氏的丈夫說了一句,他怕貴人吃面不給銅錢,他不敢討要。

王陳氏冷哼了聲「就知道在家裡對老娘凶。」然後走到陳華坐過的桌子,十個銅板,讓她眼睛一亮,連忙拾納入懷中。收拾桌上碗筷時,王陳氏眼尖發現了壓在碗底摺疊好的一張紙。

」難道是那貴人寫的?」貴人給了十個銅板已經讓王陳氏心裡感激,此刻又看見碗底有張紙,上面寫著字,王陳氏不識字,一時犯難了。她的丈夫聞訊趕過來,他同樣不識一丁,一副茫然無措的樣子。

王陳氏恨恨咬了牙,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嫁如意郎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包辦婚姻,多了更多相互容忍到老的夫妻。

「回家讓隔壁的趙先生幫忙看看,紙上寫的什麼。這是那貴人留下來的,說不定對我們有用。」王陳氏如獲至寶,巴不得現在就去找她說的趙先生破譯紙上的內容。

王陳氏當然不知道陳華寫的什麼,就算是她口中的趙先生看來之後也會犯愁。

紅燒腸旺面,洛陽刀削麵,豬肉臊子面,蘭州拉麵,原料附上工藝做法,一字不差記錄在紙上。

這是一份食譜。

可以幫助一個麵攤生意從冷清直接紅紅火火起來。

儘管只是一個小小的恩惠,對陳華仿若微不足道,陳華如此做,不過是想在大唐添一磚添一瓦,想構建一點自己熟悉的東西在裡面,婉兒姑娘的混沌攤子如此,格物院亦是如此,現在到了洛陽,陳華也是願意融入唐人的生活中,適當做一些改變,指不定某一天,他在長安就能吃到這些麵食,豈能說自己不熟悉?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