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一章啟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庶子。 離別時,說太多的話,只會徒增傷感,陳華走的頗為瀟洒,除了把公孫婉留在馬車中,陪他出了長安城,說過幾句沒羞沒躁的話,其餘人,陳華刻意避開他們,留給他們只有一句話,我陳漢三總有一天會再回來...

公孫婉穿了件大紅的袖衫,細腰上以帶結成合歡結,這是她早就為自己準備好的嫁衣,可惜她還沒來的及穿上嫁衣,未婚夫就已經戰死沙場,今天,她已下定決心,臉上擦了淡紅的胭脂,眉毛也修的精緻細長,這是她第一次用胭脂水粉打扮自己。她要把自己裝扮成出嫁時的樣子,要把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現給最愛的人看,酡紅的臉上欲語還羞,她穿上了嫁衣,同時也說明,她已經嫁人了。

殘陽如血,染紅的不僅僅是遠山那一片天空,還有那芳草地上,一襲大紅嫁衣的公孫婉。

三年前,她就是在此地,送自己的未婚夫前往邊關,那時她穿了件素白的荷衣,纖塵不染,她目送良人遠行,結果等來的是一紙陣亡的家書。

三年後,同樣有個人,從此地出發離開長安。公孫婉穿上了嫁衣遠送,這一次,她害怕,舊事會從演。所以,她要把自己嫁出去,不然會後悔一輩子。

晚風襲來,公孫婉盤起的髮髻凌亂風中。

我害怕,這輩子,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嫁給你。

你若遠行,我穿嫁衣相送,希望夫君平安歸來,記得你已有妻子,在外一定要安好。

這是陳華離開長安前,公孫婉不舍地話語。

陳華終究是離開了長安。在離開之前,為他踐行的人不少,他已記不清自己吃了多少家置辦的酒席,直到夕陽西下,他才從長安城出發,去往江南的路上。

為他送行的人,除了公孫婉之外,李惲李泰,杜荷兩兄弟,格物院的一票人,等等,大大小小,有幾十號人,從長安城一直送到城郊十里長亭。

送君千里,終須一別埃

腦袋昏昏沉沉的陳華,坐在馬車中,挑起帘子看著身後那群人,尤其是那個穿著嫁衣的可人兒,陳華把老李咒罵了無數遍,終於收回目光,離別這種事,就算是聖人,都抵不住,何況陳華不過是凡夫庶子。

離別時,說太多的話,只會徒增傷感,陳華走的頗為瀟洒,除了把公孫婉留在馬車中,陪他出了長安城,說過幾句沒羞沒躁的話,其餘人,陳華刻意避開他們,留給他們只有一句話,我陳漢三總有一天會再回來的。格物院給我照顧好,藍田縣千戶人口也要給我照顧好。

瀟洒到屌爆了。也唯有陳華能夠說出如此讓人難以理解的話。他也因此,在繼長安大害之後,繼承了陳漢三這個口頭禪的稱號。

騎在一匹小母馬上的程處默,同樣喝的醉醺醺地,嘴裡咿呀呀嘀咕著。他是老李特意委派一路保護陳華安全的人。此行去江南,陳華除了帶上程處默之外,隨行的隊伍,共計十人,其中絕大多數是工部的匠師,熟悉江南山川地形,以前也參與了江南水患的整改,此次出征可謂輕車熟路。陳華自己帶出來的隨行,就只有三人,其中一個是格物院夫子嚴寬強烈推薦的少年高寶藏,還有一個,是虞世南那老頭丟給陳華充當管家類型的人,陳華去江南,衣食住行,總的有人安排,老虞塞來的那個叫胡老先生的人正好能擔當重任。剩下的一人就是臉皮無下限的程處默。

三輛馬車,前後行駛著,陳華坐在中間馬車之中,程處默就隨行在馬車外面.眼看天色不怎麼早,都怪杜家兩兄弟,非得拉著多喝了幾杯出發才晚點了。程處默嘴裡抱怨幾句,道:「華哥兒,按照我們的速度,到下一站潼關,只怕要走到深夜才能到了。」

陳華在馬車裡,腦袋有點暈,道:「這事兒,你可以去問問胡老先生,看他怎麼安排。」陳華現在就想在馬車上睡一覺,江南發大水他也不能飛過去,老李雖然叮囑,務必披星戴月趕去,但也不能太趕時間啊,陳華的理念是以人為本,所以將在外根本就不鳥老李。

程處默兩百斤的身體,壓在那匹小母馬上,噠噠噠朝走在最前面第一輛馬車追去。

來到馬車前,程處默解下馬背上的武器大棒槌,咚咚咚,敲了幾下車窗,窗帘挑起,一個滿頭華髮,但仍舊精神抖擻,尤其是那雙眼睛,細看下,簡直是人精人精的老頭不耐煩的地看著程處默:「小公爺有何事找老朽。」

「我說,胡先生,我們什麼時候找處地兒歇息?」程處默認得這老頭,虞世南府上的管家,長安城王公貴族府上所有管家中的一號人物。

胡先生在陳華夕陽出長安時已經有打算,今晚是走不了多遠,道:「今晚,歇於渭水畔,明早入渭南,過潼關,然後直達洛陽。」

渭水就是繞著長安向東流,沒多遠的路程就可以到渭水,終於可以休息了,程處默屁顛屁顛將這個消息彙報陳華。

陳華聽到今晚歇息渭水畔,他對此沒多大意見。就是隨便找快地兒也能躺下。

趁著空餘時間,陳華拿出工部給他的地圖。

這次江南大水,波及的郡縣有十多個,規模算頗大,也難怪老李會感覺火燒眉毛。蝗災,水災,地震,颱風,飢餓,都可能造成大規模農民起義,有陳勝帶頭搞出那麼一檔子事,當權者當然要想法設法安撫民心。

研究了工部給出的地圖,受災最嚴重的,是處於連接大運河末端,江都到餘杭的江南運河堤壩坍塌,造成京口吳洲一帶十餘郡縣,數萬人受災。

數萬人,對整個人口基數不大的大唐,已經是大災難,難怪老李著急忙慌讓陳華火速前往,這是人命關天的大事埃

既然水災已經泛濫,亡羊補牢已經太晚了。從新修築堤壩是不可能,沒有那麼大的人力投入,只有等水患過去,從新築壩,以防來年洪水,為今之計,就是要想到如何採取安撫政策才能穩定民心,老李讓自己早日趕去江南,也許正是這個意識。

小小地揣摩了一番聖意,陳華腦子裡面已經有自己的初步打算。

車窗上的帘子已經是打開的,看見了程處默,陳華又用想把他當苦力使用的想法:「處墨,替我向胡老先生傳一句話。」

「華哥兒要吩咐什麼事。」程處默挺直腰板,大有唯命是從的氣魄。

陳華頓了頓,道:「你告訴胡老先生,就說,傳我命令,沿途收購藥材,有多少,要多少。」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