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十章一瞥長安終離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能讓別人賺了去,陳華是藍田侯,這筆錢當然要讓自己封地的人賺。 建立工業作坊,是陳華的主意,但陳華也有擔心的餘地。要留給子孫一片青山綠水啊,他不能單獨搞破壞,雖然這個時代還沒有環境保護法,但是...

時間又過去半個月,玉山上用來建房的地已經被李泰平了出來,接下來就要打地樁立柱子請工匠修房造屋,奠基大事,是大工程,一旦奠基,就預示著玉山新書院正式拔地而起,馬虎不得。於是李泰像個包工頭似地,吃在玉山,睡在玉山,很少回皇宮,李泰玩命地工作,讓長孫略有所知,多次差人請他回來,李泰以有事推脫,他是第一次拒絕母親的請求。

李泰的幹勁如此大,陳華就完全把建書院的事放放心心交給他。陳華自己也不每日早晚往玉山跑,他把心思放在李恪身上,李恪乾的是技術活兒,雖然和他學的算術沾不上邊,但自從和李泰做了那個超級大孔明燈后,李恪的又一興趣就是把算學運用在實踐中去探索真理。

以前靠賣玉石為生的藍田縣,現在已經建起了許多作坊。陳華封了玉山,斷了玉石買賣這片市場,但他不能眼看著藍田縣的人一個個都窮困潦倒,藍田人不賣玉石,就快成窮光蛋了,所以,陳華試著把多餘的勞動力投入作坊中,也算某種程度上解決藍田縣勞動力過剩的問題。

新建在藍田縣的作坊有七八家,都是以前燒窯用的小作坊,經過改造,成了可以燒制水泥紅磚出產鋼筋的工業作坊。江南水患要用水泥,很多的水泥,無法計量,這就刺激了水泥生產行業,有錢不能讓別人賺了去,陳華是藍田侯,這筆錢當然要讓自己封地的人賺。

建立工業作坊,是陳華的主意,但陳華也有擔心的餘地。要留給子孫一片青山綠水啊,他不能單獨搞破壞,雖然這個時代還沒有環境保護法,但是舉目藍天白雲,水果蔬菜綠色無污染,誰都不忍心破壞,於是陳華找到了藍田縣令羅平,和他進步一商量有關作坊的事,並且,陳華還給羅平提出了幾點他的想法。

建在藍田縣的作坊,要劃出專門的用地,作為工業園區用著開發,而且還要對這些作坊,進行登記造冊,有必要派遣官府人員進行管理。做好作坊的排水排氣妥善處置。作坊規模不能低於五百人以下,爭取小作坊和小作坊合併,大作坊和大作坊相互合作。尤其是官府的監察力度要夠,這些作坊若是違法了,統統封閉,毫不留情。反正藍田縣是陳華自家一畝三分地,陳華說什麼,下面就要實施。

規劃工業作坊,是陳華去江南前大概的想法,他也不願看見回來霧蒙蒙的藍田縣,所以,在囑咐羅平的時候,陳華特彆強調了監察力度,相信羅平不會掉以輕心。

是時候該把水泥的事找個適當的時間向老李推薦了,畢竟這是項利國工程,老李一定會支持。說不定還會撥銀子下來,支持陳華擴建水泥作坊。

就在陳華渴望,能夠擁有大量水泥時,在水泥作坊監督的李恪,給陳華帶來了一個好消息。

在新燒制的一批水泥留底廢渣下,發現了像珍珠一樣的晶體。這種晶體,能夠發光,形狀如珍珠,李恪不知此為何物,為此他還親自抽空把那晶體小心包起,送到陳華那兒,陳華看了那晶體后,表面沒多大驚訝,但內心已經樂開了花。

沒想到啊,李恪在燒制水泥的時候,居然弄巧燒出了玻璃。

大唐現在還沒有玻璃,不然陳華不會和南洋人哥抹布簽訂購買玻璃的合同。現在這項技術,居然讓李恪在無意中填補了這片空白。

高興的陳華,沒有立刻告訴李恪,他發現的這種顆粒,究竟會給整個世界帶來什麼影響。他也沒有準確地拿出燒制玻璃的配方交給李恪,陳華相信,李恪一定會找到當天燒制那一批出現了玻璃結晶的工匠,然後根據他們燒制時記錄下用到的原材料,進行一次次的實驗,最後得出結果。培養科學興趣,就是從未知開始,一來就告訴了全部,而不去引導,怎麼能成為科學巨匠?

李恪和李泰,陳華都有自己對他們獨特的培養,他也相信這兩個小子,接觸了那些神秘的東西后,再也不會對權力產生慾望。大唐和平了,陳華也就和平了。李恪李泰作為陳華唯一的兩個弟子,陳華能做到的就是,讓他們活的更久。

方方面面,都按部就班地進行操控。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心地交給信任的人完成,陳華身上的擔子就變輕了。

玉山那面,他不用去過問,因為李泰會做到最好,作坊的事,李恪也會盡心儘力,陳華很放心那個溫文爾雅的小子,在他身上,陳華看到了李恪做事的嚴謹。

這兩塊重石放下,陳華自然清閑了。也趁此時間,陳華見了自己那藍田縣一千戶人家,藍田縣的人口不多,一千戶,幾乎就是整個縣的戶籍人家,隋末戰亂,給天下蒼生帶來了瘡痍的死氣,戰爭和天災成了人民口中不願提起的傷痛。大量地增大人口基數,已經成了上至國家,下至家庭的重任。

看過了自己的子民后,陳華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藍田縣,實在是太窮,太貧瘠,太超生了。

農作物幾乎沒有,蔬菜瓜的種植也甚少。大多數的人家,都集中在環繞玉山一帶的村落,靠挖玉山上的玉石為生。資源是越挖越控,加上外來者的掠奪,真正富裕的屈指可數。

陳華封了玉山,斷了所有人的財路,但這是侯爺的命令,藍田縣的人不敢反抗,但作為始作俑者,就算建了工業作坊,為藍田縣人提供就業的崗位,但要想讓那些一個壯男丁,拖家帶口養活十多個老弱婦孺,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華在考察了一番之後,心裡在想,必須要給這些不能做重活老人婦女兒童找點事情做,就算讓他們養豬,每年都還能有豬肉吃,過年的時候,不會出現年慌。

陳華心中已經有了個決定,但這個決定,還沒有由他帶頭開始實施,老李的一道聖旨,將陳華宣進了宮,江南大水,數郡縣淹沒,救人如救火,老李真想一腳揣在陳華屁股上,巴不得他現在就飛到江南去。

江南水患告急,陳華不得不放下手上所有事,立刻前往江南。他想,自己從涼州來到長安,不過數月時間,對長安城的繁華,僅僅是驚鴻一瞥,還沒來得急讓陳華細細評味長安城的底蘊,如今又被老李一腳踢到江南,下次再回來時,他發誓,他打死都不會再離開長安了,因為長安有種家的感覺,他不想在成為一個遊子四處漂泊。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