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八章蘇勖要推薦一位牛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蘇伯伯請講1 蘇勖內心搖擺不定,道:「老夫有一摯友,性格雖然孤僻,但絕對稱得上一代大儒,老夫想把他請到格物院當夫子,你看如何?」 聞言,陳華無比意外。蘇勖推薦的人,應該和他一樣...

今天的婉兒姑娘打扮的很精緻,身穿白紗齊胸襦裙,腰間用水藍絲系成一個雙耳同心結,秀髮輕挽,斜插著一支碧綠釵,膚光勝雪,眉目如畫,見之驚嘆。她隻身一人坐陳華身邊,恬靜地托著香腮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陳華,未施粉黛的俏臉,橫豎都覺得百看不厭,尤其是近距離的接觸,那胸前一抹頗具規模誘惑的粉白,讓某人恨不得眼睛都貼在上面,婉兒姑娘可是一個矜持的女子,平常可難得有如此占窺測春光的機會。今天能作如此風情打扮,全然是女為悅己者容。

「怎麼了,是不是遇見什麼煩心事了?」陳華自來到她混沌攤子后,就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這人整天都嘻嘻哈哈,能讓他改變性情,此事不尋常。公孫婉心裡著急,幫不上她的忙,臉上的擔心一覽無餘。

婉兒姑娘關愛心切,陳華嘆了嘆,四十萬貫就這樣飛了,他心面不甘心,尤其是現在走哪兒都能聽到自己「長安大害」這個光榮的稱號,好處都讓李世民那腹黑的傢伙佔了,壞處就是自己承擔陳華想罵人。

「婉兒,你嫁妝沒了。」陳華沮喪回答,他就想讓自己多悲一會兒,心裡對老李的恨意成累增狀態,然後才能精神飽滿去坑老李一次。還有長孫胖子,同樣也跑不掉!陳華已經有了初步的計劃。

婉兒姑娘被陳華這句話弄得臉上羞紅:「某要什麼嫁妝。」說完,公孫婉覺得自己好像被陳華騙了,又羞又怒,道:「好呀,你竟然拐著彎捉弄我,不理你了。」婉兒姑娘果真快速離開陳華,留下一陣香風。

婉兒姑娘雖然離去,但很快也為陳華端來他喜歡吃的甜點。

有了吃了,陳華什麼都忘記,五臟廟早已等待香火的填充,陳華立刻狼吞虎咽,他這般吃像,當然免不了公孫婉一陣嘻笑。

吃完之後,陳華在公孫婉這裡停留了會兒,然後就去他的格物院例行一天的工作。

按照老李的旨意,江南是不得不去。如果是去遊山玩水,陳華還比較樂意,但比較吃虧,他是去治理水患。眼看江南雨季已經臨近,這江南一行,就該早日提上行程。

格物院,應該有的忙了。

陳華在腦子裡作了一番規劃。他現在就想給李泰安排一個重大項目,燒制大量的水泥和紅磚。治理江南水患,水泥能派上大用場,格物院搬遷玉山,新修的書院缺少磚石怎麼能成。

陳華找到了蘇勖,把他可能要去江南的事,給這頑固的老頭提個醒,格物院搬遷玉山的事,以後也需要他親力親為。這樣,陳華在江南才能放心地大幹一常

蘇勖這老頭最近在閉門深造,陳華聽說他好像在寫一本叫書。蘇勖這本書可不簡單,幾乎算得上一本大型的地理著作,寫成以後,蘇勖這老頭就能名垂青史了。

陳華來到格物院蘇勖老頭辦公的地方,小小的一間房內,羅列出的書架上堆滿了全是地理方面的書籍,這些書,有些是蘇勖自己撰寫的,有些是前人總結手寫下來的孤本,蘇勖收集起來,就是為了他能寫成《括地誌》做充分準備。

蘇勖老頭正在奮筆疾書,整理他總結的地理資料,房門被陳華推開了,這傢伙從來都不會敲門,蘇勖已經習慣,停下筆,看了看陳華,陳華從來是無事不登三寶殿,蘇勖放下手頭的工作,等著陳華說明來意。

陳華不繞圈子,直奔主題,道:「小子可能要出去幾天,以後格物院內的事,還有勞蘇伯伯和嚴夫子多多照看。格物院搬遷的事,小子已經和虞大人提過,新修的書院選地就在玉山,小子已經前去查看過,而且做了簡單的計算,結果都在李恪那裡,改日就給蘇伯伯拿來。」

陳華要說的就只有這麼幾條,他此行去江南,時間比較長,格物院又面臨從新搬遷新學院的大事,陳華覺得有點對不起蘇勖,畢竟現在格物院有幾百個學生,夫子就只有三人,陳華不是沒想過招人,可是沒有人願意來他這個被外面稱為奇淫技巧的書院,陳華自己也頭痛。

蘇勖聽明白陳華的話,點頭道:「只是去幾天么?可老夫怎麼聽說,好像是去三年?你這甩手院長可做的輕鬆。」蘇勖嘴上雖然如此說,但他心裡卻佩服陳華,治理江南水患茲事體大,陳華敢一人承擔,尋常人根本沒法比。

陳華「呵呵」一笑,算是默認了蘇勖的話。

「準備帶多少人前往江南?多久出發?」蘇勖關心問道。

「帶兩三人足夠。出發的時間不定,聖旨還未下來。」陳華心裡還沒想好帶那些人去江南,所以不便先向蘇勖老頭要人。趁這段時間,陳華想把許多遺留的事全部交代清楚,才能放心去江南。

蘇勖也不過多追問陳華江南一行的事,他心裡其實比較頭痛,陳華去江南之後,格物院這快地方如何管理。蘇勖當一個純正的夫子是合格的,但是要他當整個格物院運作的領頭人,蘇勖自認為不行,他要寫《括地誌》騰出來的時間不多,格物院以前的代管者嚴寬老頭又是個幹不了大事的人,現在的格物院有陳華在能夠步入正軌,可陳華一旦離開,格物院指不定又變成了沒人理會的疙瘩地方。

「陳華小子,老夫有個提議。」蘇勖老頭對格物院也有感情,他也不希望看見沒有了陳華的格物院再次成為以前的爛攤子書院。

「蘇伯伯請講1

蘇勖內心搖擺不定,道:「老夫有一摯友,性格雖然孤僻,但絕對稱得上一代大儒,老夫想把他請到格物院當夫子,你看如何?」

聞言,陳華無比意外。蘇勖推薦的人,應該和他一樣,都是專心做學問的老學究,陳華對格物院入選的夫子要求甚高,但蘇勖出面舉薦,此人應該不差。陳華爽快答應,道:「蘇伯伯既然有人選,那再好不過,此事,小子就交給蘇伯伯去處理。等蘇伯伯的摯友到了格物院,小子定奉為上賓。」

「先別說那麼多,待老夫修書一封,給我那摯友,他能不能來,還是一回事兒。」蘇勖語氣一轉,似乎變了個味兒。

陳華心裡思量,怎麼,那人難道還是一尊大佛不成,如此難請來?他都有點想見一見蘇勖推薦的人究竟有何本事,難不成又是一個隱居的牛人不成?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