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七章天坑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老李有些反感陳華關鍵時刻,就會把自己層層保護起來。怒聲道:「朕以當你默許,此事就這麼定了。三年時間,朕要看見江南再無水患,你若做到,朕有重賞。」 老李這是給陳華亂扣大帽子,他丫一家子...

事情果然不出陳華所料,下朝後,他和李泰兩人被宮裡的太監帶到長孫的立政殿,立政殿是太極宮中數殿之一,這是里長孫的寢宮,和老李的寢宮甘露殿遙遙相望,長孫是國母,三宮六院都屬她管轄,所有官員子女中,凡未滿十八歲,長孫都可以成為他們母親的角色代為管教,在長孫的甘露殿中,常常會看到許多伶牙俐齒的小精靈鬼出現,他們大多是未成年的皇子公主,也有大臣的子女,犯了錯,被長孫叫來受罰。

陳華對立政殿頗有好奇,畢竟是長孫的寢宮,長孫如此溫柔嫻淑的女人,她住的地方肯定值得回味,不然老李也不會一年大半的時間往長孫的立政殿跑,而不是在自己的甘露殿臨幸哪位妃子。

不過,陳華想去長孫的立政殿轉一圈的想法,在立政殿前,就被老李硬生生掐斷。

李泰被老李一腳揣在屁股上,讓他自個兒去見長孫,然後老李親自抓著陳華,君臣二人如同散步一樣,慢慢遠離了立政殿。陳華從未來過後宮,宮中的宮娥太監,都不知道他就是最近風頭正火的長安大害藍田侯,他們眼中,只是遠遠看見,和藹可親毫無威嚴的聖上和一個虛心受教的晚輩一前一後走著,如此寧靜的畫面,讓旁人羨慕嫉妒,同時也猜測,那個帥的讓人朝思暮想的年輕人究竟是誰,居然能得到聖上如此親近。

旁人眼中,這是一副君臣和睦的畫面,但在陳華眼中,他們是在進行見不得光的黑暗交易。往往外表光鮮的事,內在就是醜陋齷蹉的,老李自然經車熟路,陳華配合也是天衣無縫。

後宮很大,大到陳華都有想到皇帝坐擁三宮六院的偉大理想。老李帶著陳華繞過了許多亭台樓閣水榭長廊,在陳華驚嘆古人鬼斧神工的傑作時,老李將陳華帶到了宮中禁地,望雲亭。

望雲亭,是宮中唯一一處,宮人不可隨意進出的地方,就連長孫也不能進來。這裡是整個皇宮最高之處,樓層足有九層樓高,最頂端,建有一亭,提名望雲亭,站在望雲亭上,可以俯瞅整個皇宮。

老李一年來望雲亭的次數,屈指可數,但望雲亭的守衛已經摸准了聖上的習慣,中秋、元宵,這兩日,聖上必來望雲亭。其餘時候,聖上每次來,心情似乎都不怎麼好。

守在望雲亭前的宮廷侍衛小心翼翼地站崗,聖上來望雲亭,心情都是極差的,若是不小心,掉腦袋是常有的事。他們個個身材挺拔,站姿抖擻,表現出待命受閱的飽滿精神,老李只是隨意一瞥,略過這群忠心於他的死士。然後,老李探身往望雲亭內走去,讓出他身後跟隨的陳華。

唰唰唰!

數十雙敏銳的眼睛盯著陳華,陳華一雙眼睛回盯著他們。

黑甲軍,而且個個身手不凡。隨便一個都能以一當百。

而且,陳華詫異,他目光掃過,居然在這群人中,發現了站在偏角處,一頭黑髮束起,臉上帶著半片金色面具遮住了眼睛以下容顏的墨統領。

陳華一直猜測,墨統領這小娘子在宮裡何處當差,現在他知道了,這小娘子在宮裡當差的地方不簡單。

墨統領同樣看見了陳華,這個至今都還賴皮住在她家的侯爺。她詫異,陳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這裡,不是陳華該來的好地方!他若是想當逍遙侯爺,就不應該來這裡。

墨統領好奇,自己怎麼替一個陌生人擔心起來,陳華和她非親非故,只是簡單的認識,自己沒必要替這個無恥的人擔心。禍害遺千年,他這個長安大害不會那麼容易死。

墨統領分神陳華身上,略顯心不在焉,此地的守衛,是不允許分心他物。墨統領的異樣,惹得她身邊某個粗壯男子沉穩的聲音:「老五,你怎麼了?」

「沒怎麼。」墨統領很快恢復平靜。

她知道,自己若是不很快平靜下來,相信等會兒會受到難以想象的懲罰。

那粗壯男子冷哼一聲,目光如刀一般看著陳華。

「都退下1這時,老李威嚴的聲音傳來,那粗壯男子,不得不放鬆對陳華的警惕。

「跟上1老李說了一句,走進望雲亭中。

天大地大,陳華來去自如,豈會怕區區一個望雲亭。從容地踏著步伐,在一群頂尖大內高手的側目下,猶若閑庭信步跟在老李身後。

望雲亭最高出,是一座修建在閣樓上的四角長亭。亭子不大,方圓不足三丈,和皇宮內任何一處奢華的宮殿比較,亭子里的陳設用樸素來形容最體貼。亭中,沒有掛有名家字畫,亭柱也是不雕樑畫棟,裡面擺放的桌椅並非珍貴的絲楠木,僅僅是最普通的石頭做成。石凳有兩個,石桌有一張,石桌擺在亭子的中央,在上面,放有一方古琴,古琴落滿了灰塵,似許久無人撫過。

老李站在亭子的邊沿,從他那個角度,放眼望去,可以看見長安城外秀麗的山色。

陳華沒有八卦地盤問,這兒是不是老李為他初戀情人修建的地方。他靜靜地站在老李身後,老李想說話時,自然會想到他,陳華不著急和老李談論,姑且讓他多觸景生情一會兒。

站在高處看風景,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老李的目光放出去很遠,但也僅僅是半盞茶的功夫,老李不是多情種,更不是附庸風雅的文士,他是一國之君,思考的是一國之事。很快,他又回到了他擔當的角色,淡淡道「江南水患,你有多少把握,能夠徹底治理?」

「不足五成。」陳華不誇大話,就算他有水泥,可以燒制最耐久的方磚,也沒有信心,完成一個每個朝代都有的禍患。

陳華能說出不足五成,老李已經很滿足了,畢竟曾經就在此地,有一位人同他說過:「世上若有人能說出,三成把握,治理水患,聖上可放心交由他治理。」

老李陷入追憶中,道:「朕讓你去江南,給你三年時間?你可讓朕看見,江南從此再無人受水患災難?」

「臣不敢向聖上保證。」別說給老子三年,三十年都不夠埃隋煬帝為了解決水患,修了個大運河,就修掉了國家,自己去江南治理河道,會不會連腦袋也弄掉了,這說不準,陳華還是覺得保守回答。

老李有些反感陳華關鍵時刻,就會把自己層層保護起來。怒聲道:「朕以當你默許,此事就這麼定了。三年時間,朕要看見江南再無水患,你若做到,朕有重賞。」

老李這是給陳華亂扣大帽子,他丫一家子都是強權主義,陳華還能反抗么?

陳華無聲抗議,道:「聖上既然將如此重要的事交給臣去完成,臣也又有一事要奏。」陳華心裡在想,既然是派去江南治理水患,這是趟油水充足的差事,不能平白少要了銀子。於是,陳華完全沒有私心,道:「聖上撥去江南的三十萬貫銅錢,以臣的計算,似乎不怎麼夠。」

「哦?」老李聲調變了:「不夠?不夠,還是你貼1

「什,什麼?什麼叫臣貼?」

老李冷哼一聲,道:「你封掉了玉山一百餘家店鋪,摺合計算,共計有五十萬貫錢吧?聽虞世南說,你想把格物院搬到你封地玉山去,朕不反對,但從新修建一個書院,要不了那麼多錢吧,依朕看,十萬貫足夠?你現在一沒成家,二來沒有家族產業,那麼多錢放在身上也是浪費。」老李的意思很明白,你陳華拿著那麼多錢幾乎沒用,還不如捐獻出來為江南水患作貢獻。

陳華幾乎雙眼一黑,他知道老李腹黑,但不知道老李全身都是腹黑的。居然要吞掉他在玉山封鋪子收繳到的銅錢。陳華真想給自己一巴掌。剛才自己非得說錢不夠,他是自己掏自己腰包為老李辦事啊,老李當然希望陳華拿出來越多越好。

媽的,被坑了。陳華鬱悶,非常鬱悶,他看見了老李高興的樣子,陳華真想在這裡揍他一頓。

「好了,你也別急,朕不會白要你的錢的。那畢竟是你用聲譽換來的。」老李再次體貼入微,給一棒子,給顆糖,道:「朕已經讓人在長安城給你買了間府邸,擇日就將它賞賜給你。」

四十萬貫錢,換一間府邸,這買賣,老李不虧!

陳華牙痒痒地沒有說話,忽然,陳華好像想到什麼,腦中靈光一閃。

不對,長孫胖子,那死胖子在坑老子。治理江南水患,就是那死胖子提出來的。他早就算計好,老李會用自己收繳到的那筆錢,這順水推舟的事,這死胖子做的多順暢。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