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五章格物院的院訓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這回是徹頭徹尾輸掉了自己所有的東西甚至包括自己讀書人的尊嚴,他的臉皮已經開始抽搐,他的內心已經有千萬句吶喊,陳華是怪胎,他不是人,他是上天派來懲罰他許敬宗的剋星。 但許敬宗不得不服輸,因為他在...

太極殿前的龐然大物,儼然是一個超級大孔明燈,帶給人一種很霸道的視覺衝擊。李恪和李泰已經相繼翻進一個藤條編製的籃子里,這個籃子是吊在超級孔明燈下方,目的就是用來裝人和裝載提供孔明燈飛起來的熱動力火盆。

李恪李泰分工很明確,由李泰控火,李恪掌握孔明燈飛起來的方向,陳華說過,孔明燈一旦飛上了天,隨時都能夠四處飄動,所以在籃子里放了許多沙袋,孔明燈飛起來的時候,想往哪兒飛,就可以把沙袋放在自己選定的方位,讓孔明燈重心偏移,然後將孔明燈引導向自己選定的位置飛行,沙袋的作用就和馬屁的韁繩一樣是很重要的東西。

用作超級孔明燈飛起來的燃料是浸泡了酒精的木棉,酒精這個詞兒,出自陳華語錄,格物院中就有一套專門發酵酒精的裝備,這玩意說白了原理就和尋常喝的酒一樣,不過加了蒸餾的工序,於是釀出來的酒更烈,這要是讓外面的酒鋪知道,一定能賺大發!

李泰在控火的同時,也在慢慢觀察孔明燈的情況。

當他把火燒到足夠旺的時候,忽然感覺渾身震了一下,整個身體就好像要脫離地面往上飛似地,李泰不敢分神,用陳華的話鞭策,他們是在玩命,隨時都有危險,李泰專心控火,他旁邊同樣不淡定的李恪驚奇地發現,並且呼喊出來:「飛,飛起來了1

李恪親眼所見,吊在孔明燈下的籃子,慢慢的離開了地面!

這是一個多麼震撼的瞬間!

這是一個超越了任何一個朝代,最偉大的發現。

就在李恪那聲「飛起來了」的聲音中,那屹立在太極宮前空曠廣場上的超級大孔明燈,慢慢地,以能看見的速度,一點點離開了地面。

它正在向著人類抬頭仰望的藍天冉冉升起。

「真,真的飛起來了?」李恪這聲驚呼,立刻引來無數目光注視!其中老李是第一個目露獃滯之人!

老李什麼樣的稀奇古怪的事沒見過,但惟獨今天,此時此刻,老李的思維被顛覆了。

神跡!

老李想到兩個詞形容他所見到的場景!

老李自稱天子,但天子也有做不到的事,就是不能在天上飛。

他這個不能,現在已經被他兩個兒子解決!

老李心中頗有當初劉邦唱《大風歌》歸故鄉的豪情,如今四海昇平,大唐朝雄踞關內外,無論大小蠻夷,他老李想打就打,想殺就殺,每年秋天,番邦四夷就會不遠萬里來長安朝拜自己,老李知道這些野蠻人不服,很難教化,但如今有了這個大孔明燈,他老李能在天上飛,他就是天子,他就是普天下的王,他是所有草原民族真正的天可汗!

超級大孔明燈起飛的速度並不太明顯,但還是一點一點,慢慢升到了太極宮的上空。

李恪站在了孔明燈下吊著的藤條籃里,眼睜睜看著他腳下,站滿成一片的人,其中有他的父皇,有他的老師,有他的大哥,還有他認識的眾位大臣,他們都仰著脖子看著天上的自己。

這種注目,讓李恪有成為寵兒的開心!

「這是真的在天上埃」李恪心面咚咚如同在擂鼓!他不怕摔下去,他怕自己錯過了一輩子能夠飛上天的機會,所以想多看兩眼整個皇城。

「青雀,我看到承天門了,還有朱雀大街,咦師娘的混沌攤子也看到了,歐陽老先生還在那裡吃油條豆漿呢。」目光往遙遠的前方掃去,以往深宮似海,如今再李恪眼中不過是一馬平川。

李泰有些羨慕李恪看到的美景,急忙道:「三哥,你來給我控火,我也看看長安城的美景。」

李恪跳著接過李泰手上的活兒,輪到李泰觀看從空中俯瞰大地,朝陽迎面,長安城正值一天中最繁華的時段,朱雀大街車水馬龍,東西南北城門熱鬧如同螞蟻搬家,他從未看過如此景象,一時間竟看呆了。

「三哥,我們飛出宮去,如何,燃料還很充足,足夠我們飛出皇宮,再飛回來1李泰想乘著孔明燈,飛出皇宮,飛到長安城去。

李恪猶豫了一下:「恐怕會擾民吧!還是請求父皇的意思再做決定。」李恪比李泰性格要沉穩點,知道如果長安城中的人,一旦看見天上有這個一個大怪物,好事者一定又要以此散步遙言,那可是他們不願看到的事。

李泰想想,也覺得三哥李恪說的話在理。

「好,改日我們找個空曠無人的地方,再把老師一起請上來,然後我們三人就駕著孔明燈雲遊去。」李泰玩心還是特別濃的,他這個年齡王爺,還是特無憂的人,沒有對權力產生慾望,兄弟之間的有請也很容易建立。

李恪笑著點頭,道:「那我慢慢控火,按照夫子說的,把火勢慢慢減弱,然後落下來。」

「嗯1

孔明燈飛過了太極宮,在太極宮上空飛了一圈,然後慢慢地從空中飄落下來。整個過程是在眾人的吃驚好奇羨慕佩服的目光中,完美地做完了一切。

李惲李泰駕著孔明燈才安全落到地上,李承乾就興匆匆跑過來。

「你們兩個小崽子,有這麼稀奇的玩意兒,也不告訴大哥我,讓我也坐坐,感覺飛上天是什麼滋味。」如果能抱大腿,李承乾已經俯下身抱李恪李泰大腿了,雖然他是大哥,但在老李的眾子女中,李承乾弔兒郎當沒大哥風範,時常被弟弟妹妹欺負,用他的話說,那叫有愛懂不!

李恪李泰狡黠一笑,他們才不會讓自己大哥坐上孔明燈呢,因為這是他們兩人專屬的成果,豈容他人染指。尤其他們的大哥李承乾,賊貪心,去年還拿了兩人一見小玩意跑了呢。

「不讓1李恪李泰同仇敵愾。

「沒義氣1李承乾雙眼一白,暴跳敗走!

陳華的言論已經得出結果,他不是在說大話,因為這是眾人親眼所見。

陳華真的能讓人飛起來。

許敬宗的樣子很狼狽,那些先前還選擇和他站在一起的大臣,如今慢慢的遠離了他,反而是靠的陳華更近了。許敬宗知道自己又輸了,這回是徹頭徹尾輸掉了自己所有的東西甚至包括自己讀書人的尊嚴,他的臉皮已經開始抽搐,他的內心已經有千萬句吶喊,陳華是怪胎,他不是人,他是上天派來懲罰他許敬宗的剋星。

但許敬宗不得不服輸,因為他在聖上面前誇下了海口,那是他的承諾。

「先生再上,請受學生一拜。」群臣中,站在末尾的許敬宗聲調撥的老高,欲行拜師禮。他整個人如今變成了閹割掉蛋蛋沒有鬥志的公雞,他不想再招惹陳華,陳華是他的噩夢。

陳華沒有攔著許敬宗給自己作揖叩拜行禮,這是他自己打自己的耳光怪不得誰,但陳華曾當著滿朝文武包括老李的面說過,許敬宗不配做自己的弟子,這句話至今還有效,所以,陳華化身成別人眼中得勢小人的嘴臉,無情道:「某說過,你許敬宗不配做我的弟子。至於拜師,就免了。」

說完,陳華再也不看許敬宗一眼。他知道,許敬宗這一生,要麼從此默默無聞,終日以酒度日渾渾噩噩,要麼從新振作薪嘗膽,有朝一日找他陳華報仇。

許敬宗聞之,沉默片刻,忽然仰天狂笑,他不顧老李在場,也不顧以往自己裝出來的儒雅,就那麼一瞬間的事,許敬宗瘋了,徹徹底底瘋了,他忽兒大笑,忽兒大哭,忽兒如同聞雞起舞跳了起來。

許敬宗是真瘋了,長孫胖子怒斥許敬宗「聖上面前,大喧大鬧,毫無體統,枉讀聖賢數。」卻被許敬宗回罵胖子「腸肥腦滿,心如狐獸,滿身臭味,聞之想吐。」於是兩人的梁子結下了,開始相互對罵,後由老李出面,把許敬宗拖了出去,方才平息了此事。

朝臣罵架在大唐很常見,幾乎隔三差五,就要上演一出,但是老李最後偏袒胖子,把許敬宗拖出去的舉動,讓無數大臣內心獲得消息,胖子依舊是老李的心腹,至少現在還是。

許敬宗被拖出去的時候,依舊瘋瘋癲癲哭哭笑笑,甚至嘴裡面還胡言亂語「陳華是妖孽,陳華是怪物。」陳華沒有同情他,因為陳華如果做不出讓人飛天的舉動,他和許敬宗就要對換處境。

太極宮外的廣場上頓時鴉雀無聲,這一天的早朝,老李親眼見證了一項奇的誕生,同樣也看到了曾經他都稱讚其文才的嬌子,竟然受不住打擊片刻間瘋掉。老李突然感覺,自己今天比以往上早朝要累,這種累,是心累。

「你有何話說?」老李有退朝的意思。

「臣無話可說,聖上已經親眼所見。」

「那朕想知道,思想之自由,究竟作何解1

陳華頓了頓,道:「其實,這句話,本來是臣想刻在格物院作為一道院訓。許敬宗只是聽到了小半句,原文的意思是,我希望格物院所有的學子,都有探索未知領域的冒險精神,都有追求思想自由的純真之心,都有不受固有羈絆的瘋狂執念,所有的人,都能成長為國家的棟樑之才,都能成長為社稷的安邦之才,都能成長為人民的服務之才,都能成長為四海宇內的可敬之才。」

陳華的思想,僅僅如此簡單。他一番話,落在老李耳中,如同雷閃電鳴,驚艷四座。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