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四章人在天上飛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李如何不怒。 得管一管陳華無所忌憚的言論,否則會出大亂子。 老李在等著陳華解釋時,心裡琢磨該怎樣懲罰陳華。 陳華終於明白老李為何突然間變了個人似的,原來是因為看到了他給格物院學...

「臣要狀告秘書郎許敬宗,以及藍田縣玉山腳下一百零八家商鋪的掌柜!」

不說話則以,一說話,陳華決定要把自己和別人都逼上絕路,狹路相逢勇者勝。索性等著別人來告自己,讓自己處於被動狀態,還不如主動出擊。

陳華才剛剛告完御狀,站在他對面的許敬宗就已經急急忙忙地站出來,朝老李深深一拜,道:「聖上,藍田侯他血口噴人。」許敬宗深怕自己一句話管不了多大效果,索性道:「藍田侯胡作非為,在場各位大人最近都有所耳聞。他強行封掉玉山一百零八家店鋪,有率眾毆打國子監學子,如此暴行,天人憤怒,還請聖上明察藍田侯之罪行,還天下人一個公道!這是臣下連日來收集到的證據,上面不乏許多關於藍田侯胡作非為的事,還請聖上過目。」

許敬宗從身上摸出一個小冊子,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明明是自己攤上事兒了,非得把滿朝文武都拉上作後備,他此舉,落在些許大臣眼裡多少有點惱怒。畢竟那些大臣都是老狐狸,沒摸清楚事情的發展脈絡不會輕易出擊。尤其是現在,藍田侯反告一狀,似乎透著蹊蹺,須謹慎為好啊!

老李對許敬宗收集到的小冊子很感興趣,道:「呈上來看看1他到有些期待小冊子里寫了多少陳華做過的壞事。

許敬宗的小冊子被老李身邊某個小太監拿走呈給老李,老李接到小冊子那一刻,帶著好奇心翻開查看。

「嗯1老李邊看邊點頭,似乎對冊子上記錄的事很感興趣。

翻過了前面幾頁,老李的目光忽然一頓。

「陳華,你可知罪1很突兀地,就在老李前一刻還神色平靜瀏覽小冊子的內容,下一刻驟然變臉,聲音威嚴中帶著某種逼迫,似一句話就能讓人俯罪。

這下許敬宗可以偷偷慶賀了,果然不出他所料,聖上看了小冊子後面的內容一定會龍顏大怒,許敬宗深知伴君如伴虎,長安城出現過多少新晉貴族,能夠常受聖眷的少之又少,隕落太尋常了。

「做大官,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許敬宗心裡暗自得意。他在這朝堂上混了十多年,幾起幾落,早就看穿世事變遷的道理。像陳華如此肆無忌憚的人,風光不過是曇花一現。

和許敬宗的高興不同,陳華不知道自己犯了何事,很茫然地看著高高在上的老李:「臣不知1

他的確不知,自己除了封玉山店鋪,暴打國子監學生之外,還做過哪些坑蒙拐騙的事。不過看老李臉上的怒意,不像是刻意裝出來的,陳華腦子裡使勁回憶,自己還做過那些事情。

老李把手中的小冊子往前面龍案上一扔,他失望,很失望,陳華終究是個關外小民,做事太無法無天。他忘記了陳華不是出自五姓七望門閥士族,他的思想,就和關外的游牧民族一樣不受羈絆。

老李一直在想盡辦法,讓陳華的思想拴在他周圍。陳華有才,老李不得不承認,但老李同樣頭疼陳華的思想太天馬行空,有些時候,連他都不得不大怒。

老李強忍住心中的怒火,淡淡問道:「陳華,你給朕解釋,學者,追求思想之自由此話何解?朕之大唐,文人學士,填詞論句,暢所欲言,豈有不自由之處?你作何解?」

小冊子中,有關陳華暴打國子監學子,強封玉山店鋪的事,老李都能容忍,陳華年輕氣盛,做事難免衝動,但在暮氣沉沉的朝堂,有陳華這股活力鬧一鬧何嘗不好。但最讓老李受不了的是,小冊子最後一頁,上面記錄著陳華給格物院學生授課時所講的內容,完全顛覆了老李的思維,甚至有些已經否定君王君權至上的地位,老李如何不怒。

得管一管陳華無所忌憚的言論,否則會出大亂子。

老李在等著陳華解釋時,心裡琢磨該怎樣懲罰陳華。

陳華終於明白老李為何突然間變了個人似的,原來是因為看到了他給格物院學子上課時說的那些話,許敬宗也有心,居然從文字上找自己的麻煩。

不過,陳華既然打算說出了這些話,就不怕被人拿來作文章。而且,他所說的自由,和老李許敬宗等人理解的自由差之千里。

陳華看了看四周,他前方的老虞一臉擔憂的樣子,看來他也是不認同思想自由之說,長孫胖子,魏徵,房玄齡等,也不同程度地吃驚,也對,照陳華的意思,一個國家的子民,思想自由了,那豈不是會危及統治者的地位。

「哎,你們都理解錯了。」陳華心裡暗嘆,他想起了自己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在教李泰等人學習自然科學課上,陳華要求他們不要封閉自固,要學習各家所長,尤其是大唐國以外地方,某些小國家中比較先進的思想。追求思想自由,就是追求科學無國界。

不過,許敬宗抓到這句話的歧義,居然以此作文章,誤導老李以為陳華想要改變大唐朝如今封建王朝的主流思想,想要煽動年輕學子,這和老李認為固化民思的想法背道而馳,這是大罪,死罪!

「聖上,在臣回答之前,請容許臣和許大人對上兩句話可行?」陳華知道,這是一場思想的戰爭,他不能輸,輸了,肯定會受到群起而攻之。別看長孫胖子一臉和善,一旦涉及到主流思想變動,他一定會抹殺陳華所謂的自由。

自由是什麼?

是貴族特權,是門閥士族的社會地位,是階級的區別!

陳華倡導的思想自由,對滿朝文武,已經形成一股潛在的威脅!說不定到那時候,下官不用給上級行禮,晚輩不用給長輩行禮,甚至臣子眼中,君王也不是天。

這種自由,太過駭然,實在是大不敬。

老李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陳華很冷靜地加快自己的反應,因為他知道,自己說的每一句話,都一定要讓別人無話可說。

「許大人,不知可否問你兩個問題?」陳華拋出一句話,很隨意。

許敬宗接招道:「藍田侯但問無妨,某知無不言。」

許敬宗已經打定主意,陳華無論說什麼他都一定反對。哼,自由思想,每個人都追求自由了,那還了得,還受不受管控了。

陳華想了想,道:「你可曾想過,人可以在天上,像鳥兒一樣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飛?」

許敬宗腦袋如一團漿糊,這是什麼問題,無稽之談?

「人絕對不會在天上飛1許敬宗很肯定的回答。不止是他不相信,在場的人都不相信,老李也不相信。

陳華沒有吃驚,平淡道:「那我就讓你大開眼界!親眼看見人在天上飛!然後我再回答,聖上問我的思想之自由如何作答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