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三章陳華告狀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搏。 「段愛卿有何要奏?」老李作為帝王,要做到所有意見都聽一聽。 段綸可有大意見,魏徵說水患年年有,就是不見治好過,他身為工部尚書聽到此話,恨不得找魏徵拚命。好像魏徵言語間,治理河道的...

老魏在大唐廟堂的人緣不好,這除了他直諫愛得罪人之外,老魏還經常因為某些利益得罪某些人。老魏以前的東家是李建成,後來李建成死後,老李不計前嫌把他招入帳下,老魏至始至終都是一個人經營他代表的直諫黨派,老魏的存在,就如同一根卡在別人喉嚨的魚刺,讓人想要努力把他摳出來,但這根魚刺太頑固了,簡直讓人深痛惡覺。

老魏敢當著滿朝文武的面,駁斥老李對江南水患的運籌辦法,並不出人意料,用程咬金的話說,魏徵就是不怕死,就不怕掉腦袋,他就是敢說別人怕說的逆耳之言,俺老程佩服他。但讓人意想不到一直都孤身直諫不拉黨結派的魏徵,居然要舉薦陳華去江南治理水患。

魚刺魏徵和暴徒藍田侯,什麼時候勾肩搭背成一夥的人了?以後這大唐朝可就精彩了,一個喜歡說話的罪人,一個直接動手打人,這兩人的組合,簡直天下無敵埃

不能讓他們順利的成為一條船上的人,更不能讓才晉陞藍田侯的陳華,又搖身一變成為江南道巡查大使。

反對,一定要狠狠反對。

站在房玄齡一列靠前的某人出來發表反對意見了。此人正是工部尚書段綸,四十齣頭,紫衣蟒袍,玉帶冕冠,初見似山嶽般沉穩,許是很少說話之人,在滿朝都是鶴髮半垂的朝堂上,如此年輕的大官並不多見,而且段綸還有另一個身份,大唐朝的駙馬爺,妻子是李淵的四女兒高密公主,李世民的姐姐,這貨可是皇家的女婿,身份並不一般。

「聖上,臣有話要說。」段綸是工部尚書。魏徵言語間似乎對他頗有微詞。這是在打臉啊,段綸豈能坐視不理,有必要和魏徵在朝堂上吵起來不可。

李世民也覺得魏徵的提議太唐突,陳華太年輕了,治理水患的重任交給他,老李不怎麼放心。若是等陳華多磨練兩年,老李到可以放手讓他一搏。

「段愛卿有何要奏?」老李作為帝王,要做到所有意見都聽一聽。

段綸可有大意見,魏徵說水患年年有,就是不見治好過,他身為工部尚書聽到此話,恨不得找魏徵拚命。好像魏徵言語間,治理河道的錢都被他段綸貪污了似的,問問這滿朝文武,朝廷撥給江南的銀子,有那些人沒有收入囊中?貪污的又豈是他段綸一人?

段綸心中不服,啟奏道:「臣覺得,治理江南水患滋事頗大,應該找一個熟悉水患的人治理起來事半功倍,藍田侯聰明睿智,是不可多得的才人,但若論山川地理河道脈絡,藍田侯略有承讓,儼不及工部官員,臣下以為,聖上應該考慮魏徵魏大人的提議是否合理。」

段綸也不遑多讓,「明刀明槍」和魏徵鬥起來了!

老李遲疑了會兒,段綸的提議也不是沒有道理。陳華是聰明異常,能夠解決許多看似很難的事情,他把目光放在了杜構那假腿上,老李不得不承認這是陳華帶給他最震撼的一件事。江南水患歷朝都有,已經影響國家根基,如果放手讓陳華去治理,會不會還給他像讓杜構活蹦亂跳走路的奇?

老李開始犯難了,他希望江南水患能夠徹底解決,又怕達不到預期效果。

就在老李遲遲不肯在心中下結論時候,一直打瞌睡的李承前居然難得清醒一回,道:「父皇,兒臣有事啟奏1

接班人居然對朝堂上的事感興趣了,老李來了精神,道:「准奏1

「兒臣認為藍田侯可以擔當治理江南水患的重任!江南水患,厲害之處,可影響我大唐國運,此為一害,必定要徹底整治,縱觀古今,無一朝可解決江南水患,前朝煬帝,僅僅開通運河,狂妄稱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父皇乃千古賢君,賢君二字,必有所不同之處,江南水患能於父皇手中徹除,可比之三皇五帝,優勝秦皇漢武,父皇之美名,也可名揚青史,我大唐子孫,萬代傳頌。」李承乾馬屁功夫大吹捧,他這一番話,讓下面的長孫胖子另眼相看一番。從來李承乾這悶葫蘆上朝的時候,打死不說一句話,如今說出話來就是句句珠璣,讓無忌胖子小眼睛轉溜著,決定等會下朝後要去自己妹妹那裡一趟,把李承乾的變化向她反應一二。

老李像吃到了一顆很甜的果蔬,他的大兒子什麼時候會說如此順耳的話了?

老李略作沉吟,他承認,自己被自己大兒子說動了心。

老李本是心比天高之人,不然也不會在掌權侯,僅僅幾年的時候,就把當年不聽話的突厥打敗俘獲了突厥可汗,當然也不會天天想著讓大唐的疆域再寬廣點,沒有人會嫌土地多。但窮兵黷武的事,每個君王幾乎都做過,老李雖然略有成績,但也不能妄自稱大,而剛才李承乾一番話,老李聽后如撥開迷霧,前人之所不能,而我能,這豈不是更勝前人乎?

心中已經有決定,老李也想再觀察幾天,至於讓誰去江南監督治理水患一事,老李已經有他的人眩

看了看魏徵和段綸兩人,老李淡淡道:「江南水患一事容后再議,兩位愛卿之言各有見解,朕自會仔細斟酌。今日可還有事要奏,若無事,便退朝吧。」

說完此話,老李的目光偏巧放在了陳華所在的位置。

陳華一愣,當即出列,道:「聖上,臣有事要奏1

陳華剛剛走出,這唐朝立刻就像集市般轟然鬧了起來!大家都在心中猜測,不知這藍田侯要啟奏的事所謂何事?

就在眾人心中好奇,藍田侯所奏何事時。陳華已然向老李,道:「稟聖上,臣要告狀1

「你要告狀?」老李震驚道,心中卻想,好個藍田侯,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老李這一問,立刻讓熱鬧的朝堂頓時安靜了下來!

什麼?

陳華要告狀?

他居然有膽子告狀?

這裡的人都要告他,他居然還要搞別人?就是不知道他告的是誰!

眾人心中想著,卻一致將目光看向站在老李正下方的藍田侯!好奇他要告誰。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