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二章因為他敢打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給老李,一輩子隨他南征北戰,在哪戰火連天的日子,她擔心過,哭泣過,害怕過,親眼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她知道,在自己男人心中,看到的永遠是天下山河,所以她甘心成為一個在他背後默默支持的觀音婢。

五更是上朝時間,勵精圖治的老李早早就被長孫從龍床上趕起來,夫妻多年,老李已經習慣了每天都在長孫那裡過夜,硬是把長孫滋養的明艷照人,當然,在老李的眾多嬪妃中,長孫也成了最能生養的一個女人。連續給老李生了三個兒子,四個女兒。

從帝王的十四種服飾中挑選出一件青黑色上繪有日月星辰山龍華蟲六章花紋的大裘冕,長孫已經習慣了老李每日上朝最喜愛的這件衣服,靈巧纖細白皙的十指,輕輕地執衣為老李穿衣戴冠,天下間那個女人不願把自己心愛的男人收拾成天下最矚目的男子?長孫目光如水一般看著老李,數十年的相處,讓她很快就把老李收拾打扮的頗具威嚴。

這是她的男人,這是她的二郎!這更是大唐朝的帝王,一個敢殺敢戰的男人!

十三歲就嫁給老李,一輩子隨他南征北戰,在哪戰火連天的日子,她擔心過,哭泣過,害怕過,親眼看著他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她知道,在自己男人心中,看到的永遠是天下山河,所以她甘心成為一個在他背後默默支持的觀音婢。

「二郎,改日,我們去驪山看晚照如何?」當一個身穿大裘冕,頭帶通天冠的男人出現在自己眼前時,看著他臉上已消失的威嚴,長孫忽然頑皮地說了一句。她有好多年沒出宮去過了,明媚的臉上帶著些許嚮往。

老李點了點頭,他們之間不需要說太多。長孫一生都是在為他打理後宮瑣事,老李才有精力開疆擴土讓大唐萬世昌攏這個女人,老李一直都覺得疼愛喜愛,這是他的觀音婢,為他生兒育女的女人。

踩准五更時間,老李就要去太極宮上早朝了。太監小高也老早在娘娘的寢宮外擺好乘輿恭迎聖上。穿著簡約朦朧薄紗宮裙的長孫把老李送到寢宮門前,含情地看了看,待老李上了乘輿,長孫才不舍地回去!

太極宮那面,上朝的大臣早已排成兩隊分左右而站,等著太極宮殿門打開,然後就進去上朝!

陳華的站位,在胖子長孫無忌一列靠中地段。這位置特別舒適,前面有人,後面也有人,混在中間,就算是偶爾打瞌睡也不會有人發現。

上朝的宮廷樂曲響起,太極宮門打開。這預示著天子的乘輿已到,左右而站的長孫無忌和房玄齡帶著百官並肩向太極宮內走去。

當所有的官員,都走進太極宮站好時,老李踩在點上,已經來到了太極宮最上方龍椅前。

君王臨朝,下方群臣拜揖行禮。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1

長孫胖子的大嗓門又一次降臨,房玄齡也不遑多讓,以至於他二人身後的大臣也是賣力地跪拜行禮!口中歇斯底里,硬是要讓老李感受到他們的尊敬。

在這群暴吼人群中,站在隱秘位置的陳華只是淡淡應了一聲,甚至連跪下行禮的動作都太假,因為他知道,老李回禮的速度很快,連陳華膝蓋都還沒碰到地上,老李就已經示意「眾卿平身1

「呼1許多很陳華一樣年紀的官員鬆了口氣。尤其是陳華,更是飛快的直起身子。當然,自從陳華上朝以後,每次行禮時,老李都會瞄他一眼!

老李回禮之後,就坐在了他的龍椅上。這時,從剛才老李走進來的地方,李承乾一臉沒睡醒的樣子,慢吞吞地走進來了。

李承乾站在了老李下方一處白玉台階上,這裡是他聽政的位置,他就像一根柱子似地,要在這兒站一個早朝,兩腿都會麻木,這也是他向陳華叫苦早朝累的原因。

李承乾睡眼朦朧地往他的地盤一站,老李才收回擴散的目光,開始上朝議事。

「諸位愛卿都有何事啟奏1老李這是明知故問了,他手上彈劾陳華的奏章都有數十封,每一封都是洋洋洒洒數千字之言,把陳華的罪行刻畫成罄竹難書的地步。

胖子長孫無忌站出來,一般都是他第一個開口。

「臣有事啟奏1

胖子一句話,就調動了所有人的神經!

長孫大人,會不會把藍田侯的事情說出來呢?由他牽頭似乎是個不錯的開局!

老李不動聲色地看著長孫胖子:「愛卿請講1

長孫無忌出列,抖動他那胖胖的肚子,道:「今春以來,江南道水患嚴重,運河年久失修,下游堤壩垮塌,沿河十餘州郡頗有受損,若江南雨季一來,勢必會成一大隱患!臣下以為,應儘早提防為妙1

長孫胖子手裡面就有幾封江南道刺史加急送來的文書,江南水患日益嚴重,不得不讓他重視,才能在朝堂上說出來!

老李一聽是水患的事,關於民生的,老李通常都很在乎。當即道:「撥銀三十萬貫,責令江南道刺史日夜督工修葺運河。」

老李這道命令是鐵命令,至於如何運作,長孫胖子心裡有數!

但是,老李才下達了命令,就有刺頭冒出來戳老李的逆鱗了!

人鏡魏徵似乎有話要說,風風火火地站出來,道:「啟稟聖上,老臣認為,聖上此舉不妥1

「嚇1

魏徵就是魏徵,他是第一個有膽子敢站出來罵老李的人!

老李一直認為魏徵就是為他打造的一面鏡子,沒怎麼生氣,道:「魏愛卿有何高見1

魏徵作揖,道:「老臣以為,朝廷每年都撥銀子去江南治理水患,但水患年年都有,並未見得有何減輕,反而一年比一年嚴重,而朝廷每年撥去的銀子卻在逐年增加。這江南水患,就是跗骨之蛆,實在是國家大患1

魏徵沒什麼不敢說的,每個朝代,提到水患都是越治越嚴重。朝廷撥下去的銀子,養肥了一些官員,而水患卻依舊不減,魏徵很看不慣這種現象,於是就反對了!他不是沒有看見,自己說這句話的時候,朝中有些大臣的臉上已經布滿了黑氣。

好一個刺頭魏徵,他就是大唐朝廷上的一根刺!

老李呵呵一笑,魏徵此話甚的他心啊,不過老李不能喜怒露於表!

「魏愛卿此話有理,只是水患之事,由來已久,莫不成要請當年禹帝出來治理么?」老李說話帶點玩笑。其實是在平衡朝臣情緒,難免要罵罵魏徵。

魏徵似聽不懂聖上的玩笑,正經道:「聖上不用請禹帝,臣有一人眩」

老李有些意外,魏徵居然也有看中的人,好奇道:「不知何人能入愛卿法眼,朕倒想見見這位人1

魏徵呵呵一笑,道:「其實,老臣舉薦的這人,聖上也知道。」

「朕知道?」老李腦袋裡想是誰,但沒想出來!

魏徵也不買關子,指著他身後不遠處,無精打採的藍田侯,道:「就是藍田侯,陳華1

「嚇1

群臣駭然!

魏徵瘋了啊!

老李也感到意外:「愛卿何出此言?」

魏徵正色道:「因為他能打,敢打1

「草1

站在某處的某人不樂意了!瞬間瞌睡也醒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