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一章劍拔弩張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解除他弘文館學士的頭銜。因為陳華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弘文館的形象,必須要做出嚴懲。 陳華這兩天都待在格物院,很少去弘文館,當然不知道弘文館內因為他已經鬧開鍋了。教國子監的學士,細數陳華的罪狀...

五更時分,安樂坊前的官街鼓「咚咚」敲響,身為官員,尤其是五品以上的官員,預示著一天中上早朝的時間到了,要去太極宮拜見老李然後君臣共議國家大事。

陳華身為藍田侯,上朝是必須的,而且老李還不準自己請假,不過還好,陳華去上朝的時候,墨統領恰巧要進宮當值,到如今都還住在墨府的陳華自然搭順風馬一路隨行。這女人不知道在宮裡那兒當差,每天起早摸黑,穿著冷冰冰的鎧甲,讓陳華都心生憐憫。女兒家舞刀弄槍,終究不是個事,還是找個人嫁了好!像墨統領這種有大房子,出門有交通工具的女人,要是放出話嫁人,不愁沒人入贅。

有點痛恨每天五點就要去太極宮儀事,墨統領在承天門處把陳華丟在那兒,自己走偏門去了宮中,陳華只好一個人沿著宮牆往太極宮走去。

陳華今天來的比較早。因為他知道,今天在朝堂上要議的事,大多數都是關於他。

他率眾打了國子監的學生。

他巧取豪奪占人商鋪奪人田!

他更強搶民女無法無天。

這是如今長安市面上流傳著他藍田侯惡霸的各種版本,搶佔商鋪,強搶民女,欺軟凌弱,杜撰的,非杜撰的,暗地裡都把他當成長安一害。最近長安風頭最火的就是他藍田侯,如此想不出名都難。甚至在朝堂上,更是以許敬宗為首拉幫結派的一群人,聯名要彈劾藍田侯,還一個公道給天下人。

陳華不想去解釋自己的罪行,他現在是十惡不赦的人,指不定等會兒到了太極宮門前,就有大臣和他扭打在一起。

沿著山巒般的宮殿,一路走到太極宮,因為來得早,上早朝的大臣們都還在路上,太極宮殿前只有寥寥幾個人在相互交談著。那幾個人陳華都認識,算是現在朝中資格較老的一輩兒。

胖子長孫無忌應該是典型的為人民服務的好官,每天都是來的最早走的最晚。此刻他挺著那個彌勒肚兩隻手攏在一起,臉上和善地笑著,看到胖子長孫無忌,陳華就像看到了向日葵,那傢伙永遠都像是笑神附體。

陳華的到來,很敏感地觸動了無忌胖子的神經,他家在玉山也有鋪子而且還不只一家,但能像胖子如此胸襟的人只怕很少,至少他身邊板著臉看陳華就像看殺父仇人的房玄齡臉色就不太好,很蒼白,像是沒睡好似地黑眼圈特別重。

「呵,陳侯今日來的可早了。這朝門還沒開,還得再等等。」無忌胖子提前跨出一步,就算陳華成了人人口伐的對象,胖子也和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似地,笑著和他打招呼。也難怪這胖子能成為大唐政壇的常青樹,就他這種交際能力,放哪兒都能和人打一堆去。

伸手不打笑臉人,陳華面帶微笑似和煦道:「長孫大人早1他又陸續和其他幾位大人道了聲「早1,陳華的資歷淺了點,在這幾位老臣面前他要把自己當晚輩!

一直都看好陳華的虞世南淡淡「嗯」了聲,陳華最近做的事他都一清二楚,清楚知道陳華並非胡鬧之人,虞世南很想弄明白陳華做這些事的目的何在。

虞世南打算慢慢看事態發展,不過他也聽到風聲,今天上朝,陳華恐怕要面對諸多壓力彈劾,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頂住,怕陳華最終成為眾矢之的,虞世南偷偷地像陳華使了個眼神,很小聲道:「還不快遁!等會兒老夫看你如何面對滿朝文武的怒火。」

「沒那麼誇張吧。」老虞如同長輩的關心,讓陳華找到了久違的暖心。往日上早朝,陳華必定選擇各種遁,但今日不同,陳華特意要去會一會那滿朝文武。

老虞耳提命面說教陳華,還沒那麼誇張?他弘文館里的學士已經連續幾天都在吵鬧,都是關於陳華的,起因就是討論陳華該不該繼續擔任格物院院長職務,務必請旨解除他弘文館學士的頭銜。因為陳華的行為,已經嚴重影響到弘文館的形象,必須要做出嚴懲。

陳華這兩天都待在格物院,很少去弘文館,當然不知道弘文館內因為他已經鬧開鍋了。教國子監的學士,細數陳華的罪狀長達數十條之多,每一條都夠開除陳華學士頭銜。虞世南一直把此事壓住,就是想讓陳華面對的輿論少點。不過看樣子,自己替他擔心太多。

「哎,罷了,今日早朝,註定不會清凈。」虞世南搖頭苦嘆,靜靜等候上早朝。

時間飛快流逝。沒一會兒功夫,太極宮殿前就來了大批的人。見上早朝的人來的七七八八,長孫無忌和房玄齡一左一右排頭站著,然後每個上朝的人找到自己該站的位置,在他二人身後排然岫依次進入太極宮。

陳華站在了虞世南後面,在他的前面,還有幾個人陳華都認識。黑鬼尉遲恭和蠻牛程咬金。這二人剛來時候,一看見陳華,就一口一個賢侄熱情親熱,並且當著其他人的面,拍陳華的肩膀說「挺妝,氣勢大有等會陳華要是在太極宮和誰動手打架,兩人一定會出手幫陳華。

這兩人上朝打架是打出名了的,老李都怕,陳華唯有苦笑,說多謝兩位伯伯。然後陳華環顧四周,果然發現有無數雙憤怒的眼睛正盯著他!

看來今天要有場惡戰!

陳華暗自偷笑,他的目的達到了!

李靖也走過來安慰陳華,他得到的消息就是陳華今天會面對百官的譴責。龍顏會不會大怒李靖不知,他只知道陳華今天面對的是整個長安城的大貴族。

「哎,小子,自求多福吧。」李靖同樣拍了拍陳華的肩膀,然後走到前面站位去了。

最後一個來到陳華身邊的是杜構。原本斷了一條腿的杜構,現如今和正常人一樣行走自如,沒有誰不感到震驚。

杜構笑談自如,他和其他人不一樣,他絲毫都不替陳華擔心。

「陳兄,等會兒下了朝去杜府喝酒如何?」杜構以前以後喝悶酒,自從腿好之後,他喜歡請陳華到自己府上喝酒。他不介意此刻和陳華走的如此近,他老子杜如晦小心行事一輩子,杜構以前也是如此行事,但自從斷了一條腿,又能夠再次和正常人一樣站起來走路,杜構的變化極大,渾然不怕得罪那個人。

「好1看著周圍的劍拔弩張,陳華爽快答應。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