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十章有人鬧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口號統一,打倒藍田侯,為人民除害,杜荷當時就被嚇住了,心想國子監這群人吃飽了沒事兒跑格物院來鬧事,長安城真是多事之秋埃 杜荷氣喘吁吁講述著外面的壯觀。尤其是對方那幾百人的場面,絕對是有組織有...

陳華封掉玉山腳下玉石交易市場的事傳的很快,長安城鬧的沸沸揚揚,大有把陳華形容成霸道專橫的惡棍,貴族間都流傳著新晉貴族藍田侯如何囂張跋扈目中無人和整個長安城的貴族為敵,甚至已經聯名上書老李,請求管制藍田侯,要他對玉山一事作個交代。因為藍田侯的行為,已經影響了貴族的形象。

鬧事的都是小貴族,他們只能祈求聖上管一管藍田侯,否則今天他能封玉山,明天就大鬧長安,似乎不成體統。而那些國公國侯級別的老狐狸,在陳華封掉玉山上百家店鋪后,居然出奇地安靜,甚至連一個人也不願跳出來和陳華對罵。安靜如一譚死水的朝堂,讓陳華感慨,老狐狸們都成精了,下套子他們都不會鑽。

既然老狐狸都不願出頭,陳華只有再放一把火,把他們從狐狸洞裡面趕出來了。

格物院是陳華的大本營,他每天除了例行公務,不得不去上朝外,大多數工作時間都待在裡面。李惲李泰成了他陳華的兩個小廝左右跟隨,李恪依舊專研算學,他現在可以很輕鬆地算出面積體積路程流速數列等算式,就算長安城有名的算學家,在李恪面前都要感慨後浪推前浪,李泰成了一個瘋狂的科研人員,在陳華的指導下,做蜂窩煤,燒水泥,弄火藥,配毒藥,常把自己弄的灰頭土臉,長孫偷偷來看他,頓時驚呼,大有把李泰帶回皇宮的決心,天子的兒子,就跟一放牛娃似地,長孫看著心疼,甚至偶爾幽怨的目光瞪著陳華,李泰卻不以為然,在陳華的慫恿下,私下裡把自己弄出來的東西靠著自己以前在長安城當小霸王時積累下來的人脈關係買了出去,算是給舉步維艱的格物院補貼家用。

這兩個小王爺都很聽話,只是陳華知道,他們在自己身邊待的時間不會太久,畢竟兩人都已經老大不小了,遲早會被調離長安回自己的封地去,陳華希望他們以後,一直像現在一樣,對自己教給他們的東西感興趣,那麼整個大唐就皆大歡喜,李承乾的太子之位永固,老李也不用白髮人送黑髮人,陳華也懶得看見兄弟相殘勾心鬥角的宮斗戲!

陳華為老李考慮太多,不知道老李能否看在眼裡。但陳華心裡明白,老李的一雙眼睛肯定是注意到格物院的。尤其在陳華封了玉山,損壞某些貴族的利益,老李肯定私下和長孫議論過自己。說不定他現在正拿著一個水果,得意洋洋啃著靜觀其變呢。

不過,陳華不能讓老李閑著,他要給老李找點事情煩心。陳華封了玉山,已經有小部分人跳出來說要懲治他,這些人都無關緊要,陳華在意的是那些躲在後面觀望的人,那些人都是大財主啊,陳華要的銀子還需從他們身上收刮而來呢,陳華要放一把火,把他們逼出來。

正當陳華決定是不是要帶著體能班的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去那個國侯家砸門,或者帶著杜荷李泰去長安大街調戲良家,反正就是要惡,就是要霸道,這樣才有人蔘自己一本,這把火就點起來了,玉山一事,肯定有人會藉此打壓自己,那陳華就有借口向老李要銀子了,當然老李的銀子還是從那些老狐狸身上收刮的。

陳華在考慮是砸門好,還是調戲良家銷魂。被分到國學班的杜荷風風火火地竄進了陳華在格物院內單獨的屋子。

「華哥兒,大事不妙了1杜荷這廝就不會說句好聽的,改天讓他大哥杜構棍子伺候。

陳華還在考慮如何放火,被杜荷這麼打攪打斷了他的思考。他抬頭看了看慌張的杜荷,還以為出啥大事了,問道:「是程處默打人了,還是尉遲寶林踢翻了學院圍牆?」一般學院裡面,能出大事的就這兩個人,其他人陳華很放心。

呃!

杜荷沒明白過來,喘口氣道:「都不是,是對面國子監的學生在我們格物院門前罵華哥兒你呢?說藍田侯是長安大害,人人得而誅之。他們還寫了一首打油詩把華哥兒你形容成人人討厭的蝗蟲,在外面念呢。程處默提了把刀出去鎮住了場面,不過對方人太多,又有許多人的身份和我們一樣,動起手來不好收場,蘇夫子讓我來請你去看看,該如何解決。」

大清早,杜荷準備約上幾個國學班的學子出去尋找靈感,哪知格物院門前被圍了水泄不通,尤其是對方人多勢眾,口號統一,打倒藍田侯,為人民除害,杜荷當時就被嚇住了,心想國子監這群人吃飽了沒事兒跑格物院來鬧事,長安城真是多事之秋埃

杜荷氣喘吁吁講述著外面的壯觀。尤其是對方那幾百人的場面,絕對是有組織有預謀的。

陳華眼睛一亮,這不就是他等待的火么?

「當真?」陳華腦中飛快思考。他得好好把握這個送上門的機會,說不定他陳華惡棍的形象會上升一個台階,然後逼得那些老狐狸都看不慣出來告御狀。

外面人山人海站了那麼多人,難道還有假?杜荷點頭道:「千真萬確。都是國子監的學生,這群人吃飽了沒事,整天就知道喊口號,真要有能耐就上場殺敵去,他娘的,一群見了血就尿褲襠的渣,怎麼就有勇氣還來譴責我們。」

杜荷吐了口唾沫星子,好歹是去邊關渡過金回來,見過血性格也火爆了許多。

陳華不快不慢地站起來。

「走!去看看1陳華先說了一句,然後覺得還不夠,補充道:「今天體能班的人都在上課吧?」

杜荷愣了愣:「在,在上課呢,都在練習華哥兒前兩天教的那套擒敵拳。」

「嗯1陳華感慨,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啊,然後點頭道:「你去叫他們都別練了,跟我出去操練去。」

「操,操練?」杜荷感覺自己好像回到了涼州,和陳華一起打吐谷渾人的時候。國子監那群人敢上門叫陣,是該拿他們操練操練!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