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九章他山之石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時候又是一番爭論。 「師父,恪兒有不解。」 「老師,泰兒也有不解1 李恪和李泰都知道陳華不會無緣無故做一件天怒人怨的事,他們想要知道的是陳華做此事的想法,這是一個很難得的學習機...

王巧鳳聽羅平回答是藍田侯讓人封掉鋪子,藍田侯算個啥啊,不就是個侯爺么,自己東家的老子可是國公,比藍田侯還要高個級別。說不定那叫什麼藍田侯的,聽到自己報上東家的名字,定不敢如此放肆!

「羅大人,難道你不知道,奴家這楓林晚誰是東家嗎?」王巧鳳斷定羅平肯定是不願意執行封店鋪的事,誰不知道這玉山腳下百來家店鋪都是長安城裡貴人開在這裡的產業,封了這裡,就等於和長安城的貴人作對,藍田侯爺是貴族,斷然不敢做這種孤立自己的舉動。

羅平的確知道楓林晚背後的東家是誰,是長孫大人的二公子長孫渙。楓林晚開張的時候,羅平還見過這位國公的兒子。當時前來道賀楓林晚開業的人,還有諸多長安城的俊傑,個個的家世都非凡,不是國公就是國侯,羅平一個小小縣令,只能遠遠的看著那群人。

按道理,楓林晚的確屬於長孫家下轄產業,但現在,藍田侯的命令又不得不執行,羅平作為過河卒子,後退不得了。換做以往,他才甚至都不會踏足玉山腳下的交易市場,因為他的身份地位決定了他不敢招惹這群人。

狠下心來,羅平也把自己豁出去了,兒子羅小寶走錯了一步,他不敢走錯第二步,藍田侯的命令,羅平決定一如既往地執行下去。畢竟以後的藍田,是陳華一個人說了算,羅平作為他手底下的官員,豈能不聽從侯爺安排!

「封1羅平已經決定,從他開始下令封楓林晚此刻起,此身都要跟著侯爺成為一條船上的人了。等查封了楓林晚,等會兒這條玉石交易街上所有的店鋪,羅平都會全部查封。

此事,說不定會轟動整個長安城!

在羅平下令查封楓林晚時候,一個聲音,從楓林晚大門前傳來,陳華出現在這家鋪子的門前,他抬頭看了看那楓林晚三字,道「你的東家是誰?」

站在鋪內的王巧鳳愣了愣,這人她認識啊,不就是先前叫他買玉石,還順帶罵了他一句鄉下佬的人么?

「他不會就是羅縣令說的藍田侯吧?」一旦有了這個猜測,王巧鳳心情五味陳雜!她怎麼都想不明白,眼前這位衣不華麗,出入無隨從的人,怎麼可能就是藍田侯?試問長安城那個貴族,像藍田侯這樣,化作尋常人,行走天地間!

「呵呵,這位就是羅大人提到的藍田侯了?奴家王巧鳳,是楓林晚的掌柜,替長安城長孫大人府上某位公子看守這裡,侯爺若是要買玉,恰好店裡有幾塊稀世寶玉,奴家取來給侯爺瞧瞧。」王巧鳳裝作不認識陳華,就連先前兩人僅此一瞥也略過,知道來人的身份極大,一開場她就直接拿出自己東家的名頭,心想,藍田侯和自己的東家,大家都是長安城的貴族,多少要給點顏面。如果王巧鳳知道,今天就算是長孫老狐狸在此,陳華都要封店,她就不會幼稚地拿出一個長孫家的公子當擋箭牌。

「這兒是長孫沖開的?」陳華心想,楓林晚要是長孫沖開的,念在大家曾經一起扛過槍的份上,給他一天的時間,處理這家鋪子,一天之後,陳華直接封店。

王巧鳳不知道陳華認識長孫沖,還和長孫沖的關係鐵的要命,但長孫沖是長孫大人的大兒子,地位無比高貴,以後要繼承長孫大人的爵位,肯定不會打理家族下面的產業的,她的東家,雖然不是長孫沖大公子,但也是深的長孫大人喜愛的二公子長孫渙。

「大公子公務繁忙,家族內的產業,都是我家二公子在打理,這楓林晚是我家二公子親自過問的一處店鋪。侯爺是長安城的貴人,肯定認得我家二公子吧。」王巧鳳心想,藍田侯念在長孫家的面子上肯定不會刁難自己。說不定等會兒他還要親自到長孫家府上去賠禮道歉呢。

王巧鳳心裡推測結果頗然有幾分自得。

那知,她高興的笑容還沒有綻放在臉上,陳華頭也不回地轉身離去,臨走時,只是冷冷說道:「長孫渙?不認識!羅平,把玉山腳下所有店鋪,無論是誰家所開,統統查封。」

王巧鳳呆若木雞,耳邊還回蕩藍田侯走時說的那句話!

他難道要和整個長安城的貴族作對么?

王巧鳳不是擔心她楓林晚會不會被封掉,而是在想,此事之後,陳華如何去面對長安城那些貴族?他藍田侯難道就不怕成為眾矢之的,或者他已經瘋狂到不計後果了?他有是什麼背景?橫行長安無所顧忌?

羅平開始讓人查封所有的鋪子,王巧鳳不敢阻攔。他已經派人前往長安報信。

陳華不再去看查封玉山腳下交易市場所有店鋪的事,如果羅平做的不好,那麼以後的藍田縣令就該換人了。

他帶著李恪李泰,慢慢走在青山蒼翠的玉山腳下。

李恪李泰出奇地沉默。

他們剛才看見了陳華雲淡風輕地封了長孫家的鋪子,甚至還有許多貴族的鋪子也被他下令封掉。如此雷霆手段,陳華做的絲毫不猶豫,在貴族們都小心謹慎不願得罪他人地長安城中,陳華算得上另類!

試問,那一個人敢拒絕長廣公主的邀請,又做出得罪眾多權貴的舉動,縱觀長安,唯有藍田侯一人而已。指不定,明天早朝,藍田侯強封店鋪的事,就會傳到聖上哪兒,到時候又是一番爭論。

「師父,恪兒有不解。」

「老師,泰兒也有不解1

李恪和李泰都知道陳華不會無緣無故做一件天怒人怨的事,他們想要知道的是陳華做此事的想法,這是一個很難得的學習機會。

兩人聚精會神聽著,都不願錯過陳華即將要說的每一個字,甚至同時拿出一本小冊子記錄!

看著自己勤奮好學的兩個弟子,陳華忽而一笑。道:「其實,我沒錢!真的沒錢。」

兩人愣了愣?

我沒錢是啥意思?

二人你望我,我看看你。

終於,二人恍然大悟!

好像自己的父皇,在國庫沒錢的時候,總愛找些麻煩事出來。越麻煩越好,那樣就能收到很多的銀子。

「學生受教了,夫子這一堂課,講的就是他山之石1李恪李泰從陳華身上,看到了自己父皇用過的計謀。他們隱隱覺得,似乎陳華希望這件事鬧得越大越好,最好能鬧到朝堂上去,到時候只怕對他的好處就更大。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