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八章買玉風波(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 只不過如今,羅平執行的是藍田侯的命令。 所以,儘管那些店鋪的掌柜,平日沒少往他縣衙跑和他羅平打好關係,但今天,羅平就像變了個人似地,那些店鋪掌柜向他問好的客氣話羅平全部置若罔聞似乎...

公侯伯子男,這是封建王朝對爵位的劃分,也是地位的象徵。一旦有了爵位,就等同成為了貴族,成為了特殊的那部分人。羅平只是一個小小的藍田縣令,他沒有爵位,靠考取功名博得一方縣令的職務,但也僅僅只是代管藍田,並非藍田縣的擁有著。而他現在所面對的是藍田侯,在藍田這塊土地上可以行駛一切權利的人。羅平在陳華面前,就如同是替陳華看門的家丁!更不用說,在羅平的身後,還有兩個身份更顯赫的小霸王。

一下子就直接面對三位背景通天的大貴族,豈是羅平這種小縣令可以承受住心中驚駭!最可怕的還是自己的兒子,居然在敢綁藍田侯,羅平真想一刀把那小畜生砍了,枉費自己平日對他的教導!

「小畜生,還不快給侯爺磕頭認錯!你這畜生,是不是非要把全家都害死你才開心1羅平只希望剛來的藍田侯不會殺雞儆猴,否則隨便一個不敬之罪,他羅家滿門豈能倖存,言語間,對自己的兒子羅小寶罵聲難聽,心裡早已十萬火急。

羅小寶萬萬料不到事情會如此戲劇性的發生轉變!

羅小寶用複雜的眼光看著陳華。

他是侯爺!

僅僅是這四個字,已經在羅小寶的心裡扎了一把刀!

羅小寶意識到自己桶破了天,如今誰出來救他都無濟於事!可笑自己剛才還在侯爺面前說法理不容人,這法是對方定下的,也是對方說了算,在這藍田,藍田侯就是法。自己剛才還要綁了他,這是自作孽!

「撲通」一聲,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羅小寶直挺挺地跪在了地上。他身邊的侯三,原本燦爛的笑容立即僵硬,猶如死灰色的猴臉,白一陣青一陣,兩條腿都在打哆嗦,連跑的勇氣都沒有了。

「啪啪啪啪1

猴三隨羅小寶一起跪下,一邊扇著自己的耳光,一面磕頭認罪。

他現在只想把自己滿嘴的牙齒打掉,為此可以讓眼前的侯爺息怒!

以往踩人無數,沒想到今天踩到釘子了,侯三知道就算讓他搬出自己的主子也無濟於事,那樣只會死的更快。

因為猴三看見了從遠處走來的李恪和李泰,這兩人,瞧著眼熟,仔細想想在什麼地方見過他二人,恍然大悟,猴三心裡記得無比清楚,他見過他們,那是在長安城主人家跑腿的時候,看見過這兩位公子,連自家主人在這兩位公子面前都要低頭順從。可想而知,這兩位公子的身份何等高貴!自家主子都不見得能保住自己。

猴三嚇的魂兒膽兒全部丟了,就如同一具行屍走肉。

「羅縣令,一干人等,都給本王綁了,送長安法辦1李泰話不多說,那帶頭的兩人該死,剛才竟然敢綁藍田侯,光天化日之下公然以下犯上按罪當誅!

包括羅小寶在內,羅縣令硬著頭皮把自己的兒子連同猴三和衙役一個也不放過。吩咐他做事的可是王子,就是讓他當眾削腦袋,羅平也不敢不遵命令!

做完了這一切,羅平膽戰心驚地看著陳華。

藍田侯一直都沒說話,該怎麼處置這件事,羅平不敢自作主張。

他心裡一直在祈禱,希望這個侯爺並不是嗜殺的人,否則他唯一的兒子羅小寶,將因為犯上罪而被斬首!想到藍田侯曾在邊陲廝殺過,這樣的人,骨子裡仍舊是鐵血的!

在羅平的焦急等待中,陳華終於開口說話了。他說的第一句話,不是當場定羅小寶的罪,也不是拿猴三開刀,僅僅是一段簡單的話是道:「傳本侯命令,玉山腳下所有店鋪,無論大小,一律查封,從即日起,玉山封山,任何人不得進山采玉,不得在玉山腳下販賣玉石1

陳華要為藍田縣定下第一條永世不變的法規。他是藍田侯,說的話就是藍田縣的法規!

玉山,是一座金山,但它造福的不是藍田縣的人,反倒是外來的不法奸商。陳華要掐住那些奸商的脖子,讓他們的爪牙,再也伸不到自己藍田縣來!

整頓從此刻開始,封山從此時執行!

陳華下達了封店封山的命令,他身後,那些玉山腳下的居民,在聽聞這條命令時,臉上竟然露出了笑容。

「侯爺,封山吧1

「侯爺,大恩1

「侯爺,玉山是我們藍田的,不允許外來的人把玉山掏空了1

「侯爺,為子孫後代留一座最完美的玉山吧1

來自玉山腳下,最底層人心裡真實的想法,在這一刻,在陳華下達封山的時候,迅猛地爆發出來。以往沒有任何發言權的他們,今天只希望侯爺堅持封山的決定。他們無條件支持

他們可以不挖玉石生存,但不忍看見玉山在外來著不計後果的瘋狂索取下日漸虧空!

陳華順應民意封山,羅縣令隱隱覺得自己即將要做一件轟動長安的事。

無論是誰,封玉山,封玉石店鋪,都將得罪無數權貴。尤其是像玉山腳下的玉石交易市場,這種日進斗金的地方,更是要招惹很大一部分人記恨!

「封山,封店1

羅平不敢不執行陳華的決定,親自下達了封山行動的命令,他帶來的數十個衙役立刻有條不紊地朝前街走去!那裡,有玉山腳下,數百家店鋪,每一刻都在吸取玉山的精華!

封山封店的人,由羅平帶領,從後街氣勢騰騰地來到前街。

前街本為玉石交易市場最火爆的地段,這裡的店鋪不下百家。

這百餘家店鋪背後的勢力,單單一個羅平是不敢得罪的。

只不過如今,羅平執行的是藍田侯的命令。

所以,儘管那些店鋪的掌柜,平日沒少往他縣衙跑和他羅平打好關係,但今天,羅平就像變了個人似地,那些店鋪掌柜向他問好的客氣話羅平全部置若罔聞似乎要和他們脫離關係。

他來到陳華指定的一家名叫「楓林晚」的店子里,這家店是侯爺親自點名要求第一個封掉的店子。

這家店的店主是個女人,準確的說,這個女人羅平認識,叫王巧鳳,她背後代表的勢力好像和長孫家有牽連!

羅平帶著衙役上門的時候,店主王巧鳳正巧出門迎客上門!

「喲呵,什麼風,把羅大人吹來了,恰好店裡才來了一批玉石,羅大人要是喜歡,奴家便宜點賣給你1王巧鳳巧言令色說話極其好聽。

羅平臉色冰冷,根本就不理會王巧鳳的熱情,像根冰棍冷冷道:「封1

一大群衙役就開始準備封店了!

王巧鳳頓時傻了眼,這羅平唱的是哪出?難道他不知道自己身後的主子是誰么?

「大膽1王巧鳳橫眉冷對!

羅平轉過頭來,眼光閃過一絲寒意:「你放肆!吾等執行藍田侯的命令,封掉此地所有店鋪,誰敢阻攔,就是妨礙公差辦公,當場廷杖三十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