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三章護短的陳華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恪兒和睦相處,他到有幾分本事。」 李倩雪大有深意地看著陳華,越看越覺得,這新封的侯爺的確經得起多看兩眼,若他肯當面首,自己一定第一個招入自己裙下。 李倩雪收回目光,看著身邊的蕭元。

陳華現在是世襲藍田侯,他是侯爺,大貴族,這長安城的貴族圈子,都要大力追捧的長安新貴。有軍方的背景,有聖上撐腰,此人招惹不起。

李倩雪玩味一笑,這陳華,她未曾見面,但已深知此人邊陲之功,長安之勞,不論文臣武將,大多於此人交好,陳華這個名字,僅僅是最近兩月突然崛起於長安,就好似一陣風暴,席捲了整個長安城的貴族圈子。

「輕眉,你想見一見的世外高人,阿母看不出他哪裡有高人風範,也只有你這樣痴迷詩詞的人,方才覺得他與眾不同。不過,這人長得還是挺不錯的,面相頗俊,算得上個美男子,年少多金,地位顯赫,前途無可限量,就是不知婚配沒有。」李倩雪目光遠眺,看見了遠處的陳華。同樣也看見了陳華身邊,兩個打扮樸素但隱有貴氣的小子。李倩雪眼睛一亮,笑道:「連青雀和恪兒也在!聽長孫說他兩人拜了先生,現在看來,想必他們的先生就是這陳華了?能讓青雀和恪兒和睦相處,他到有幾分本事。」

李倩雪大有深意地看著陳華,越看越覺得,這新封的侯爺的確經得起多看兩眼,若他肯當面首,自己一定第一個招入自己裙下。

李倩雪收回目光,看著身邊的蕭元。

以李倩雪的身份,本不願和此人結交。不過此人先前到有幾分骨氣,而且看樣子自持有點才學,李倩雪順手牽來當成對付張美人的一顆棋子。她與張美人彼此不和已有數年,沒人知道是什麼原因,但每次只要兩人碰面,總會找方法和對方斗一斗。

「蕭元,你可認得前方那幾人?」李倩雪鳳目流轉,落在蕭元眼裡簡直是無上誘惑。

不是天生的狐媚子,斷然練不出一身媚功。

這女人,風姿超然,成熟中透著讓人褻玩的韻味,蕭元在江南的時候已經是久經風塵,哪裡經得起這女人的魅惑,李倩雪僅僅一句話,就讓蕭元差點丟了魂。

「在下認得1蕭元沉浸在李倩雪剛才那一抹風情中,他早就看見了李泰,至於他身邊的人,蕭元知道那是李泰把他夫子叫來了。

李倩雪聲音柔膩,道:「你可有與他們比試之心?若是你能勝過他們,本宮舉薦你入門下剩」

蕭元震駭。眼前這女子輕描淡寫一句話,就能把自己舉薦到三省六部中的門下省去,她既然自稱本宮,又是李姓,難不成是公主?

這女人是公主啊,自己今天可是遇見大貴人了。

蕭元立刻挺住身板,刻意在公主面前裝出一派浩然正氣的摸樣。能夠遇見公主,這種機遇,可謂千載難逢。蕭氏雖為江南大族,但入朝做官甚少,自己能夠入門下省,憑藉蕭氏在江南的財力支持,總有一天會崛起。

這世間,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看見龍門,但當龍門出現的時候,一定要緊緊地抓祝

蕭元知道,要入朝為官,除了科舉之外,就是得到貴人舉薦。只是,要想得到舉薦,談何容易?

如今這公主承諾舉薦自己,這機會就不得不把握。誰敢阻攔自己,就是生死大敵。

此刻的蕭元,從未有過的必勝之心支撐著他的意志,他點了點頭,從容中帶著自通道:「那三人中,除了那青衫男子外,蕭元皆已比試過。相信,連那青衫男子,也不如我1

不是蕭元自信,而是他已經和李泰比試過,李泰不如他,就連李泰的師父,蕭元也沒放在眼裡。

李倩雪朗朗一笑.玉腿捲曲,白玉般剔透晶瑩的玉足一晃而過收回鳳榻上,美目閃爍,看著蕭元,道:「你到是有信心。不過,你可知那人的身份?」

蕭元短暫疑惑,能夠被公主如此重視,那人的身份肯定不簡單,至少也是長安貴族,不過蕭元並不懼怕,他現在代表的是公主,背後有公主撐腰,他還怕誰?

蕭元笑道:「只是切磋,不論身份,不分大小,只圖一樂而已。」

此二人正在說話時,張美人的侍衛已經將陳華帶進了草地。

陳華很隨意地走在前面,後面跟著李恪李泰。他們沿著草地向湖邊走去,等見到了張美人,陳華笑了笑,道:「冒然前來打擾,還請諒解。」說完,陳華瞪了身邊兩小子一眼。有親戚在,還不快出來打招呼。

李恪李泰連忙站出來乖巧地打招呼,並且作揖行晚輩禮,道:「青雀拜見姑姑,拜見張美人!」

兩個王爺剛和長輩見面行禮,那一旁的蕭元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這,這?」蕭元心中如打鼓一般來回波動。這兩小子,居然叫公主姑姑?那麼他們的身份是什麼?

蕭元有種掀翻了天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得罪皇子,惹了不能惹的人。

這兩個小子是皇子啊,剛才在切磋的時候,蕭元權以為他們僅僅是鄉紳家的孩子,穿著打扮普通,怎麼看都不像是有身份的貴人。

完了,完了,我蕭元這一生,只怕是再無出頭之日了。

勉強振作精神,就連公主說舉薦他入門下省,蕭元都沒有任何興趣。他得罪了皇子,以後只怕永無寧日,聯想到先前自己出言譏諷,甚至連對方的父母尊長都不放過,蕭元隱隱想扇自己兩嘴巴的衝動。

「這位公子貴姓?」陳華說話了,他不繞圈子,說來找此人報仇,就要點名找他。

蕭元勉強振作精神,他先前那種自信,在面對李恪\李泰身份時,早就丟的影兒都沒了。辱罵皇子,辱罵皇子的老師,這是藐視皇族,是大罪,殺頭都是輕的,說不定還要連累蕭氏一族。

蕭元一臉苦相,勉強擠出兩個字,道「免貴,姓蕭。」他哪敢在李姓面前稱貴埃

「原來是蕭公子,某聽弟子說,你是要找某?」陳華望著蕭元說道,並且,在這一瞬間,陳華身上從未有過的一種狠意,讓蕭元渾身顫抖起來。前一刻看著還是一個書生的人,怎麼突然間就像變成了魔鬼。但沒有人知道,為何陳華會變的如此凌厲,因為盜帥門的人,是最護短的,陳華如此,他的養父也是如此,誰欺負了自己弟子,自己就得站出來,百倍千倍欺負回去。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