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二章有女神|交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機會博得李倩雪的好感,說不定還能為她所用呢。 蕭元如意算盤打著,立刻振奮精神! 李倩雪頓時愣了愣。陳華二字出口,連那湖邊餵魚的女子都停止了餵魚。 慢慢抬起目光,望向遠處那身穿青...

陳華看見那紫衣男子拿著一個蹴鞠去了臨湖邊一處草地,那草地上似有幾個長安城的貴族女人在此踏春遊玩,那幾個女人,陳華並不全部認識,他只認得其中一個,那個穿著紫紅宮裝,頗有傲人身材,不正是李淵身邊波神張美人么?至於另外兩個女人,陳華不認識,但他身邊的李恪李泰看見后,目露驚駭,神色迥然,顯然是認識她們。

張美人在此,李淵肯定就在不遠處,陳華四下看了眼,沒發現李淵的影子,想必他肯定去了某個地方遊玩去了。陳華也不擔心李淵看見自己,反倒是那紫衣男子,不知道李淵聽見他欺負了自己的孫子,會不會暴跳如雷。

紫衣男子渾然不知自己身後先前被他打敗的少年領著他的夫子前來比試,他頗有風度地拿著蹴鞠站在草地外,目光有意無意地落入前方草地中那三個女子身上,兩位穿著宮裝的女人,紫衣男子僅僅驚鴻一瞥,心道長安果然是美女如雲之地,僅僅小小一個藍田縣,就能遇見如斯美人,若是到了國都長安,豈非滿街都是華衣麗人。

「就算掏空了整個江南的山水靈氣,也孕育不出如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此趟長安亦不虛此行。」在那各色千秋的女子中,紫衣男子無端瞧見了那個穿白紗宮裙的女子,他自持才學博廣,竟找不出辭藻形容,遠遠看在眼裡,無端升起一絲親近之心。

和兩個成熟的婦人不同,那白紗宮裙女子,放佛一朵白牡丹,高貴、典雅。紫衣男子心中好笑,閻少監不該去畫那《芍藥群芳圖》,這女子臨立湖邊輾轉思,已勝過千百株芍藥,她芍藥中的王者,白芍藥。

紫衣男子愣愣地看著前方草地上那個把目光投向遠處湖光山色的女子,這時,有一侍衛上前:「我家主人有請進去相談。」

侍衛語氣不善,顯然是厭惡這唐突打擾的男子,他家主人是何等身份,見他一面已經是恩寵了。

紫衣男子只以為這侍衛是小人嘴臉遷怒他沒有交出蹴鞠害他受主人懲罰,拱了拱手,並未客氣,拿著蹴鞠自顧前行。想他蕭元乃是江南有名的才子,蕭氏大姓也是名列江南十大士族之首,祖上曾做過後梁國君,他是貴族子弟,一個普通的侍衛,他沒亮明身份,無非是不想和他計較罷了。

手裡拿著蹴鞠,蕭元從容地踏著柔軟的草地,一步步來到兩個宮裝女子的身前。

臨近一看,蕭元頓被兩位女子身上的氣勢震懾。這兩女人皆側鳳榻之上,美目流轉,頗為誘惑,其身子前方擺有玉桌,上面玉盤鋪開,果蔬千百,美酒玉杯,奢華無比。

這場景,好氣派!

蕭元神情錯愕,暗道難道遇見大貴人了,暗自思咐時,側目落在了遠處自顧餵魚的女子身上。

這女子根本就沒看過他一眼,蕭元第一次受挫感強烈,要是再江南,他蕭元無論走到哪兒都能吸引女子的注意,蕭元刻意添重聲音,道:「在下蕭元,這蹴鞠剛才不巧掉落在下身邊,索性拾起親自送來,藉此機會,蕭元想和諸位結識一番。」

「哼1張美人冷哼一聲:「你有何資格和我等結識!還了蹴鞠立刻滾。」張美人火氣正旺著,剛才蹴鞠比賽,她帶來的那支隊伍,明顯處於下風,她本不希望蹴鞠能找回來,就不用比賽論輸贏,她礙於在眼前這女人面前撐住面子派人出去尋找,她心中百萬個祈禱蹴鞠找不回來,如今被人送回來,張美人豈能不怒?

看了眼身旁笑意吟吟地大紅宮裝女人,張美人道:「繼續比賽1然後,那草地上,黑白兩隊人,拿著蹴鞠就開始比賽。

蕭元仿若被人當眾扇了兩耳光,臉上火辣辣。

他沒資格?這女子居然說他沒資格?

蕭元很想說,你算老幾,敢說自己沒資格,他終究是忍住怒火,道:「此話何意,難道我江南士族,在長安士族的面前,就不是貴族了么?」

雖然貴族有大小之分,但都是貴族,階級上沒根本區別,蕭元看見對方奢華的生活方式,知道對方肯定是長安城大貴族,但傲氣支撐著蕭元,讓他有地氣把此話說出口。

蕭元說話的時候,那停留在湖邊餵魚的女子,只是抬頭看了他一眼,然後繼續餵魚。能博得這女子看一眼的人不多,蕭元剛才那翻話,有幾分骨氣,餵魚的女子才肯多看他一眼,否則,他蕭元連湖裡的一條魚都比不上。

張美人不屑冷哼,那大紅宮裝女子「噗嗤」一笑,大有深意地看了蕭元一眼,然後對著張美人道:「原來是江南蕭氏子弟,難怪如此自信。你若是蕭氏直系子孫,站在這兒和我們說話的資格還是有的。」

張美人心裡氣急,這宮裝女子分明是在拆她的台。不過兩人水火不容貫了,對方示好蕭元,張美人無話可說。

蕭元拱手立刻對那大紅宮裝女人頗有好感,拱手問道:「不知夫人如何稱呼?」

「你是在問我?」宮裝女子放佛覺得這是一句很好笑的笑話,道:「李倩雪!」

「李姓?」蕭元驚駭,腦中閃過某種念頭,李姓乃是王姓,莫不成眼前女子是王族!

李倩雪揮了揮手,讓身邊替她揉捏肩膀的粉面男子退下:「說吧,你除了還蹴鞠之外,還有何事?」

蕭元道:」只想和諸位貴人結識一番。別無他事!

李倩雪笑道:「想和某結識的人都是長安城的俊傑,你有什麼本事拿出來讓我看看1

蕭元就像找到救命稻草,緊緊抓住道:「不防由在下獻醜,應景寫一首詩如何?」

李倩雪一聽樂了道:「甚好,某女兒對詩詞方面頗有愛好,這長安城的俊傑,某女兒都略知一二。」說完,李倩雪對著湖邊餵魚的女子招了招手:「輕眉,你且聽好了,可不要被魚兒分了心神。」

餵魚的女子,道:」阿母放心,女兒聽著呢。」

這時,李倩雪對著張美人謙虛道:「這詩的好壞,單憑我女兒一個人品鑒不出,要不你從你帶來的人中找個人一起品鑒如何?」

李倩雪示好蕭元,讓他寫詩,大家一起品鑒,是在針對張美人,難道她腦袋笨,看不出來嗎?

張美人不願找其他人幫忙,甘願吃虧道:「作吧,好壞自有人評1她肺都快氣炸了!

還沒開始就已經贏了一半的李倩雪對著蕭元道:「好了。你可以開始了。」

蕭元抱拳道謝,走到一邊,凝望著那湖邊餵魚的女子。

應景作詩,應的就是個敬字,蕭元醞釀少許時間,正欲開口作詩時,剛才帶著他進來的侍衛從遠方快速跑來。

只不過,此時的侍衛好像非常興奮。

「主子,外面又有人求見1

「誰?」

說話的是張美人,她現在心裡可氣了,所以,聲音難免大了許多!

侍衛不敢停頓,快速道:「是藍田侯1

張美人惱怒不在,聲音優柔,恍覺新奇:「是他?他來做什麼?」

「他說,他來為徒弟尋仇來了。」

侍衛話才說完,張美人抬頭就看見了被侍衛攔在外面的遠處漫步陳華。他身後,還跟著李恪李泰。

張美人如見救星,笑道:「快快帶進來1張美人心裡想著,陳華要來尋仇,這仇,恐怕是蕭元了。

抱著看好戲的態度,張美人突然間開心了不少。她不是少個品鑒詩詞的人么,陳華到來正好可以彌補她的空缺!

李倩雪見張美人眉飛色舞,開心至極的樣子,不解問道:「來人是誰?」

張美人隨意道:「陳華1然後她看了看蕭元:「他是來找他尋仇的。如果某沒猜錯,他的仇家應該就是這蕭元。」

張美人指著蕭元,她現在巴不得蕭元快點作詩,因為有陳華來幫她出氣,張美人開心的只差沒拍手叫好。

蕭元不認識什麼陳華,不過要找他尋仇的人,卻是要掂量掂量自己。蕭元渾然不怕,心裡想著,李倩雪和這女人不和,自己似乎成了李倩雪打擊這女人的工具,不防藉此機會博得李倩雪的好感,說不定還能為她所用呢。

蕭元如意算盤打著,立刻振奮精神!

李倩雪頓時愣了愣。陳華二字出口,連那湖邊餵魚的女子都停止了餵魚。

慢慢抬起目光,望向遠處那身穿青衣的男子,李倩雪和那餵魚的女子眼中露出幾分複雜的目光。

「他就是陳華?」餵魚的女子再無半點心思餵魚。心思全飛到陳華身上,原因無他,女子看過《春江花月夜》僅此一詩,她就把自己這些年見過的所有才子做了對比,結果不言而喻,沒有一人比得上這長安新貴!

久未見面,但哪知,其人早有神交!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