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一章湖邊麗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棄的女子冷哼一聲吩咐她帶來的侍衛立刻把飛出去的蹴鞠找來,繼續進行比賽。 侍衛接到主人的命令,出去尋找了一會兒,臉色陰晴不定地回來了,好像尋找蹴鞠遇到了什麼阻礙! 「蹴鞠呢?」女子聲色嚴...

陳華是個護短的人,李泰是他的弟子,有人欺負了他,李泰不好意思讓自己出手,陳華當然不能看在眼裡沒有任何作為。李泰在比斗時沒有亮出自己的身份,這有益於陳華的教導,做人做事務必要低調,陳華是看著李泰從一個頑劣之徒,慢慢一步步蛻變收斂性格,這種弟子不多,剛才他出來時臉上那倔強的憤怒,其中多少有關於自己的因素。李泰把陳華當夫子,陳華自然也要把李泰當成自己的弟子。

「不就是斗詩么,太小兒科?看我等會兒怎麼斗死他們,你們都學著點,免得跟著我這個夫子,到頭來啥東西都沒學到。」陳華沒有出言教訓這兩個弟子在外面惹了事給他找麻煩,反而是要為其出頭護短。

李恪自是知道夫子陳華的本事通天。杜荷那三腳貓的詩詞,都是從陳華那兒淘來的,用杜荷的話說,陳華就是寫詩的老祖宗,全大唐沒一個人能夠超越他,李恪除了看過《春江花月夜》那篇詩文,就從來沒見過陳華在任何場合大顯神通,此刻也不由地一陣激動。

準備好小冊子,等會兒一首首記錄下來!

李恪心裡如是想著。默默跟在陳華身後!

李泰一言不發,斗不贏對方,就找夫子出頭的事,他還是第一次做。換做以往,李泰絕對不允許對方如此囂張,就算他斗不贏,大不了吩咐身邊的侍衛出手廢了對方,展現自己小霸王的強硬,自己是王子,看誰不順眼直接把別人打一頓,誰還敢反對。但自從他成為陳華的弟子后,李泰再也不敢把自己當成小霸王,因為陳華對李泰的管教很嚴厲,如若發現他李泰欺男霸女,就會遭受非人的折磨,單單一個鋪撐李泰都受不了,李泰豈敢不收斂。

李泰暗自銘記,一定要跟隨陳華學習本事,以後再也不允許這種搬救兵的事出現,那是一種侮辱,不但有失他李泰的顏面,更是對陳華的諷刺。

李泰悄無聲息地走在最後,腦中想著水月庵裡面那群人譏諷之音。他們罵自己不要緊,自己學藝不精活該被罵,但偏偏連帶自己的老師都罵了,李泰就看不慣了,若不是陳華叮囑他行事低調,不要暴露身份,李泰真想直接叫一隊侍衛滅了對方。

水月庵裡面依舊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凡,閻少監依舊在牡丹亭作畫,周圍被圍得水泄不通,這牡丹亭四面臨水,身處一大片園圃之中,園圃內,牡丹競相開放,牡丹不愧是號稱國色天香的名花,一時開處馨香滿園,恢弘大氣,百花之主的名號不是吹噓!

通向牡丹亭的唯一廊橋,已經被水月庵中的僧人把守,外來觀看者,只能圍在廊橋外遠遠觀望,人山人海,已經把這牡丹亭周圍的能站人的地方圍個裡三層外三層。這些人,無不翹首以盼,望著牡丹亭內一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目睹他揮毫作畫。

這作畫的青衣男人,不是別人,正是閻少監。

他所作的《芍藥群芳圖》已完成大半,只需少刻時間,就能全部完成,在他身下,已有七尺長的宣紙落滿一地,看樣子,距離畫成之日,已經快到了。

淡淡地掃了一眼那亭中作畫的人。陳華就領著李恪李泰往旁邊人少的地方走去。

「剛才群斗你的人,就在前方?」望著前方水榭之處,那裡身臨一內湖東面,此間碧水蕩漾,波撼長亭,芳草柳翠,鳥鳴蟲語,到是聚集了不少人前來欣賞美景。

李泰點了點頭:「那群人,就在前方一亭子中。我和李恪在此歇息期間,聽聞那亭中有人譏諷閻少監作畫乃是嘩眾取寵博取盛名,我等二人氣憤不過,上前理論,后相邀斗詩,弟子不敵,給夫子丟臉了。」李泰低頭沮喪,神色慚愧!

陳華擺了擺手:「你一個人斗九個人,已經給我長臉了,此事無妨。」說完,陳華先一步,朝著那亭子走去。

亭中青年俊傑約莫十數人,此刻臨湖觀景,正誇誇而談,笑聲若雷,吸引大片目光關注。這些目光中,不乏諸多從長安來的麗人,目睹才子風流,流光目盼,竟為之傾心。

或許以前便是身在花叢中,見慣了女子痴心,其中一白衣俊傑笑道:「浩然兄,剛才那小子離去時,說讓我等在此等候,他前去請他老師前來助陣,此間都等了一炷香時間,還不見來人,莫不成是那小子怕了,藉機逃離了吧。」

那個叫浩然兄的人,穿著一身紫衣,臉上沒有半點浩然之氣,相反卻是有著幾分邪氣的男子淡淡一笑,他這一笑,那周圍些許踏春麗人放佛陷在了那邪氣的笑容里,被這男人迷祝

「無妨,且多等些時間,某難得從江南來這長安遊玩,藉此機會,正好挫一挫這長安才子的銳氣。那閻少監作畫,據說會引來長安有名的大才子,藉此機會,到可以結識一番。」紫衣男子輕描淡寫說道,當提到「結識」二字時,嘴角不輕易地揚起一絲不屑的笑意。

紫衣男子臨湖而立,隱有所思。

忽然,一道黑影,劃破長空,就像箭矢一樣,朝著長亭中射來。

紫衣男子泰然不動,右手輕輕一揮,一個金線刺繡的球體被他抓在手中。

紫衣男子玩味地看著手中球體,他知道,這叫蹴鞠,長安城的貴族間流行這種活動,於是,目光有意無意落在亭子前方,臨湖邊,那一大片綠蔭草地上。

草地的四周,被數個身材高大的侍衛把守,任何人都不得靠近。這些侍衛,面無表情地看著四周,好像周圍的熱鬧都於他們無關,他們的目的,就是保護前方草地中遊玩的三個女人!

這三個女人,無一例外,都是那種風情萬種的大美人!她們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引來周圍注視的目光,只不過礙於那守護的侍衛太過霸道,已不知有多少人上前搭訕。

像這樣的美人,又攜帶了孔武有力的侍衛,無疑是長安城中有名的貴族。

若是能得到這些貴族女人的青睞,哪怕是淪為面首,前途也必定一片光明。

此刻,這草地上,正在舉行一場小型的蹴鞠比賽。

身穿白衣和黑衣兩隊人正在熱火朝天進行蹴鞠運動,剛才飛入那紫衣男子手中的球體,就是從這兩隊人爭搶過程中飛出去的。

「這蹴鞠都飛了,還要踢么?」

這說話的聲音,嫵媚酥骨,讓人聽了身子都要軟下來,還以為是誰家妙齡少女。細看之下,才發現是個年齡不過三十許歲,皮膚保養卻和少女一樣充滿彈性光澤的女子。

女子穿一襲大紅色宮裝,把她的身子包裹得讓人看一眼就要發狂。她側身躺在一張鳳榻上,妖嬈嫵媚,鳳眼流轉,施然淺笑,頗為誘人,她旁邊有個胭脂味很濃的白面男子端著一個玉盤,把玉盤裡面盛裝的果蔬小心地拿起放入那女人誘人的紅唇中,那宮裝女子貝齒輕咬,閉上眼睛極為舒服地享受這一切,那已經脫掉鞋襪的玉足卻是伸入鳳榻前的湖水中,悠然划動一下湖水,頗為挑逗。

「誰說蹴鞠飛了就不能踢,本宮偏要和你分出勝負。來人吶,速速把蹴鞠找回來,否則砍了你等腦袋。」說話之人好像是個不輕言放棄的女人,這女人同樣一身紫紅宮裝,盛氣凌人,她雖然不像宮裝女人公然帶著面首出來踏春,但帶在身邊的丫鬟卻非尋常姿色。

「比就比,難道我還怕了不成。」大紅宮裝女子如鈴鐺般的笑聲遮掩不住她此刻的絕代芳華。無論是誰看見敢躺在鳳榻上的宮裝女子,都自甘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做一個死心塌地的面首,這女人,一顰一笑,的確有種渾然天成的魅力。

不輕言放棄的女子冷哼一聲吩咐她帶來的侍衛立刻把飛出去的蹴鞠找來,繼續進行比賽。

侍衛接到主人的命令,出去尋找了一會兒,臉色陰晴不定地回來了,好像尋找蹴鞠遇到了什麼阻礙!

「蹴鞠呢?」女子聲色嚴厲問道。事關面子問題,她可不願在這大紅宮裝女人面前丟臉。女子臉上已隱有怒色,侍衛若是回到不好,一個辦事不力,直接砍了腦袋是常見的事。

侍衛低頭不語,蹴鞠他看見了,在遠處亭子中一個紫衣公子手中。紫衣公子沒有將蹴鞠交給他們,而是親自拿著蹴鞠守在了外面,等著主子召見。

「撿到蹴鞠的人,說是要目睹主人風采,想親自把蹴鞠獻上來,他人就在外面候著。」侍衛如實說道,主人吩咐過,不許擾民,所以他們不敢動手搶東西。

「要不要,我出去看看?」

說話的是一位風姿卓越的女子,區別於另外兩位女子不同的地方,這女子一襲白紗宮裙,放佛煙雲環繞,出塵如仙,外系祥雲披風,大方貴氣,恬靜怡然,她這種內斂之美,在兩位盛裝美人的影響下,非但沒有失去光澤,反倒增添一絲說不明的誘惑。

「不用了,讓他進來,本宮到想看看是那個不長眼的傢伙膽敢壞本宮的興緻1穿紫紅宮裝的女子冷冷說了一句。他身邊的侍衛已經準備奉命把那討厭的紫衣男子帶進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