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章李泰的倔強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自己只好採取不正當的手段了。 自己想要的東西到手,陳華不打算停留,身子空然躍起,靈巧地翻過那籬笆,這點障礙,陳華如履平地,動作嫻熟,幾乎是在眨眼間,即刻從那主僕二人的眼皮子地下,活生生消失了...

偷盜一詞,在古人心中實為下作之事,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輕易淪為雞鳴狗盜之徒。那喊賊的丫鬟實在想不通這看起來儀錶堂堂像是個讀書人傢伙,居然背地裡干出這種壞事兒!

他居然在偷花!

這殺千刀的賊子!

丫鬟聲色俱厲,貝齒緊咬.望著陳華的目光,猶如千萬把飛刀。

她的聲音,立刻引得屋中女子注意,很快,女子疾步走出,恰巧看見陳華正捧著一大把她最心愛的花,如果眼神能殺人,陳華早不知被這女子殺死了多少遍。

「賊子1那女子從未見過有讀書人居然干出這等不雅的事情,臉上閃過難得的怒容,若是讓他知道這男人是何人,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丫鬟,環兒,已經拿了根棍棒在手,雖然她是一介女流,但本著婢子護主的本性,是必要衝上去擒拿住這偷花的賊子.

陳華是誰,香帥!

全世界罵他賊子的人多了去,還在乎多兩個憎恨他的人么?

既然自己偷花的徑行已被人發現,陳華也沒覺得自己有啥罪惡感,誰叫先前自己以禮相求對方不答應,你不答應,自己只好採取不正當的手段了。

自己想要的東西到手,陳華不打算停留,身子空然躍起,靈巧地翻過那籬笆,這點障礙,陳華如履平地,動作嫻熟,幾乎是在眨眼間,即刻從那主僕二人的眼皮子地下,活生生消失了。

他就像一陣風,來的快,去的也快。身法飄然,仿若驚鴻.

陳華施展這等神奇的鬼魅身法,在這個時代,看起來簡直就妖術。

陳華施然離去,片刻間,就不見其蹤跡.

此刻,院中,只剩下那主僕二人。

這二人,剛才還在用憎恨的目光看向陳華,但此時此刻,她二人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氣。

那個靈動中透著幾分古怪的丫鬟環兒,獃獃地望著陳華消失的地方。心裡想著,幸好剛才那人只是採花,並非劫色,若他真要是劫色,她們該如何辦?憑著剛才那賊子逃離時的身手,一看就知道他不是個好人,那麼高的籬笆,輕鬆就躍過了,這身手,恐怕府上哪些侍衛都沒一個有這份本事。

那賊子一身好本事,以前肯定沒少干過這等偷花之事!

心有餘悸,暗嘆那賊子走遠了更好,環兒拍了拍胸脯,道「小姐,剛才,剛才那人,是直接消失了么?」

那女子獃獃望著陳華消失的籬笆處,許久才回過神來.

陳華剛才的游龍身影,讓這女子驚訝的同時,心裡如撥浪鼓一般來回波動。

她比丫鬟的見識要廣博,也見過一些不出世的高人,擁有著尋常人難以具備的本事,那些高人中,不乏狹義之輩,舉手投足間,碎石舉鼎力挽狂瀾,但這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很顯然,剛才那賊子逃走的那一套身法,並非出自無名,反觀那賊子的身後,肯定有其師門。

「難道是蜀中的人找到這裡來了?」女子心裡閃過這個念頭,想了想,道:「環兒,今日之事,不許對外人提起。特別是舅舅,更不能對他透露半點消息,否則,我打斷你的腿。」

丫鬟吐了吐舌頭,她知道,自家小姐和尋常女子不同,看似柔弱其實小姐可有力氣了,她常常一個人深夜,在這後山竹林中舞劍,靈動飄然,看起來美輪美奐。只是小姐從不讓人知道罷了!

「走吧,去看看那血花,被那賊子踩了多少。」女子很快恢復冷靜,然後吩咐了丫鬟一聲。轉身進屋,拿出一把小鋤和一個籃子,朝著她口中稱呼的「血花」走去。

環兒點頭允諾,蓮步挪移,也一道隨了去。同時,環兒,在心裡不知已經詛咒那偷花的賊子數遍。

山谷中,陳華人隨風動,疾步而走,很快就消失無蹤。

他沿石道迅疾而下,手捧著大捧血色玫瑰,很快離開山谷,來到了山下的水月庵。

李恪\李泰還在水月庵中看閻少監作畫,並沒有出來,趕車的老馬戴著個斗笠躺在一顆柳樹下悠閑地哼著某段小曲兒,對於陳華的到來,老馬並沒在意,直到陳華的聲音響起,老馬才發現這個出去遊走的東家回來了。

老馬立刻翻身起來,點頭哈腰,道:「東家,是否要走了?」

陳華見李恪\李泰都未出來,自己先鑽進了馬車,道:「再等等1

老馬直到這東家是要等那兩個公子哥,應了一聲,又折返那柳樹下繼續躺著睡覺去了。

陳華在氯了大約一個時辰,隱隱聽見人聲喧嘩了起來,他心想,水月庵的盛會想必結束,李恪\李泰也該回來。

陳華正在車中閉目養神,突然感覺整個車體震動,陳華睜開眼睛,看見的是李泰一眼不負的倔強表情。

「題詩大會完了?完了我們就去玉山吧1看李泰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水月庵裡面沒發揮好。

「還沒玩呢,李泰就拉著某出來,說是要找人幫他打抱不平1

李恪緊隨李泰上了馬車,李恪一臉溫和,和李泰倔強臉色形成強烈反差。

「還有人該欺負你啊,報出你的姓名家世,那個不長眼的敢和天家的人作對?」陳華較有興緻地看著李泰,打趣道。

李泰眉目橫對,頗有不屑道:「某隻是不想惹事兒而已,否則憑藉那幾個烏合之眾,豈能是我李泰的對手,李恪只知道在旁邊看熱鬧,一點兒也不顧同門之誼。」

李泰憤憤不滿,剛才在水月庵裡面,他一個人單挑七個人組成的團隊作詩,結果被壓了一籌,李泰本想找李恪作為援助,哪知李恪並不喜歡這種士子文斗的事,無奈之下的李泰,只好一個人接招,一對七,李泰漸漸搬回了敗場,眼看對方的氣焰已經被李泰壓了一截,李泰已有翻盤的跡象,誰知,對方那群人中又來了三個厲害的傢伙,這三個傢伙太厲害,李泰立刻不敵,放下狠話,等他找人來對付。這才有李泰一臉不負的表情前來見陳華。

李泰不知道怎麼開口,不到萬不得已,他斷然不會來找陳華。只是剛才那群人曾戲言他李泰「有辱師門,夫者皆蠢」李泰立刻暴跳,才有了讓陳華出手的想法。

李泰知道,陳華只要一出手,立刻打敗水月庵裡面那群人。但他不知道該如何啟齒,一時躊躇,竟不敢言語。

陳華看了看李泰,又看了看李悖

李恪雖然神色平常,但也隱有怒容。

「究竟是怎麼回事?」陳華問道。

李泰不答,把頭偏過去。

剛才那群人,不但辱罵他,還連帶陳華也罵了,李泰不想說.他有自己的倔強!

陳華呵呵一笑,「既然你們都不說,那某隻有進去問問遍知道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