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九章你這賊子,好生大膽。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這位公子,不是表少爺1女子無奈道。這婢子,真是膽子大了。 「啊?」丫鬟大吃一驚,然後放開拉住陳華的手,捂著嘴,盯著他,眼眸里閃爍不定,似不相信,道:「你不是我家表少爺?那你是誰?」 ...

「請問,來人是蜀中利州府上的人么?」

嬌小的身影,歡快地跑來,近了些才發現,原來是個不滿十二歲的小丫鬟。

這丫鬟的打扮,已算得上精緻,雙耳髻,淺藍衣裙,長袖半挽,露出玉白藕臂,見之難忘的俏容,難掩俏皮可愛,讓人看了心生愛憐!

這樣的問話,被這小丫鬟連續說了兩遍。當她來到陳華身邊時,上下打量了陳華一眼,見陳華冷靜內斂,神色平常,泰然間,無端有種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溫潤神態,小丫鬟想了想,覺得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人,怎麼和以前認識的某個人很像,近乎驚訝道:「啊,你是不是表少爺?」

小丫鬟直愣愣地看著陳華,陳華的樣子,和他數年前見過的那位少爺真有幾分相象。

陳華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嬌小可愛的小姑娘莫不成在亂認親?

「表少爺,你不認得婢子了啊,我是環兒啊,當年離開蜀中的時候,表少爺還親自送了婢子和小姐很遠才回去呢。」那丫鬟見陳華沒什麼反應,無端回憶道。也難怪,眼前的表少爺不認得自己,當年離開蜀中的時候,她才不足五歲,一晃都有七年了,表少爺不認得自己是正常的,不過他不要不認得小姐就行了。

陳華確實不認得這個叫環兒的丫鬟。他正想說自己無意間走入這個山谷,並非特意前來尋人。突然感覺自己的手臂被一片溫熱包住,全然是那丫鬟熱情所致,拉著陳華,往那茅屋走去,道:「表少爺不認得環兒沒關係,嘻嘻,表少爺等會兒見了小姐,肯定就知道啦。環兒這就帶你去見小姐!表少爺肯定想我家小姐了吧,七年沒見表少爺肯定見了小姐會驚訝。」

不由陳華拒絕,這丫鬟就把他拉著往前走!

陳華本就有意想去那小園中看看,畢竟那熟悉的香味,讓陳華掏空心思想像那究竟是什麼花朵散發出來的。恰巧這小丫鬟誤以為他是什麼表少爺,,錯不在己,就算等會兒身份揭穿了,陳華也有借口解釋不是他的錯!

丫鬟拉著陳華,歡快地朝那茅屋跑去。

進了那個籬笆圍起的小園,這小丫鬟已經迫不及待說道:「小姐,小姐,你看看,誰來了。是表少爺,表少爺從蜀中來看你來了。」

小園裡面清幽整潔,一株株不同種類的花卉,按類別分撥種植,用籬笆隔開以此辨別,在這些花卉中,居然難能可貴看到並非生長繁殖於長安一代的名花,有海棠,月季,山茶,紫薇,這些都屬於蜀中名花。

花有開放,馨香滿園!

看此美景,也能想到,這間茅屋的主人,對花草喜愛,已到了另一個境界。

目光在這小園中瀏覽一圈。驟然發現,先前那熟悉的香味,竟是院中偏南角,那一片開得艷麗的火紅花叢中散發出來的。

「玫瑰?」

想不到,在這小院中,竟有玫瑰種植!

陳華的目光,已經落到了那片種植著玫瑰的土地上。全然沒有發現,在他正前方,已經從茅屋中,走出來一個清秀絕俗的女子。

女子雙十年齡,膚光勝雪,眉目如畫,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不甚柔美,衣不華麗,面無粉黛,看起來平素無奇,卻似美玉,嵌石中,不雕不琢,見之難忘。

「環兒!還不快放開這位公子1女子頗為嚴厲地囑咐自己的丫鬟不得無禮。這位來到的公子,哪裡是什麼表少爺,雖說相貌有幾分相似,但神不似,女子一眼就看穿了。

丫鬟不明白小姐是何意,著急,道:「小姐,這是表少爺啊,難道你不認識了?」

若無外人在,女子真想把這死丫鬟打一頓,平白帶來一個陌生的男子,雖說無心,但已經讓很少見外人的她亂了心神。

「這位公子,不是表少爺1女子無奈道。這婢子,真是膽子大了。

「啊?」丫鬟大吃一驚,然後放開拉住陳華的手,捂著嘴,盯著他,眼眸里閃爍不定,似不相信,道:「你不是我家表少爺?那你是誰?」

「某叫陳華!剛才姑娘你一直拉著某,一時無法解釋!這不能怪我1看著面前這小丫鬟嘴巴鼓鼓地,瞪大著眼睛,陳華笑著道:「某無意間闖入這山谷,並不知這裡是姑娘的隱居之地,打擾之處,還請見諒。」

「那你還不走!,賴在這兒幹什麼?是不是想打我家小姐主意。」先前還熱情接待的丫鬟立刻變了個人似地,立刻對陳華冷眼相向。

這丫鬟變化太大,讓陳華膛目結舌,啞然笑道:「某不是不走,只是,某可不可以像姑娘求一物1

「求何物?」說話的是那個女子,她見陳華還算客氣,並沒有趕人道。

陳華指了指牆邊的玫瑰,道:「想向姑娘求幾株此花可否?」

陳華開口就是求園中最珍貴的東西,那丫鬟可不依,她總覺得陳華太可惡了,剛才自己誤認他是表少爺時,他怎麼不解釋,這種人就不是好人,她立刻阻止,道:「這花是我家小姐辛辛苦苦才尋得的,經過幾年培養,才有了這麼一片,你這外人,憑什麼一來就要我們最珍貴的東西。」

「環兒,不得無禮1女子呵斥一聲,然後對著陳華報以歉意,道:「不是不給公子,只是此花對我來說,太過重要,還請公子原諒1

「既然如此,那某就不打擾了,告辭1對方不肯割捨送花,陳華也不便打擾,告辭道。

那女子也不同陳華客氣,眼見陳華離開了小園,方才重重鬆了口氣,眼光責備地看著站在一旁,手足無措的丫鬟環兒,道:「罰你,從今天起,天天給我的哪些花兒澆水,每天早中晚三次,要是少一次,就罰你一天不吃飯。

環兒吐了吐舌頭,乖乖點頭。

女子頗為無奈地嘆了一聲,然後轉身走進身後的茅屋。

小丫鬟立刻笑著跟了上去。

這主僕二人剛剛進屋,籬笆邊突然閃過一片黑影。

黑影太快,就像一陣山風!

這黑影不是別人。正是已經離開的陳華!

「你不給,難道我不可以偷嗎?」

身手矯健地陳華,已經尋跡來到了那片玫瑰所在。

他眼疾手快,眨眼間,已經摘了一大捧玫瑰在手。

畢竟這是人家心愛之物,陳華也不便多摘。

他之所以看上這玫瑰,並非出於喜歡,而是這玫瑰,可是有著堪比黃金貴重的東西,就是從裡面提煉出來的香精玫瑰油!

香精玫瑰油可是堪比胭脂水粉存在的高級香水,如果能夠有一小瓶,那簡直是一種讓女子瘋狂的東西。

「我要把這玫瑰,提煉出香精玫瑰油,然後做成香水,送給婉兒1不知怎麼的,陳華腦中想到那個還在安樂坊煮混沌的小女子。心道,婉兒肯定喜歡這比胭脂水粉還要誘人的東西。

嘴裡帶著笑意,陳華不打算斬草除根,還是要給別人留一點。他已經摘了一大捧,已經足夠自己使用,準備功成身退時。

一聲驚呼,在他耳邊響起。

原來是那丫鬟,拿著一個澆水的器具出來澆花,看見了正在偷花的傢伙,她認得這傢伙,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可惡的「表少爺」。

丫鬟先是一愣,然後大聲吼道:「你這賊子,好生大膽!竟然來偷花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