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章後山小園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守在馬車旁道:「東家,水月庵到了。」 李泰已經迫不及待地從車上跳下來。和陳華打了聲招呼,就拉著李恪,道:「走,先進去看看,莫要錯過這種盛事!不知道,裡面有沒有認識的人,那樣就好玩了。」...

在前往水月庵的路上,李泰絞盡腦汁做了幾首詩,皆因全都不滿意,被李泰摒棄了,他索性不事先做好準備,而是靜下心來,等到了水月庵,見了閻少監作畫之後,來個現場發揮,說不定還能平添幾分詩意!

李恪對水月庵鬧得沸沸揚揚的作畫題詩一事並未過多放在心裡,他繼續拿出一個小冊子埋頭苦算,琢磨自己研究算學以來遇見的難題,然後彙集成冊,再向陳華求教經驗,李恪一直都是如此好學,比起玩心不減的李泰,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好學生。

馬車在路上飛馳,很快水月庵!

老馬口中的水月庵,是一座寺廟的名字,寺廟坐落在青山懷抱,綠水環繞的玉山一帶,因景色宜人而出名。風景美,是其一,更多的原因,是人人都知道,水月庵里住著一位活菩薩長眉大師。

說起這長眉大師,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位活佛,玄奘大師。

那位貞觀三年從長安出發前往西域求經的唐玄奘,傳言曾受到長眉大師點化,方才有了取西經的念頭。

這長眉大師是高人,看不透,每月初一十五,都會在水月庵舉行一場無遮大會,廣邀天下人布施善心,屆時長眉大師還要開壇誦經為亡靈超度,每月如此,從無變動,這種活動,從隋末開始,一直延續到現在。

老馬將馬車趕到水月庵前方几百米處,就把馬韁栓在一顆柳樹上,守在馬車旁道:「東家,水月庵到了。」

李泰已經迫不及待地從車上跳下來。和陳華打了聲招呼,就拉著李恪,道:「走,先進去看看,莫要錯過這種盛事!不知道,裡面有沒有認識的人,那樣就好玩了。」

李泰玩心十足,說話時眉飛色舞,看樣子以前沒少參加這種活動!

李恪把小冊子收入懷裡,望著陳華,道:「先生要不要也隨我們一起進去」

自從拜了陳華為師后,李恪在陳華的身上,看到最多的是他低調的性格,整個長安城的貴族圈子裡,都有拜帖相請,但全部被他推脫掉,他除了偶爾去幾位老國公府上看病之外,就再也沒接觸過其餘的活動,他記得陳華給他說過一句話,人怕出名豬怕壯,李恪覺得有道理,不知不覺養成的溫和不爭的性格中,居然受到陳華的影響頗大。

這次水月庵的盛會,陳華肯定會只在這水月庵外,不會進去,李恪心中如此猜測,也覺得已經是八九不離十了。

陳華看見水月庵前修建了供人歇息的長亭,長亭一面臨水,恰好有家茶棚設在哪兒,道:「我去對面亭中坐坐,順便四下走走,就不進去看了!等會兒就在門前匯合,早去早回,免得回不了城!」

「徒兒明白!師父肯定是心中想著師娘了,所以想早點回去,今晚黃昏時分,坊中長亭,不見不散。嘻嘻,我們可是聽見了的。」

李惲李泰頗為乖巧地點頭,見陳華臉色儼然嚴肅起來,兩人鳥獸驚走,立刻跑開了去。

「這兩個龍崽子,以後再收拾你等。」

陳華不是不想去,而是覺得裡面太鬧,這站在門外,都能聽見裡面的喧嘩聲。不就是請人畫畫然後題詩么,用得著如此大張旗鼓嗎?

李恪\李泰進了水月庵之後,陳華就繞過水月庵大門,朝著一邊的臨水長亭走去。

長亭邊的人不多,都是些上了年紀的老頭,年輕人都進水月庵中看閻少監作畫,有機會目睹這一場盛會,哪有時間欣賞這原本就賞心悅目的風景。

陳華且行隨意地一邊走著,一邊看著這臨水長亭邊垂入水中的細柳。能有上百年歲月的柳樹可不多見,也只能在古代連亂砍亂伐都要坐牢的時代才能有幸目睹。那柳樹的枝幹,要一個成年人合臂才能抱住,枝葉散開圓蓬如傘一般的柳條,怎麼看都覺得像是妙曼的舞女,舞動綠裙風,而且還不是一個,是一排,放眼望去看不見盡頭。

目光隨著綠柳的擺動,很快一閃而過收了回來。抱著純粹欣賞的態度,把自己當成一個遊覽名勝古的遊客,陳華並不會如此做,前世的他看的太多,已經在心裡形成免疫。他漫步走向其中設在一個長亭外面的茶棚,心裡想著,這山清水秀的地方,居然是自己的食邑之地,以後一輩子都住在這兒啊,環境不錯,適合定居,看樣子老李對自己的照顧頗好,陳華都不責怪他辦事效率太低,遲遲不肯把藍田縣划給他!

穿一襲青衫,看起來頗為尋常,但是總給人一種看不透身份的陳華來到了茶棚。

他來的時機也不巧,此刻的茶棚中已經例無虛席,和曲江池一帶設立的茶棚一樣,棚中有一個說書先生,發白面瘦,長衫落魄,看起來歷經滄桑的歲月頗多,他此刻所講的故事正是某些上古流傳下來如山海經一樣的鬼怪傳說。他的聽眾都是和他一樣年紀的人,說書的自然知道什麼樣的故事能吸引客人的好奇心。

當陳華踏入茶棚那一刻,說書的老頭居然停頓了聲音,目光在陳華身上停留了會兒,突然道:「怪了,怪了,老朽一生從未見過貴人,沒想到今天居然見了一位1

這老頭的話不知是故弄玄虛還是真有幾分本事,陳華剛來,他就說了句和所講的故事無關緊要的話,立刻惹來無數的目光注視著陳華!

陳華從來就相信民間有奇人,這老頭估計有幾分看相的本事,他燦然一笑,見茶棚中已經沒有座位,就不想在這兒湊熱鬧,準備轉身離去。

「怪了,怪了,真的是貴氣。而且還是王氣,此人莫不成是從長安來的王族不可?」

陳華離開的時候,說書的老頭又自言自語了一會兒,他看著陳華離去的背影,眼中滿是疑惑!

對於看相算命之類的本事,陳華自己也會一些,不過都是不入流的本事,古人對易學的研究已經到了一個很難企及的高度,西遊記里的袁天罡就是個典型的例子,僅僅掐指一算,就能算出大概,讓涇河龍王掉了腦袋。

不管那茶棚中的老頭是不是世外高人,陳華和他都沒有交集。他原本打算在茶棚中坐著等李恪\李泰出來,這個想法現在不可能實現,於是陳華只好沿著一條石道向遠處走去。

這條石道,是繞過水月庵,通向後面一個小山谷的道路。修建的原因,應該是為了讓遊人欣賞水月庵後山風景而建。

道中無落葉,似常有人清掃。

石道蜿蜒,一階一階,略有起伏,頗有曲徑通幽的意境。

偶然發現的這條石道,讓陳華有了消磨時光的事可做。

他沿著石道,一步步走著。

走了多遠,陳華已然不記得,他只知道,身邊沒有人聲,車聲,遠離了水月庵,遠離了長亭茶棚,陳華髮現自己好像獨自來到了某個山谷中,天地間只有他一人,伴著鳥語春風和山谷的幽靜,

「原來,這石道的盡頭,竟是一戶人家。」

石道的盡頭,是兩間茅屋,外有籬笆無數,蔓藤環繞,藤上有紫花競開,蜂蝶戲舞,茅屋靜幽幽地落在小山谷中,沒有隱意,似平凡淡然。

陳華眼睛一亮,這茅屋,就像旅途中的風景,滋養心神。

既然這兒是別人的屋舍,並不是欣賞風景的道路,陳華搖頭苦笑,準備折返而回。

一陣山風襲來,夾著淡淡的香味。

陳華呆愣,這香味,好熟悉!但他又說不清,這香味究竟是什麼,可他百分百肯定,這香味,是從那茅屋中傳出來的!

「這裡,應該是別人的花園,裡面種著一種讓我熟悉的花1抬頭看了看那兩間茅屋,隱約可以看見籬笆後面是一大片花園,這間茅屋的主人好雅緻,能在水月庵後山開闢出一個如此大的花園,身份肯定不簡單!

正躊躇要不要拜訪一下這間茅屋的主人,但見那茅屋前,突然閃出來一個身輕如燕的嬌小身影。

「請問,來者是蜀中利州府上的人么?」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