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七章水月庵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畫三天三夜,未曾停筆,觀看的人可多了。而且,小的還聽到了個消息,據說,當閻少監畫完之後,會請圍觀的人中,題詩一首在上面。長安城好多才子都前往了,那兒如今正圍得水泄不通,一派熱鬧。」 老馬據實而...

出長安城,往東南方向行走就是所謂的藍田縣。因為盛產藍田美玉而頗具盛名,李商隱曾有詩云,藍田日暖玉生煙,這足見這藍田縣處處都是寶貝,隨便一塊石頭指不定就是千年美玉。

如今的藍田縣,已經被老李賞賜給了陳華,成了他的食邑之地,雖說正是的公文還沒下達,但陳華回藍田,可以說是回自己家一樣。

從朱雀大街花了兩貫錢,雇了輛馬車,往藍田縣駛去。趕車的是個年過六旬的老頭,叫老馬,在趕車一行中做了四十多年,口碑比較好,老頭頗為健談,聽說陳華等人要去藍田,又見他出手闊綽,這樣的好東家可是多少天沒碰見了,而且這東家帶著兩個漂亮少年,兩少年雖然穿著打扮和尋常百姓家的孩子無疑,但渾身透著一股貴氣,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貴,老馬在識人方面是頂尖的,心裡多少猜中這些人肯定是長安城裡的貴人,準備去藍田買玉。

藍田的美玉可是出了名了,時下長安城的貴人都比較流行喜歡親自去買還沒破開的玉石,這種賭玉的方式,很受貴人的歡迎,而且一些文人士子,也喜歡去藍田那裡遠遊,順便附庸風雅一番,這一來二去,竟然讓以前貧瘠的土地上,種不出莊稼的藍田縣變成了長安城外第一大縣。

這條線路每天都要跑幾個來回,等陳華三人上了馬車,老馬吆喝一聲,麻利地揮動鞭子,馬車兒咯咯就往長安城外跑。

出了長安城,官道上並不寂寞,來往的馬車,忽而就閃過一輛,也有騎馬結伴交友的年輕貴族,一派祥和,春季正是出遊的季節,長安城閑不住的貴族怎麼能放過這種機會。

老馬趕車是慢中求穩,畢竟這條路上風景獨好,兩旁拂動的垂柳,迎著和順的春風,豈非也是一種享受。而且老馬也發現了,這趟活兒載上的三位客人,和以前的客人不同,不會挑三揀四,更不會胡亂更改路線,也不會抱怨他趕車太慢,老馬心裡高興,才出了長安城沒多久,他就問道:「東家,是去藍田的水月庵,還是直接去玉山腳下?也可以從水月庵經過,在哪裡遊樂一番,然後繞道去玉山1

水月庵是藍田縣出名了旅遊勝地,就和長安城的曲江池一帶一樣,有不少文人才子喜歡聚集在哪裡吟詩作對。而玉山,則是藍田縣產玉的地方,玉山腳下有個小型的玉石交易集市,專門為哪些專程去藍田買玉的人提供方便的地方。老馬心裡以為車裡的東家肯定是直接去玉山買玉,但又怕自己自作主張,所以問了一句。

車廂里傳來了一個頗為高興的聲音,說話的是李泰,他已經替陳華做主,道:「先去水月庵,據說那裡芍藥開的艷麗,一直沒機會觀看,今日不防趁此機會遊樂一番。老師,你說此法可行不?」李泰小聲詢問,他知道,陳華要去的地方是玉山,但順便去水月庵並不礙事兒!

陳華沒有出言阻攔,算是默許了這件事兒。趕車的老馬聽車裡東家要去水月庵,:「各位東家有所不知,這幾日,水月庵的長眉大師,請了閻少監畫芍藥群芳圖,引來諸多文人前往觀摩,東家此次前去,恰好趕上這等盛事!」

「某說了可是真的?」車裡傳來李恪的聲音,閻少監李恪認識,真名叫作閻立本,將作少監,擅長繪畫,以及土木工藝,被稱之為閻少監,就連自己的父皇,都曾贊過此人,一筆可畫天下,剛才李泰提議去水月庵,李恪興趣不高,如今聽說閻立本在此畫芍藥,李恪倒想親自去見識這位擅工書畫的大畫家!

老馬當然不拿拿東家開玩笑,連連點頭,道:「真的,昨日小人方才載了一批人去水月庵,親眼看見的,那閻少監,已經作畫三天三夜,未曾停筆,觀看的人可多了。而且,小的還聽到了個消息,據說,當閻少監畫完之後,會請圍觀的人中,題詩一首在上面。長安城好多才子都前往了,那兒如今正圍得水泄不通,一派熱鬧。」

老馬據實而說,車裡李恪和李泰立刻不安份起來。

這可比曲江詩會,還要盛大啊,若是誰能夠,題詩一首,在閻立本所畫的芍藥群芳圖上,盛名之下,絕對轟動長安!

「你快趕車,立刻前往哪兒1李泰催促聲響起,他比李恪要焦急,這等大事,怎麼早沒聽說。

趕車老馬連忙應了一聲,甩動鞭子,加快了馬車的速度。

車裡,李泰已經迫不及待地站起來了,他早已打開了車窗,遙望著遠方迷人的景緻,集中精神醞釀,爭取能在趕到水月庵之前,作出一首上好的詩詞出來。

閻立本所畫的芍藥群芳圖上,一定要提下自己寫的詩!

李泰心裡強烈地渴望著。嘴裡念念有詞,已經在開始組詞了!

「李恪,比一比,如何?」李泰把矛頭指向李恪,有壓力,才有動力,這裡只有李恪是他對手,至於陳華,李泰知道這位夫子不喜歡張揚,肯定不會去湊熱鬧。說不定,等會兒到了水月庵,他二人去看閻立本作畫,陳華一定會找個沒人的地方坐下來休息。

李恪搖了搖頭:「有什麼好比的,某隻是去看閻少監作畫,至於題詩,則不必了,長安城虎藏龍,比我才學高的人,大有人才,只是,誰要是能夠題詞,想必是一首難得的佳作,某倒想這佳作如何妙不可言1

不比算了,沒鬥志!李泰不屑地冷語攻擊,然後轉為沉思!

他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李恪身上,他在醞釀讓自己心中的感情升華到一種難以捉摸的境界,然後,寫出最好的詩句,等會兒到了水月庵,就是他獨領風騷的時候!

「夫子,你給某個建議,這詩,剛怎麼題,才能別具匠心1想了許久,李泰終於放棄了獨自思考的行為,反而把心中的疑問,拋給了陳華,陳華可是他老師,老師有必要替弟子解惑!

看見李泰如此痴迷這種寫詩的活動,陳華笑了笑:「隨意而為就行,不用刻意在乎,就好比,念橋邊芍藥,年年知為誰生,僅此而已,多麼簡單。」

陳華只是隨便說了句,李恪和李泰,立刻瞪大眼睛!

念橋邊芍藥,年年知為誰生!

陳華隨意都能做出如此好的句子,那他不隨意時候,做出來的是什麼呢?

兩人暗自吞了吞口水,目光中皆是佩服之色.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