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四章頑徒李泰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次,李泰猶如得勝將軍,一陣小跑去了遠處一顆大樹下的亭子中坐著。 然後,李泰看著還在前方講課的陳華,撇了撇嘴,高興道:「本王天天病遁,看你能奈何我?」 陳華暫時不用去管李泰,而是對著留下...

李泰拉聳著腦袋,個子不高的他,站在了一群年歲和他相差不大的人群末尾,像只斗敗的年輕公雞,不甘心地瞪著前面那群以前只能做他小弟不敢再自己面前造次的國公國侯家的兒子。

什麼時候輪得到這群以前做跟班的小兔崽子,在他李泰小霸王面前高人一等埃

李泰捏緊雙拳,眼中似噴火!

以前都是當鳳凰,突然變成了一隻公雞,就好比拔了李泰全身的羽毛,把他身上所有隱藏的瑕疵都暴露出來。

李泰很惱,紅著眼睛怒視讓他從高高在上的枝頭掉落下來的人,那個叫陳華的傢伙,封了一個藍田侯,現在是格物院的院長,李泰他本來不想到格物院來學習的,哪知道自己還沒高興兩個時辰,就在回宮的路上被自己的太子大哥攔住去路,然後李承乾就像擰小雞似地擰著李泰來格物院了,並且在陳華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淚說他李泰年少無知芸芸,為了表示恨鐵不成鋼的火氣,大哥李承乾狠狠踹了自己兩腳,讓他在眾學子間丟盡了顏面,李泰把他被強迫送到格物院所受到的非人待遇全怨在陳華頭上,心裡盤算著找個機會報復他。但是李泰又不敢太過明顯表現對陳華的恨,畢竟自己的大哥有交代,要是自己不好好學,陳華可以直接打斷他的腿,長孫都默許了,因為自從她知道了陳華有本事讓斷腿的人活蹦亂跳后,慈母的長孫直接發話,李泰要是再胡作非為,陳華可以隨時將他的腿打斷,然後給他接上就行。

「本王倒想瞧瞧你是怎麼讓本王聽從你的話1李泰在心裡和陳華較勁,李承乾走的時候狠狠叮囑過他,務必要學到東西別整天遊手好閒。這次連母后都救不了,連一向對她溫柔溺愛的母后都不站在李泰身邊了,李泰頓時沒了底氣,然後就打算徹徹底底在格物院當一條蛀蟲。

「本王就是一坨爛泥,看你有何本事把本王變成玉石。」只要陳華說一句話,李泰就自暴自棄地小聲說一句。

李泰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隊伍的最後自言自語,他所站的隊伍是陳華按照年齡和特長從最近兩日瘋狂來格物院報名的人中分出來的一個班組。有個彆扭的名字,叫自然科學班,這名字稀奇古怪,一點兒都不靠譜,從來就沒聽過那個書院里有這麼一個名字。

李泰實在是想不通,格物院怎麼在三兩日的時間就火了呢?不就是給杜荷的大哥杜構變出了一條腿,讓杜瘸子能夠下地走路,而且還走去上朝了,連父皇都震驚地從龍椅上走下來,仰天長嘆這是奇啊,能夠憑空變出一條腿這是本事,李泰認栽,但那個所謂的蜂窩煤,李泰一點兒都不覺得新鮮,那玩意兒黑漆漆的,在屋子裡燒起來還有一股悶人的味道,有好幾次李泰都差點兒吐了,李泰做夢都想把那些製造蜂窩煤的工具給砸爛,因為他們自然科學班人人必須要會做蜂窩煤,據說這是最基本的,不會做直接開除出格物院回家休息。

讓我大唐朝堂堂王爺去玩黑漆漆的泥巴,房遺愛和房遺則兩個傻子才做那種事,本王不屑!

李泰就等著陳華把他開除,然後他大哥李承乾就不會拿李泰有何辦法。

陳華又在給自然科學班的三十多個人講蜂窩煤的製作過程了,這三十多人,都是長安城最頑皮搗蛋的紈子弟,這些人學習自然科學最好不過,因為他們有活力,更有破壞力,逆反心裡是同齡人中最強的,陳華把他們分到一個班,就是想看看這群人的破壞力有多麼強大。

「黑色的泥巴要多少,黃土要多少,兩兩混合比例是多少,你們都記清楚沒有,沒有我再說一遍?」蜂窩煤是最簡單的原料混合產品,煤炭和黃土混合適當,然後通過壓緊穿孔,就能得到可惜燃燒的蜂窩煤。這太簡單了,按照這群小霸王活潑的腦子,一遍就能學會了。

「記不清楚了,院長大人,你再說一遍吧。」這群人中,唯一能敢和陳華唱反調除了李泰別無他人。他其實早就記清楚了,但就是不喜歡動手去和稀泥,他不願和這些小崽子混在一起,就算和程處默尉遲寶林一樣進入體能班天天長跑,或者和死對頭李恪一起分到算學班,最不濟也能和杜荷一起去國學班混兩天,也好過天天在自然學科班玩泥巴看著順眼。

陳華看了眼李泰,要不是李承乾哭著喊著只差沒以死相逼,求陳華收留李泰,李泰早就被陳華一腳踹出格物院了。不過,陳華髮現了,李泰這人雖然逆反心思強烈一點,但腦子靈活,用來搞自然科學是個人才,說不定他以後就喜歡上了自然科學,不去做爭奪王位那種無聊的事了。

「你沒記清楚?」陳華問了李泰一句,這小子皎潔的眼神出賣了他,但陳華就喜歡李泰那皎潔的眼神,看著聰明,就是不用在點子上!

李泰點了點頭,見陳華臉上無異常表情,道:「沒記得太清楚。」

陳華笑道:「那好吧,去沿著格物院跑十圈,回來你就記清楚了。

對付李泰,不多說二話,直接上招。

李泰愣了愣,他沒想到陳華要體罰他。

他甚至更沒想到,陳華會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又一次不給自己面子。

咬了咬牙:李泰道:「我不去1

「不去,為什麼不去?」陳華和李泰對話下去。

李泰當然不能說,我看不慣你,要和你唱反調,就是不聽你說的每一句話,就要和你作對,這樣陳華就有機會踹他,李泰雙眼皎潔轉來轉去,立刻想到點子,道:「本王肚子有點痛,腦袋昏昏沉沉的,身體恐有不適,不宜跑動1

本王千金之軀,才不信你區區侯爺聽了,不嚇得半死!

病遁這招對付歐陽詢百試百靈,拿來對付陳華,李泰心想也一樣可行!

李泰就等著陳華大驚之下,立刻派人送他回宮找御醫,他如意算盤已經擺上了,可惜陳華就是不中招。

陳華一點兒都不關心李泰死活的樣子,他心中冷笑,李泰啊,李泰,這招病遁的招數,他陳華千多年前就用過了,用的還出神入化,比你好哪兒去了。

「身體不舒服就到遠處去坐著,今天的課程不用上了。」陳華很人性化的說了一句。

雖然這句還達不到李泰想象陳華會派人送他回宮的目的,但至少擺脫了雙手搓黑漆漆泥巴的命運,最主要地就是讓陳華妥協了一次,李泰猶如得勝將軍,一陣小跑去了遠處一顆大樹下的亭子中坐著。

然後,李泰看著還在前方講課的陳華,撇了撇嘴,高興道:「本王天天病遁,看你能奈何我?」

陳華暫時不用去管李泰,而是對著留下來的人淳淳教育一番,然後又說了一遍蜂窩煤的做法,就宣布這群人自由練習,等會兒他這個院長要來監督。

解散了這群人,陳華沒有立刻整治心花怒放的李泰。

他決定,等李泰多高興一會兒,讓他以為病遁成功最怡然自得的時候,突然去掐住她脖子,讓李泰把所有的高興全咽回肚子里去。

陳華去巡查了另外幾個班組。體能班的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人訓練的強度有所加強,而且還成了這個號稱以肌肉著名的班級里的兩個優等生,因為受到過陳華的體罰,做一萬個鋪撐,做完后兩條膀子都腫了,三天不能用手吃飯,從此兩人再也不親近陳華,而且上課也不偷懶,陳華說他有一萬種辦法體罰他們,程處默和尉遲寶林立刻點頭相信,所以變得異常乖巧。

算學班的李恪現在已經成瘋成魔了,他拜陳華為師后,陳華給了李恪一本算學啟蒙,裡面的內容包括面積、體積、比例、開方、高次方程等諸多數學知識,由簡到繁,由低到高,當初陳華把算學啟蒙交給李恪時,告訴了李恪這僅僅是算學的一扇門,李恪打開了書後,立刻發現自己走進了另一個神秘的世界,裡面那些知識,是李恪從未見過的,如今的李恪,連走路都在計算自己走了多遠,看見每棟房子都要親自計算它的面積。他已經成了一個鑽入算學世界的人,天天以算學為伴,兩耳不問窗外事!

陳華去格物院四處轉了兩圈,然後又走回自然科學班上課的位置。

李泰還在亭子中坐著,他是鐵了心病遁到底,不打算上課了。

這樣的學生,若是遇見耐心不好的夫子,直接一頓板子訓斥,李泰也不敢反駁什麼。他雖然是王爺,但這種不務正業的王爺,不好好教育,以後就是誤導社稷存在,估計送他來格物院的老李和長孫是同樣的想法。否則,長孫不會說出讓陳華打斷李泰腿的狠話!

「還沒休息好?」

一個聲音,打斷了正在思考的李泰!說話時,陳華已經來到李泰身後!

李泰警惕地看了眼陳華:「陳侯不是去了別的地方了馬?怎麼有興趣來看某?」

陳華在涼亭中找了個凳子坐下來,然後看著李泰,道:「李泰,你覺得你自己窩不窩囊?」

陳華石破天驚的一句話,把李泰心裡準備好繼續病遁的一系列借口打回了嘴裡。

我自己窩不窩囊?

我堂堂的魏王,那裡窩囊?

李泰心中不服,正要反駁,但立刻想到他病遁借口甚至還被別人稱為不務正業的小霸王,自己的幾位兄長都已經能夠獨立做事兒了,自己整日還混混沌沌依舊沒任何建樹,想到此,李泰心裡也自覺自己有點窩囊。

李泰低頭不語,他突然覺得,自己活了十五年,陳華是唯一一個問他窩不窩囊的人!

這並不是一句話,這是一個提醒!

這個提醒,如醍醐灌頂,直接澆醒了李泰,讓他如坐針氈!

李泰沉默了許久,突然抬起頭,目光堅毅地看著陳華。

李泰想說話,但是他剛準備開口,陳華已經出手制止了!

「想不想做某的弟子?」陳華說了一句話,心裡卻在想,李恪和李泰這兩個人都成為了自己的弟子,好好教導他們,讓其長大后,對王位的渴望不會那麼強烈,李承乾太子的位置就能夠保住,以後也不會出現這兩人爭寵的局面!

李泰愣了愣,然後屁股離凳,撲通一聲跪在行了個拜師禮,道:「師父再上,頑徒李泰,給師父磕頭拜師1

李泰莊重地行了拜師禮,他完全沒發現,就在亭子遠方,有個穿著黃袍性子沉穩眉宇頗有肅殺之氣的中年男子正看見李泰拜師此幕,男子旁邊站了個端莊美麗的宮裝女人,此二人不是別人,正是老李和長孫。

看了此幕之後,老李冷哼了一聲,頗有高興地領著長孫遠走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