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三章請受徒兒一拜!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來到格物院,現在終於嘗到了反被嘲笑的待遇,李泰心面正鬱悶著,當然,李泰心裡清楚,如果換做別人當格物院院長,李泰可以完全不用給他面子,但現在當院長的是陳華。 陳華是誰? 新封的藍田侯。...

「不收1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二人要拜師,陳華立刻拒絕收他們做格物院學生。他這兩個小霸王剛剛來格物院,就給別人弄出缺胳膊少腿兒的事,兩個暴力分子,陳華要把他們拒之門外。

如果換做其他人前來拜師,還可以考慮,畢竟看在他們老子是國公的份上,收兩個學生,權當是給格物院增收建設費用,但程處默和尉遲寶林萬萬不行,這裡是學堂,不是軍營,這二人擰下的腦袋用桶都裝不完,放在格物院就是定時炸彈埃指不定哪天就把格物院拆了。

程處默一臉媚笑,在陳華的面前晃悠道:「華哥兒,某知道你擔心什麼,無非是怕某砸了你格物院的圍牆,燒了格物院的書院,打了你格物院的學生。華哥兒,你這樣想,就看不起我老程,你放心,某向你保證,某一定做一個好學生,我老子說了,要是我程處默敢在格物院中惹事,直接打斷我兩條腿1

程處默剛剛向陳華保證后,尉遲寶林更恐怖,道:「我老子同樣說了,要是某敢不聽華哥兒的話,直接拖出去打死。」

兩人表情嚴肅地看著陳華。他們保證也保證過了,哀求也哀求過了,態度也低下了,只求陳華能夠收他們為格物院的學生,因為在他二人來之前,兩人的老子都耳提命面地告誡了,要是拜不成師,同樣會被毒打一頓。

二人期待地等著陳華軟下心腸收他們做學生,他們用望穿秋水的目光凝視著陳華,只想聽見陳華立刻點頭答應。兩人大氣兒都不敢喘,小心翼翼地等著陳華,陳華看著他二人,道:「收你們做學生,也不是不可以,但剛才你二人說的,口說無憑,白紙黑字,要立個字據,否則哪天你們要是把我格物院的大門都給卸下了,我還找不到理兒說去。」

「好說,好說1程處默抓了抓額頭上冷汗浸濕的頭髮,從懷裡摸出一份早就寫好的保證,這是他來之前,他老子逼著他寫的,程咬金知道程處默這人進學堂三天就要上房揭瓦,家裡給他請過多少夫子,都被程處默三拳打出府,所以早就讓程處默乖乖寫下保證,程處默以為陳華沒把他當成罪魁禍害,所以不用收集這份保證,哪知道陳華可不是好糊弄的。

尉遲寶林同樣交了一份保證。兩人寫的保證,字跡歪歪斜斜,甚至還有個別錯字,陳華知道這二人不怎麼喜歡念書,但沒想到如此不愛念書,難怪要被老子逼到格物院來拜師,目的就是讓他們回回爐埃

兩封證明書讓陳華看的頭痛,就連蘇勖都忍不住感慨,這就是皇親國戚啊,他都想站出來痛罵他們了,長安城不愛讀書的貴族蘇勖見過太多,但從來沒見過還能寫出來錯字的貴族。

「這二人到了格物院之後,一定要嚴加管教,狠狠的逼迫他們學子,由老夫親自監督。」

蘇老頭直接不理會二人,丟下一句話,冷哼了一聲,背負雙手就往遠方走去。陳華硬著頭皮收下他二人作為格物院的學生,不過兩人在束修之禮上倒是大方,每人都交了三百貫銅錢,不能和銀子過不去,格物院以後還有許多地方要用錢,陳華一一笑納收入懷中,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原本擔憂的臉,立刻燦爛起來。

「華哥兒,你不會真讓蘇駙馬當我們的夫子?那老頭出了名的老頑固,兄弟二人落在他手裡那還有命活啊?你把我們安排到一些輕鬆的課堂上,讓比較好說話的夫子教我們兄弟二人即可,不用太麻煩的。我老子給我說,只需在這裡讀一年的書,一年以後某就自由了。」見蘇勖遠走,程處默很親熱地和陳華勾肩搭背起來。這廝還沒正式讀書,就想著如何走後門畢業,連陳華都佩服程處默眼光遠大,挺會來事兒的。

看見程處默一副是兄弟就該肝膽相照的樣子,陳華咧嘴一笑:「放心,絕對給你安排到很好的課堂。」陳華心裡想著,程處默這身板,安排成體育生,天天百米跑,跳高跳遠,翻越障礙,三十公里負重長跑,他肯定很喜歡。

程處默不知道陳華已經將他和尉遲寶林二人定性為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體育選手,準備給他們開設體能鍛煉的課程,程處默滿心以為陳華既然答應了要照顧他們,以後一年的時間肯定輕鬆愉快,但是當以後程處默回憶起來時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日子時候,總會搖頭苦嘆說是在格物院學習的那一年。

陳華不準備陪他們搬行李,自己還有大事要找蘇勖和嚴寬商量,決定先行一步。但是,他話還在嘴中沒說出來,另一批人,似乎不是格物院的學生,浩浩蕩蕩地走了過來。

才來的這一批人,絕對是一個比較整齊的紈團隊。

走在最前面的是把腦袋都仰上天的李泰,穿一件紫錦袍束髮金冠不可一世的樣子,他的兩個跟班尚書房玄齡的兩個兒子房遺愛和房遺則兩兄弟一左一右像保鏢形影不離。

李泰在長安城素有小霸王稱呼,好事不做壞事一天要做五六件,沒人敢把他怎麼辦,慈母多敗兒,長孫生了三個兒子,就屬李泰最讓長孫愁眉!

李泰的身後,是一襲白袍素麵打扮抱著一個書箱像一個文弱書生的李恪,李恪之後,弔兒郎當的杜荷空出兩隻手笑吟吟地走來。

這群人的後面約莫還跟著十多位年齡十五六的學子,穿著打扮都極為華貴,不像是貧窮人家的孩子。他們邊走邊嘰嘰咋咋指著格物院內的東西怨聲載道。更有甚者誇大其詞宣揚,要把這裡的樹木燒個精光,房屋全給掀掉。這群人的嘴裡一刻也沒閑著,大多都是在議論格物院如何如何差、這裡的學生如何如何笨、他們待在這裡就是來受氣的、眼裡根本就瞧不起格物院這個研究奇淫技巧的地方!

又是一群想來拆陳華格物院的紈,陳華朝著他們迎面走過去,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二人緊隨其後,比李泰那兩個小保鏢威風多了!

「爾等到格物院作甚?」

一個嚴厲的聲音,攔住了才這群到格物院的人。

緊接著,陳華已經站在他們的面前。

走在最前面的李泰認識陳華,看見他攔住了自己和身後諸位同學的去路,道:「本王和諸位國公國侯家的公子,是奉家師之命,來格物院拜陳侯為我們新夫子的。家師歐陽先生說過,他最近無法照看我等的學業,特意讓我等來格物院找陳侯代為照看我們。」

李泰心裡憤憤不平,他們這群人來格物院的時候,就讓對面國子監的學子笑掉了牙。以前他們都是弘文館中單獨授課的人,嘲笑國子監中的學子是時常的事,現在風水輪流轉,李泰怎麼都沒想到,他們這群人居然還會來到格物院,現在終於嘗到了反被嘲笑的待遇,李泰心面正鬱悶著,當然,李泰心裡清楚,如果換做別人當格物院院長,李泰可以完全不用給他面子,但現在當院長的是陳華。

陳華是誰?

新封的藍田侯。

太上皇、父皇、母后,甚至連自己的親大哥,都對這個人無比友善,李泰還敢犯上作亂啊,恐怕自己的大哥李承乾第一個就把他拖出去毒打一頓。李泰是小霸王,但他深知自己的頭上還有三個霸王,有兩個是他年幼弟弟妹妹,一個是他大哥,都能把李泰吃的死死的。

所以李泰不得不來格物院,不得不拜陳華為師,儘管他不願意,但他必須做這件事!

你們都是來拜師的?李泰的後面,還有一群和他同樣年紀的人,這些人家裡的長輩都是國字開頭,養尊處優貫,難怪來格物院一個個就像送死一樣。陳華能理解,格物院畢竟不是正統學府,他們這群有身份的人,多少會排斥抵觸!

恩,我們是來拜師的!

眾人雖然不情願來格物院,但連小霸王李泰都屈服了,他們也只好跟著屈服。

陳華「哦」了一聲,算是知道有這麼件事情來龍去脈。道:「你們回去吧。這裡不收留你們,你們從哪裡來回哪裡去1

「啊1李泰懷疑自己聽錯了:「陳侯的意思是我等不用來這兒了?」他心中竊喜,格物院他們誰都不願意來,沒聽見剛才一個個抱怨的聲音么?

陳華點頭,道:「是的,你們可以回去了。」

陳華算是肯定地回答他們。

陳華剛剛說完,這群人中以李泰為首立刻四下做鳥獸散。

「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1

「垃圾格物院,裡面待的都是垃圾學生1

「哼,哪天我偷偷一把火燒了1

一些無法無天的紈些臨走時憤憤說著。

等這群人都一下子走完了之後,只留下李恪一個人還站在原地,杜荷也沒打算走,他如果走了,回家一定會被他大哥杜構打死!

「你怎麼還不走?」陳華看著李恪,從開始到現在,李恪都沒說過一句話,臉上始終保持靜雅,一種良好的皇家修養只有從李恪身上才能體現!

「學生不想走,學生想跟隨陳侯學習格物之道1

李恪回答的很堅定!他不是李泰那種不把學習當回事兒的人!

「我都允校一切後果由我負責,歐陽老先生那兒,我也會去說明的1陳華繼續趕著李恪走!

李恪抬起頭看了看陳華,然後突然撩起白袍下擺,端正地跪在地上,行了一個拜師禮,道:「夫子在上,請受徒兒一拜1

呃!

陳華承認,他不得不收下這個學生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