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二章拜師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身邊那矮小黑瘦的老頭,他們只覺得眼熟,細看之下,頓時大吃一驚,心道華哥兒果然是個人才,連南昌公主的丈夫大學士蘇勖蘇駙馬都請到格物院來了,這老頭在弘文館中號稱老頑固和他有交集的人數不出三個,沒想到華哥兒...

畫圖少年消失之後,陳華和蘇勖還停留在少年畫圖的地方,地上蜿蜒的曲線已經因為水分的蒸發若隱若現,整幅畫有山川河流的地圖也只剩下一個大大的水印子,那支楊柳枝就丟在地上,水滴還沒凝固,宛如一支剛剛沾好墨的神筆。

「此子是個好苗子,若是重點培養,以後指不定將是一個出色的匠師1

陳華和蘇勖都同時認定剛才跑掉的少年有繪畫地圖的天賦,格物院有這樣的人才,對他二人接管格物院多少助長了信心。

也不在外院耽擱,陳華決定先去內院,完成簡單的交接儀式,格物院現在留下來的接管人肯定知道陳華要來當院長的事,一些簡單的手續還是要辦理的,格物院大大小小管理了多少號人,是必須要上報陳華讓他知道。當然,師生的一些困難,也是要一併反映出來!總之,陳華現在既然是格物院的院長,院中大小事務,他必須要知道。

內院的大門,比起外院的大門要小了一號,看起來還是破破爛爛的樣子。內院的情況比外院好不了多少,人丁依舊不興旺,很難看見有學子在那些蒼松石亭下徘徊踱步或研討爭論或朗朗誦讀,朝裡面走了一段距離,幾間古樸的青瓦紅牆大房子映入眼帘,這就是格物院中用來教書育人的書院了。

沿著一條落滿樹葉的石道,來到幾棟大房子前。有個穿著灰袍老頭,領著約莫十多個年齡從八到十五歲的少年畢恭畢敬地站在那裡,這群人,給陳華的感覺,就像他突然來到了難民營,看到了飢餓的難民似地,領頭的老頭兒氣虛無力,少年面黃肌瘦營養不良的樣子。

這就是格物院的師資力量和學生啊?

夫子只有一個,學生十多個,恰好是一個班!

壯哉我堂堂格物之道,卻比不過一個普通私塾讀書的孩子多。

陳華瞪著眼前這群以後會稱呼自己院長和夫子的老師學生,心想他們有多少天沒吃過飽飯了,他們看自己的眼神,怎麼看都感覺像是看到食物的眼光。

對,他們把自己當成了飯票,當成了可以傍上的糧倉。那滴溜溜轉動的黑眼珠子,發出大片大片渴望的光芒。

陳華心中微涼!格物院,這就是格物院啊?

「院長大人,小老頭嚴寬,這裡所有的人,就是我們格物院僅有的學生,人少,不難認識,院長大人看過後,恐怕都認得他們。」灰袍老頭拱袖說道。反正格物院就是快爛泥,扶不上牆也沒人關心,學生只有十幾個,夫子只有他一個人,打聲招呼就認識了。

陳華「嗯」了一聲,這些人,他看一眼后的確全都認識了。而且他還在那群人中,找到了藏身在其中個子較矮的畫圖少年。

陳華指著那少年:「你叫什麼名字?」

「回院長大人,晚生,高寶藏1少年心道這人居然是格物院新來的院長大人,這個年齡段的人都是懼怕院長的,難免有些膽怯地回答。

陳華記下了少年的名字,點頭道:「不錯。以後好好學習格物之道,總有用到的一天。」

高寶藏使勁點頭,黝黑的臉龐上有了一抹少年人的得到讚許的自豪。

陳華又對格物院的其他學子說了一番勉勵的話,當然,他主要講的還是苦其心志,勞其體膚的古訓,以此來訓導這群少年,從小就要明白,做大事的人,是要經過許多磨難的。格物院,雖然現在地位並不高,只要大家有信心,過兩年一定會好起來。

陳華洋洋洒洒數百字真言,全部灌進了這群少年腦袋中,他都覺得自己天生有做傳銷的經濟頭腦,這群少年聽他激昂的言語,一個個摩拳擦掌,應聲答應,

這個動員誓師大會開的簡單寒磣,若是找來兩個比較牛掰的人物撐撐場面就更容易起到激勵人的效果,只是今天和格物院為數不多的師生見面,不需要大刀闊斧證明一番,陳華心裡在盤算著,哪些指不定要嘲笑他的人,請拭目以待吧,等格物院正式開始掛牌招收學生那天,陳華一定要讓整個長安城都跟著轟動一番。

陳華這個院長大人講過話之後,蘇勖老頭站出來也發表了一番演講。

蘇勖老頭可是個大名人,弘文館大學士,據說對格物之道也十分精通。平常很難請到這位夫子去任何一處地方傳道授業,因為誰都知道蘇學士性格古怪孤傲冷僻,今天這老頭居然被新來的院長大人請到了格物院,看來新來的院長大人面子很廣埃

學子們都認得蘇勖現在居然看見連蘇勖大學士都肯到弘文館任教,他們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

蘇勖只是簡單說了句,自己以後也會和大家一樣,成為格物館的一員,這比任何千言百語精鍊成的話都還中聽,像蘇勖這種弘文館中鼎鼎有名的大學士都自願成為格物院一員,以後他們走出去,就不必擔心哪些滿腹經綸的學子對他們評頭論足,說格物就是奇淫技巧。

以後,誰要是敢說,格物院研究的都是奇淫技巧的東西,蘇勖蘇學士肯定要找對方理論一番!

陳華和蘇勖都是把自己想說的話給格物館中的學子講了一遍。初次的見面會能傳達就只有這麼點東西,接下來就是陳華開始大刀闊斧整改格物院的時候。

陳華打算讓嚴寬老頭把這群人解散了,然後他再和蘇勖嚴寬商量改建格物院的事。

格物院不能像現在這樣,單單隻是一個學院。陳華要把他擴建成一個涵蓋文理工科綜合性的書院。

早在陳華準備前來格物院當院長的時候,心裡就一直有這麼個想法!

如今他已經是格物院的院長,具體怎麼擴建改革格物院,完全是陳華一個人說了算。哪怕是自己的思想,自己的做飯,會遭到許多反抗的因素,陳華也要一意孤行下去。

因為,沒有誰比陳華明白,建立一座具有涵蓋學科廣泛的綜合性學府,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擴建一事關係重大,自己身邊的人必須知道擴建的目的,而且還能接受擴建後由陳華設立的那些學科。

文理工綜合性學府!裡面的學科,當然不是格物院單獨時候開設的工科課程,至於課本的具體內容,陳華自信,他可以完整的編寫一套出來。

就在陳華準備想找蘇勖嚴寬兩老頭單獨商量擴建的時候,一個嗓門奇大的傢伙,先在格物院外院吼了幾聲:「華哥兒。」然後,就聽見那嗓音,直接從外院傳到了內院。

那嗓門奇大的傢伙不是別人,正是程處默那廝。

程處默不是一個人來的,尉遲寶林和他一道前來。

這兩人老遠就看了陳華而且還看見了陳華身邊那矮小黑瘦的老頭,他們只覺得眼熟,細看之下,頓時大吃一驚,心道華哥兒果然是個人才,連南昌公主的丈夫大學士蘇勖蘇駙馬都請到格物院來了,這老頭在弘文館中號稱老頑固和他有交集的人數不出三個,沒想到華哥兒連他都能搞定,讓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佩服至極!

陳華當然也看見了脫下了戎裝,穿上了錦袍的程處默和尉遲寶林。這二人無事不登三寶殿,隔老遠,陳華就開口道:「有事兒說事,我很忙,沒空理會你們。」

程處默一臉正直的笑意:「嘿嘿,華哥兒,巧了,我們正找你有事。」

「何事?」

程處默和尉遲寶林並排站在一起,恭恭敬敬地拱手作揖道:「爾等是來向華哥兒拜師的!懇請你收我們為格物院學生1二人說話時,滿臉笑意,以往讓他們讀書,死活都不肯學,連夫子都要打,沒想到現在兩人的態度大轉彎一百八啊!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