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一章格物院內的少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和蘇勖兩人,就這樣簡單上陣,從弘文館中離開,直接開赴格物院。 以前去過一趟格物院,不過被他破爛的大門破壞了心情沒有走進去認真觀看一番。如今再次來到格物院門前,儘管破爛的大門一成不變,畢竟這裡以...

弘文館中的人,都知道蘇勖是個什麼性格的傢伙,他居然開口稱讚陳華,這簡直是奇埃

孔穎達和于志寧等人面面相覷,就連歐陽詢也頗為疑惑地看著蘇勖。他沒想到陳華一句話,就獲得了這老頭的好感,看來陳華要拉攏蘇勖去格物院,這事兒有希望。

矮小黑瘦的蘇勖走了過來,他上下打量了陳華幾眼,然後突然冒出一句話,道:「看來你和這群傢伙不是同路人,方才有剛才那石破天驚的回答。小子,你能告訴某,你是如何想到用月亮來作比襯的?」

這老頭是自己要拉去格物院當助手的,歐陽詢說過蘇勖此人心高氣傲不輕易服人,要想讓他乖乖和自己走,不露兩手別人不會的才學,怎能服人呢?

陳華笑道:「蘇伯伯,小子書沒讀過幾天,但是對格物之道卻十分喜歡。格物之道就是要讓人想盡辦法弄明白自己想的事,這些事,可以通過舉實例,推理,論證,反證,實驗,去得出結論。剛才小子回答關於<兩小兒辨日>無非是根據月亮和太陽的共同性推理得到的答案。」

「好,很好,看來你已經入了格物的門檻了1聽了陳華的回答,蘇勖欣賞地看著陳華道:「弘文館中,有多少年沒有出你這樣的人了。看看進來的都是些什麼人,整日只知道吟詩作對,迷戀花月春風,哪裡明白格物之道是他們一輩子從書本上學不來的知識。」說話時,蘇勖冷眼看著遠處的許敬宗和李義府二人。尤其是李義府,剛來弘文館的時候,居然拿著一首詩讓蘇勖品鑒,結果被蘇勖罵的狗血淋頭。所以,此人每次見到蘇勖都有恐懼的陰影。

陳華呵呵一笑,道:「蘇伯伯高抬小子了。實不相瞞,小子這次來弘文館,打算去的地方就是格物院。不知道蘇伯伯有沒有興趣,和小子一起去那裡將格物之道發揚光大?」

陳華此話出口,猶如晴天霹靂,驚駭了在場所有人。

許敬宗和李義府暗中高興,陳華跑去了格物院,以後弘文館中就少了個眼中釘。孔穎達,于志寧等人只覺陳華去格物院替他惋惜。而蘇勖當聽見陳華自願去管理格物院時,只是稍微震驚片刻,然後哈哈笑起來,道:「好個陳華小子,你是老夫入弘文館來,看見的第一個敢自願去格物院的人。就連老夫都沒勇氣敢一個人挑起格物院的重擔,而你小小年紀,渾然不怕別人的流言蜚語。如此膽識,老夫隨你一去又有何妨?」說話,蘇勖老頭拂了拂衣袖,轉身告辭,道「這鳥地方某也不想待了,正好出去透透氣!陳華小子,你且等等老夫收拾一下行頭,拿走一些東西,隨你一起去格物院。」

蘇勖離去后,陳華又和孔、於、姚,幾人寒暄了幾句,在他們的無比惋惜聲中,蘇勖扛著一個大包裹從內堂里走了出來。

「小子,可以走了,老夫在這裡待夠了,一刻也不想留在此處1蘇老頭很不客氣地不給其他幾位同僚留點情面,連跳槽走人的態度都異常堅決。

「幾位伯伯,小子先行告退了。如果以後幾位伯伯也想來小子的格物院,小子隨時歡迎1朝幾位老頭拱了拱手,陳華和蘇勖兩人就準備起身離去了。!

陳華臨走的時候,還特意留下一個隨時挖人的信號。氣的歐陽詢吹鬍子瞪眼!連忙催促他趕快離開,道:「快走,快走,格物院那裡有許多事,還等著你去處理呢。不要耽擱了時間1

「歐陽老先生,小子告辭了,有事還得來麻煩先生。」這歐陽老頭是個好說話的人,陳華決定如果以後格物院師資力量方面薄弱可以找他協商從弘文館或者國子監中派遣幾個人過去,畢竟歐陽詢不會看著陳華把格物院搞的越來越爛,派過去的人肯定是有才學的。

陳華和蘇勖兩人,就這樣簡單上陣,從弘文館中離開,直接開赴格物院。

以前去過一趟格物院,不過被他破爛的大門破壞了心情沒有走進去認真觀看一番。如今再次來到格物院門前,儘管破爛的大門一成不變,畢竟這裡以後是自己揮灑汗水的地方,家貧也是自己的家啊,此刻的陳華到不嫌棄破爛的格物院,領著神色平常的蘇勖,兩人齊頭走了進去。

走進格物院大門,蕭條冷清的破敗景象,連人影都看不到一個,讓陳華的心情頓時涼了大半截。

難怪沒有人願意來格物院,就這人丁稀少香火不旺的地方,還指望有啥能讓人大刀闊斧大幹一番的豪情!

「蘇伯伯,看來小子把你拉進火坑了。」嘆了口氣,陳華無可奈何地對蘇勖笑了笑。

蘇勖渾不在意,格物院破敗如此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反倒信心十足道:「彆氣餒,既然歐陽詢那老怪能讓你來管理格物院,他肯定給你準備了許多後手。我們只需靜觀其變吧1

以蘇勖對歐陽詢的了解,他肯定也不願意看到陳華拿著一個破敗的格物院一籌莫展。

陳華心面想著但願如此了,兩人繼續往格物院內院走去。

從大門入外院一直到內院這條路上,連一個人影都沒看見,可想而知格物院中的學子少的可憐。直到走到了內院大門處,方才看見一個瘦小的少年,蹲在地上,用楊柳枝沾著一個水池裡的水,對著地上的石板畫出一些彎彎曲曲的線條。少年神情專註,好像並沒有注意到他身邊此時已經站了兩個人。

陳華和蘇勖認真地看著此刻正在地上畫畫的少年。少年約莫十二歲左右,皮膚黝黑,典型營養不良瘦成了皮包骨的樣子。他一手拿著楊柳枝,一邊念念有詞思考許久然後飛快地在石板上畫出一道道曲線,曲線的走勢西高東低,似乎有些像地圖!

「這是,地圖?而且,還是大唐朝所有版圖內的山川河流地圖?」蘇勖吃驚地看著地上的少年,他是研究的便是地理方面的知識,初看這少年畫的曲線,其中有兩條較為長的曲線,一直從西方綿延到了東面,這正是黃河長江,兩條大河旁邊分佈的大小山脈河流也一一畫出,雖然是粗略作畫,但能憑空畫出一個大概,也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蘇勖老頭連連稱奇,這地上的地圖,若是出自一個工部的匠師之手,他倒不覺得奇怪,但出自一個十二歲少年之手,卻是一件值得驚嘆的事。

「小傢伙,你能告訴某,你是如何畫出地上這副地圖的?」蘇勖說話了,神情溫和,比在弘文館中火爆的性格收斂多了。

地上作畫的少年聽見聲音,立刻發現了自己的身邊不知何時站了兩個人。

「啊1很少在格物院中看見外人的少年立刻驚呼一聲,丟下手裡的楊柳枝,然後飛快朝內院跑去!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