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九章兩小兒辨日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一千多人口划給他當封地,有了自己食邑以後,陳華就真正成了可以在大街上遛鳥的人了! 陳華來到了婉兒姑娘的混沌攤子前,他現在應該和歐陽詢一樣,每日早晨都要去弘文館,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弘文館是清水...

自從陳華隨那個身份高貴的女侍衛一走了之後,婉兒姑娘就以為陳華再也不會光顧她的混沌攤子了,她按照陳華送給她的《中華食譜》做出了幾個樣式新鮮的早點,陳華曾給婉兒姑娘說過,他喜歡吃帶點兒甜味的東西,所以婉兒姑娘自己琢磨了幾天,就用麵粉和蓮子加上輔料蔗糖,做了個特色小吃酥皮蓮蓉包,自從做出了這個蓮蓉包之後,婉兒姑娘竟期待要是陳華能吃到她做的蓮蓉包就好了,說不定以那傢伙的花花舌頭,肯定要評論蓮蓉只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尋呢。

婉兒姑娘悶悶不樂地托著香腮思考,淡掃的峨眉時而微蹙,好像遇到了什麼不順心的事。混沌攤子上,有客人吃過了早餐,只是隨便丟了幾個銅錢,然後轉身走人,婉兒姑娘都沒有理會。在她看來,混沌攤子雖然還是以前的混沌攤子,但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就好比少了陳華,婉兒姑娘突然覺得自己開心不起來了。

歐陽詢到來的時候,這老頭一臉興高采烈的樣子就只差沒把牙齒笑掉,他找個位置坐下來,就等著婉兒姑娘按照老規矩給他上早點,他現在的早餐吃東西很講規律,而且風雨無阻天天必吃,一碗豆漿,兩根油條,四個小籠包子,胃口奇好,身體也是老當益壯型,婉兒姑娘早就摸清楚他的飲食規律,所以每次歐陽詢來光顧時候,婉兒姑娘都會雀躍地給他準備妥當。

今天歐陽詢都坐在位置好有一會兒時間了,婉兒姑娘還沒給他弄來吃的。深知這女子是一個勤勉賢惠的人,歐陽旭奇怪地在混沌攤子上尋找婉兒姑娘的身影,一下子就鎖定了正在發獃的婉兒姑娘。

歐陽詢輕咳了幾聲,問世間情為何物,不過一物降一物啊,看婉兒姑娘眉目含春,隱有女子情長時候用那凝眸秋水注視著長街盡,歐陽詢早已猜的七七八八,公孫婉墮入情網了。

「別看啦,陳小哥會來的。」歐陽詢這一聲輕笑,打斷了婉兒姑娘的思緒。

公孫婉愣了愣,飛快地從剛才的遐想中回神過來,騰地一下,月白色的俏臉就浮出一抹醉紅:「歐陽老先生,你稍等,婉兒立刻給你準備。」

歐陽詢看著她不說話,這女子是歐陽詢看著長大的,無論是孝行德行都是百里挑一的人兒,身世清白心靈手巧,摸樣自不用說,膚白凝肢眉目娟秀如畫不遑大戶人家的閨秀,這麼好的一個女子,在這市井之中,如蓮如玉,萬不可多得。

歐陽詢心裡想著,陳華那小子真是走運了,這安樂坊中多少俊傑青年看著的一朵花,就這樣不知不覺被他搶走了,他恐怕還不知道吧。

心面正想著陳華的本事通天,那料到,遠方長街盡頭,著一襲青衣,頗顯出塵洒脫,似帶著幾分不羈的陳華,慢慢地踱步而來。

青衫雖然平常,但腰間懸挂的金色魚袋,那可不是弄虛作假的玩意兒。只有三品以上的大官才有資格掛這金魚袋,這是身份的象徵。長安城大街上一抓大把人,誰如此年輕就掛個金魚袋在腰上?安樂坊藍田侯唯此一人而已。

在墨府待著沒兩天,去弘文館任職的聖旨正式下來。陳華已經是侯爵了,去弘文館相當於他掛的一個副職,副職就副職吧,陳華也不能領著朝廷俸祿不辦事兒。等哪天老李把藍田縣一千多人口划給他當封地,有了自己食邑以後,陳華就真正成了可以在大街上遛鳥的人了!

陳華來到了婉兒姑娘的混沌攤子前,他現在應該和歐陽詢一樣,每日早晨都要去弘文館,然後開始一天的工作。弘文館是清水衙門,沒有遲到的說法,陳華不用擔心去遲了有人說三道四,當然有歐陽詢這副館長頂著,陳華就更不怕了?

「早啊,歐陽老先生。」見面打招呼是少不了的,歐陽詢這老頭已經望著自己一臉笑意了,陳華不可能免了見面說早安的客套話。

虞世南已經把陳華的情況透露給了歐陽詢,今天是陳華正式去弘文館的第一天,所以歐陽詢的心情比往日要好上幾分。而且他還知道陳華要去管理的居然是弘文館中眾學士誰都不願去的格物院,歐陽詢真想請陳華去他府上赴宴啊,弘文館中的學士,若說安排到國子監裡面去教學,眾人搶著去,格物院就算給個院長位置都沒人做,可想而知,格物在唐朝文人學士心中多麼不入流。

但今時不同往日,陳華請命自願去格物院管理,簡直給歐陽詢解決了一個大難題。歐陽詢心裡還想著,是不是從今以後,陳華會化格物院這快腐朽之地為神奇,名氣直追國子監。

公孫婉是第一個注意到陳華的人,見陳華坐在了歐陽老先生旁邊還沒說要吃些什麼,婉兒姑娘就自己做主給陳華端來了幾樣她最近做的新小吃。

「婉兒姑娘,以後你那蜂窩煤用完了,就到格物院來找某,某給你提供最好的蜂窩煤。」不能吃婉兒姑娘的白食,陳華決定用蜂窩煤和婉兒姑娘交換。

婉兒姑娘輕「嗯」了聲,她那還管蜂窩煤的事,只要陳華出現了,她能每天看見他,看見他吃自己做的東西就滿意了。

「蓮蓉包不錯,婉兒姑娘真是手巧。某都有好久沒吃到這種味道了。」陳華深吸了一口氣,蓮蓉包的香味撲鼻而來,他才咬了一口,裡面脆甜的蓮糖餡兒就跑滿了整個嘴巴,味道美妙極了。

公孫婉心裡一喜,心道自己做的東西陳華真的喜歡,開心道:「既然好吃,公子就多吃點兒。婉兒還做了很多。」

「肯定要多吃,婉兒姑娘巧手做的,能吃上一次就是福氣。」陳華的嘴不會閑著,說話也挑好的說,逗得婉兒姑娘一陣開心,精神也比先前好多了。

在婉兒姑娘這兒吃了早飯,陳華和歐陽詢老少二人就在婉兒姑娘的目送下,一前一後相繼走了出去。

兩人幾乎同時來到弘文館,此刻的弘文館中已經有好些同僚先到,歐陽詢他們都認識,乃是弘文館中的副館長,而他旁邊的一位青年,不正是前幾日在兩儀殿中見過面的陳侯么?

認識陳華,並且對他有一定了解的人弘文館中不在少數,弘文館里大多都是上了年歲的學士,那有像陳華如此年輕的學士存在,不過聖上特地裱了三篇詩文掛在了弘文館中,這些人都看過,並且自問寫不出來,陳華有這個本事,年齡大年齡小做學士都無妨,真才實學擺在那裡沒有誰不服氣。

「歐陽兄,陳小哥,你兩位到來得及時。正巧諸位同僚剛才有一件事起了爭執,你二人是局外人,何不來替我們做個評判。」

說話的是一位頗有文士儒雅之風的老者,六十多歲,鶴髮半垂,榮枯面瘦,姓孔字穎達,乃是一代聖人孔子的三十二代孫,孔家為儒學大家,孔穎達更是大儒中的大儒,此人歷經隋唐兩朝,才氣甚高,為人卻豁達開朗,奉行以儒待人,在弘文館中幾乎沒有什麼對頭,人人都和他有交涉,不像許敬宗之流,待人接物總不是盡善盡美。

孔穎達先出來打招呼,陳華和歐陽詢同時拱手,其中歐陽詢問道:「孔學士和諸位同僚剛才有何紛爭,不防說出來聽聽?」

孔穎達不作隱瞞,像這樣的爭論,每日在弘文館中都會出現。諸位同僚在修書或者研究前人留下的手札時候,都會提出不同的意見,然後大家爭論一番,覺得誰述說的在理,就推崇誰的思想。

「吾等今日爭論的題目乃是《列子·湯問》裡面的題目,兩小兒辨日!今日諸位同僚意發興趣,想來解決,連先祖孔子都不曾解決的問題,奈何一直爭論不休,卻總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實在的難住了吾等!不知歐陽兄和陳華小哥是否也有興趣,加入吾等的爭論之中,也好做個評判?

孔穎達將眾位同僚發起的爭執題目向才來的歐陽旭和陳華二人複述一遍,兩小兒辨日,一直都是個未解決的難題,似乎還牽扯到格物的知識,豈會是簡單的字面意思就能說服對方呢?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