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八章一番交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景,又有太上皇依仗甚至連當今聖上都看好的才華,憑著他侯爺的爵位,怎麼也能在朝堂上混個一官半職,三五幾年,更上一層樓是必然的,幹嘛非得要跑去清水衙門弘文館做學士?這便是虞世南看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拼了老命...

「虞老也住在安樂坊?」虞世南如鞭策之馬的速度狂奔過來,這老人家都一大把年齡了,沒想到還有百米跑的精力,陳華吩咐小高把馬車停在一旁,專門等候他,免得要是出了三長兩短,陳華也要負責任。只見虞世南氣喘吁吁跑來,麻利地鑽上車,坐在車中的陳華不得不先和他打聲招呼。

畢竟在兩儀殿見過這老頭,連老李在稱讚虞世南是「五絕」大儒,而且這老頭和陳華即將要去任職的弘文館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陳華當然要和這老頭搞好上下級關係,以後在弘文館中他才能落得清閑。

虞世南上了馬車,坐在車裡撫胸直喘,許久才緩過氣兒來,道:「老夫不住在安樂坊,而是住在挨著安樂坊的開化坊,兩坊相鄰,順道和陳小哥一道回去。免得在麻煩宮中執事太監。」

陳華讓小高可以出發了,看著鬚眉皆白,但仍舊精神抖擻的虞世南,道:「一路寂寥,正好可以做伴。晚生才來長安,諸多事情並並不懂,還請虞老多多擔待。」

虞世南愣了一下,直到緩過氣兒來,才道:「老夫聽聖上提及小哥要去弘文館?」

「確實有這麼一回兒事。」去弘文館已經在陳華的日程表內,他不但要去弘文館,而且還要去弘文館下轄的格物院待著。

陳華執意要求老李把他安排去弘文館的事,虞世南還是剛才要走的時候,才聽老李向他磕叨了這個消息。虞世南覺得陳華既然有涼州剿滅吐谷渾的功勞這個過硬的軍方背景,又有太上皇依仗甚至連當今聖上都看好的才華,憑著他侯爺的爵位,怎麼也能在朝堂上混個一官半職,三五幾年,更上一層樓是必然的,幹嘛非得要跑去清水衙門弘文館做學士?這便是虞世南看不明白的地方,所以拼了老命也要追上陳華,問個究竟。

「小哥,這是在拿自己前途做戲耍之物,不可取,不可取埃依老夫意見,既然聖上有意讓小哥做太傅,這是件好事。」虞世南雖然不明白陳華如此淡泊,但還是好意提醒一番,畢竟過了這村就沒這店,做太子的老師,總比做弘文館學士強千百倍。許敬宗早就盯著太子老師的位置,一直都沒爬上去,陳華有這機會不要,虞世南覺得他多少還帶有關外小民的潛目意識。

陳華知道,以虞世南的影響力,在弘文館中肯定是館長位置跑不掉,陳華以後就是他手下做事兒的人了,他覺得有必要和這個館長商量一下關於自己到弘文館后做的差事兒。

「虞老所言不假,小子正要去弘文館當差,而且,虞老不必驚慌,小子要去的地方還是弘文館裡面人人都不願去的,正好可以替虞老省些心事。」

虞世南分析了一下陳華的話中似乎還想去弘文館當學士,還不是他的下線,他還想往更偏冷的地方躲起來,驚問道:「小哥你要去哪兒?」

陳華並不覺得自己的選擇有何不妥,道:「去格物院1

虞世南差點就從原地跳了起來:「什麼?你要去格物院?不行,絕對不行,別說某不同意,就連聖上聽到你這個請求,也一定會拒絕的。」

陳華有些氣結了,怎麼這老頭聽到自己去格物院,比自己還激動:「虞老,你聽小子給你分析其中的原因。格物院,並非你等想的那麼不堪,其實,依小子看,格物之法,乃是人間正道1

「胡鬧1虞世南立刻出手制止陳華說話,儼然一個長輩的口吻,教訓道:「你不必說明白。老夫知道,小哥在涼州的時候,做了些匪夷所思的事情,鹹水取鹽、火藥噴物,有我們知道的,也有我們不知道的一些新鮮玩意兒,聖上都對此進行了收集,小哥的格物之道,比起一些不出世的高人,都要勝上幾分,但小哥可曾想過,古往今來,歷朝歷代,能夠扶上正位的,是格物學么?」

虞世南專業剖析,陳華不得不承認地搖頭:「不是。」

「那小哥還想把格物扶上正道。」虞世南頗有嚴師風範說道。

陳華猶豫了一會兒,點頭道:」正因為古往今來,沒有誰真正重視過格物,所以小子才想著要把格物之道做的更好,雖然不能求一時之快,但也能循環漸進,摒棄這天下要靠科舉才能出頭的歪理。」

陳華句句在理,反駁的虞世南啞口無言。他和虞世南的思想相差了一千多年,在陳華那個時代,科舉已經是成了名符其實的洗腦工具,格物也做的差強人意,陳華覺得一條有跡可循的格物之道,應該是經過千百年的沉澱,鋪出來的一條經驗道路。所以他覺得格物的重視,應該從很早就要抓起,不知道這算不算造福後世。

虞世南說不過他,但見陳華鐵了心要去格物院,虞世南也不能勉強,道:「以小哥的聰明,應該知道老夫剛才那一番是誰想對小哥說的?」

陳華隱約猜中了幾分,道:「難道是聖上?」

陳華不愧是聰明人,虞世南「嗯」了一聲,並沒完全說清楚。聖上偏偏要在自己走的時候告訴虞世南,陳華要去弘文館,而且還一副委以重任的樣子囑咐虞世南務必要讓陳華從弘文館學到東西,最好兩三年之內就能夠從弘文館出來,到時候肯定肯定會有重任。但是聖上好像知道陳華刻意避開朝堂這個大圈子,談話的時候,難免有了一些三令五申在裡面,虞世南都是老人精了,揣摩聖意都快句句對的上號,如何不明白聖上的用心。

聖上在花大力氣培養接班人,同樣花大力氣培養接班人交接班時候的某些勢力的改變。這是君王自己的事,至於要培養多少年,他們自己心裡都有數,並非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陳華沉默了許久,方才抬起頭來看著虞世南,道:「虞老可曾聽說過一句話?」

虞世南笑道:「如此淺顯的道理,老夫如何不懂,小哥是想說,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吧。」

陳華沒有正面回答,這個道理誰都懂,他現在就已經是木秀於林了,一下子從一個關外小民,一躍成為大唐朝新貴,不可能再一直秀下去,要適當的找個地方躲起來,否則總有一天,會成為眾矢之的。

被人惦記著成為靶子攻擊的對象可不好,陳華覺得自己要適當的低調,才不會被人一直盯著,道:「虞老,你就允許小子做個富貴侯爺不行,非得要把小子抓出來磨練?」

虞世南想了想,然後氣結道:「三年格物,可行?多了某可騰不出時間應付,某老骨頭一把,也活不了多少年,就把餘下的時間留給你做幾年富貴侯爺。」

陳華求之不得,道:「多謝虞老成全!當然,某去格物院的事,聖上肯定會生氣,說不定還要找某進宮談話,到時候,還請虞老多多美言。」

虞世南白了陳華幾眼,有他這麼洒脫的手下么:「要老夫當說客可以,某有個要求1

「什麼要求。」

「某家中有一副畫,可惜只畫了圖,沒有詩文當作陪襯,小哥若是有空,不防到某府上給某添上兩句就成。」

「就這事兒?」陳華道:「沒問題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