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六章你有病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p> 「病在哪兒1李靖認真問道,他剛才可是見過陳華給程咬金秦叔寶看玻 陳華指了指李靖的心:「病在這兒。」 「你是說我心裡有病?」李靖還沒明白陳華在拐著彎罵他。 陳華很認真地點...

歡慶的宴會,一直都是其樂融融的氣氛舉行到最後結束。

在結束之前,老李做出了一番演講。

大唐朝建立這十幾年,滅蕭梁,破輔公祐,平定江南,擊滅東突厥,平定吐谷渾,到如今四海昇平天下太平,在座的諸位臣子功不可沒。

老李不是一位殘暴的君主,其坐下能人,哪一個不是輔佐他從秦王登基為唐王的功臣?老李對他們的照顧,歷史上找不出來第二位。封官的封官,加爵的加爵。包括這次攻打吐谷渾勝利之後,老李的封賞早就頒布下來。如今宴會已經舉行到尾聲,老李為了拉攏人心,順便也把他給的賞賜昭告一番。

李靖被授予光祿大夫賞賜瓷器絲綢金銀器具若干,李道宗的爵位是郡王原本封地五千畝食邑五千戶現在又追封一千畝地一千戶食邑,但凡參與此次攻打吐谷渾戰役的所有將領統統得到了提拔,而且老李還特彆強調了一條,是由李靖上書請求,編製成書的《改善將士陣亡撫恤制度》。書中特彆強調了,天下十道每一折衝府內,所有陣亡將士的撫恤金提高三倍。陣亡將士中,若有子女未成年的,由國家撫養其成年,其父母終身免賦稅!

老李剛宣布了這條制度,下面那些從戰場上走出來的老人,眼中已有淚霧,步履蹣跚地離席站出來

滿頭銀髮,神色蒼老精氣全無,明顯打因仗過多,老來一身病痛的秦叔寶,當著老李的面撲通一聲跪下去,哭著道道:「臣,多謝聖上。」

秦叔寶當年有好多兵跟著他一起南征北戰,那個時候還在打天下,有些人死了連家鄉父母親人都不知道更別說撫恤,大唐朝成立之後,對陣亡將士的撫恤一再提高,但今天老李剛剛宣布了這麼一條很有人性化的制度,已多年不問朝政的秦叔寶,居然站出來說了句感恩的話。

老將軍秦叔寶可是很少看見他像今天這樣老淚縱橫的樣子。黑炭程咬金立刻走上前去,扶著他道:「哥哥不要哭壞了身子,這是好事兒,我們應該高興。」說完,黑炭程咬金抹了抹眼角笑了起來。

他們都是帶過兵的人,對手下的士兵,都有一種如同自己孩子的感情。

「叔寶兄快快請起。」看見秦叔寶都跪下去了,老李立刻從他座位上站起來,親自走下來攙扶,道:「叔寶兄一生為國,自不必行此大禮。」

程咬金把秦叔寶從地上「扛」了起來,沖著老李嘿嘿笑道:「聖上,俺把俺家哥哥拉回去吃酒去。」

程咬金的牛脾氣不改,老李無奈笑道:「咬金兄弟可要當心,叔寶兄的身體,怎麼能和你壯的像頭牛比啊?」

程咬金撓了撓腦袋,程處默的樣子就有點像他,父子兩都一個德行,一根筋,但這樣憨厚的人,在朝堂上很吃香,所以程家一直都是得到善終的。

程咬金把秦叔寶拉到了李靖哪裡,道:「老哥哥,你多年未出府,並不知道外面的情況吧,我給你介紹一位新人認識。這人你見了准能喜歡,你不是身有頑疾嗎?正好可以讓他瞧瞧,太上皇的病就是他治好的,你說神不神?」說著程咬金已經拉著秦叔寶來到陳華面前。

陳華已經被封了侯爵,已經是眾人皆知的事情。剛才聖上故意沒有特別提到此次封賞中多了一個侯爵的人出現,無非是不想在這個喜慶的場合說出來讓朝野驚慌,二十五歲封侯,而且還是世襲的,從一個關外小民,一躍成為大唐新貴,簡直可以說是奇。有些眼紅的人,難免要出來理論一番,老李很不喜歡看到這種場面,乾脆他自己裝聾作啞,臣子們也只能裝聾作啞。

程咬金拉著秦叔寶穿梭了觥籌交錯的宴席,來到陳華面前。他先做出自我介紹,道:「陳華兄弟,某就是程處默的老子,那兔崽子有沒有在你面前提起過某沒有?他要是沒有,某回去直接打斷他兩條腿。」程咬金說話也很隨便,那打嗓門比程處默還亮堂。

陳華還是第一次見到這個長的頗有草莽之氣的程咬金,面如黑炭,鬚髮四散,頗為燕趙之士的豪邁。而他身邊的門神秦叔寶則是骨瘦如柴,面相斯文,他曾叫小孟嘗,程咬金這種粗人當然比不得秦叔寶公子哥的貴氣。

陳華拱了拱手,道:「處默曾在某面前提到過伯父。他其實對伯父是尊敬的。」

程咬金哈哈大笑:「那就好。」說完,程咬金拉住身邊的秦叔寶,道:「這位是我的老哥哥,既然某都叫我伯父了,那這位也是你的伯父。對吧,老哥哥。」

秦叔寶沒那個講究,能和李靖坐在一起的人,人品差不到哪兒去:「稱呼只是一個代號而已,用不著那麼講究!在下秦叔寶,敢問這位後生如何稱呼。」秦叔寶還認不得陳華,也沒聽說過陳華被封侯爵的事情。

陳華笑著道:「小姓陳,單名華字,陳華便是某1

程咬金插嘴道:「陳華小子,我們就不多話了。據聞你醫術高明,恰好我老哥哥有事兒,要請小子幫忙診斷診斷。幫不幫忙,小子你說句話。我們老程家的人,不繞哪些萬萬腸子。」

陳華心道自己敢不幫忙嗎?不怕程閻王追到家門口來鬧。笑道:「只要秦伯伯不嫌棄在下醫術低微,某到可以效勞。」其實陳華不用給秦叔寶把脈,就知道秦叔寶的病症,秦叔寶年老體衰,無非是因為年輕時候打仗受傷后沒有完全治癒的頑疾,這種病不好治,只能慢慢調養,而且看秦叔寶現在的樣子,肯定每日都躲在府中很少活動,這是很危險的,老年人一定要多走走,才能養氣凝神!坐著,躺著只會等死!

「秦伯伯是否最近常常失眠多夢,食欲不振,精神欠佳?總感覺全身酸疼無力,周身多處穴位關節,隱隱作痛,寢食難安?」

中醫的望聞問切,陳華還是學了點皮毛。通過觀察秦叔寶的氣色,就知道他最近的生活狀態,如果照此下去,用不了三兩年,秦叔寶肯定連下地走路都成問題,然後拖幾個月直接死翹翹

秦叔寶眼睛一亮,驚訝道:「某怎麼就知道老夫最近有如此多的癥狀?」

「秦伯伯無需吃驚,小子只是隨便看看而已。秦伯伯的病,要從根本上醫治很難,但也不是沒有治不好的機會。這樣吧,改日小子抽個時間,親自到秦伯伯府上,給你詳細診斷一番如何?」

秦叔寶愣了愣,忽然笑了起來:「好,好,老夫就在府上等著你。」

陳華道:「秦伯伯,下去之後,記得要多鍛煉。你這病,不能停下來歇息,要學會調氣!調氣的意思,就是活動經脈,人越老,體內經脈中的沉澱物就會越多,久不運動,就會堵塞經脈,造成氣血不暢。程伯伯,你也是,別看你現在還生龍活虎,要是久不鍛煉,將來或許比秦伯伯的病症還要嚴重。」

程咬金張大嘴巴:「陳華小子,某不會在嚇唬我吧。老程我壯的能吃下一頭牛1

陳華很不屑地在心裡想到,程咬金長得如此胖,三高是少不了的,高血糖,高血壓,高血脂,哪一種病不是要命埃秦叔寶雖然全身都是頑疾,但那都是以前的傷口沒有治癒,風邪入體,就是現代所說的風濕,程咬金的可是大病埃

陳華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程伯伯是否覺得最近食量大增,夜間時常盜汗,並且起夜的頻率增多?時常頭暈目眩,心悸手抖總會忘事兒?」

程咬金的笑容凝固了:「某怎麼知道的如此清楚1

陳華當然知道,得了三高的人,都是這寫癥狀,慢慢的就會演變成腦血栓,心肌梗塞,以及糖尿玻程咬金現在身寬體胖的樣子,說不定已經患上了這些玻

「程伯伯也不要驚慌,從今天開始,減少肉食,多吃果蔬,勤於鍛煉就行。」

程咬金小雞啄米點頭,道:「某要遠離你1

秦叔寶在一旁笑道:「咬金老弟,諱疾忌醫可不好,難得陳華小子,能給你說出你的病症,讓你提前做出安排,不要等到大病到來的時才後悔。」

程咬金似聽明白地點頭:「老哥哥教訓的對。改日某也讓陳華小子去某府上,讓他給某徹底診斷一番。」

原本一臉無憂的程咬金,就像突然被下了病危通知書那樣提不起半點精神。他無精打采地找了個位置坐下來,看著滿席山珍海味,突然覺得像沒了胃口。

陳華在一旁偷笑,程閻王也有被嚇住的時候埃

陳華在得意的時候,他身邊的李靖剛才可是豎直了耳朵當聽客。見陳華閑了下來,李靖立刻湊過來,表情嚴肅地看著陳華!

李靖平時就是板著一張臉,誰看了都覺得不喜慶。他嚴肅的表情,讓陳華心悸,以為李靖要找他說啥大事。

「小子,你也給某看看1

「看什麼?」

「看病!看某身體有啥病?」

陳華裝模作樣觀察一番:「有病!病的不輕1李靖壓根就沒有病,他身體好著呢,連一頭老虎都能打死。

「病在哪兒1李靖認真問道,他剛才可是見過陳華給程咬金秦叔寶看玻

陳華指了指李靖的心:「病在這兒。」

「你是說我心裡有病?」李靖還沒明白陳華在拐著彎罵他。

陳華很認真地點頭:「將軍心裡真的有玻」你沒病,讓我看病,不是心裡有病么?自己的身體難道都不知道嗎?

李靖信以為真:「怎麼治?」

陳華無奈:「沒得治1

李靖暴走,要不是周圍太多人看著,他要把陳華擰起來逼問:「你騙某,程妖精和秦叔寶的病都有得治,為何老夫就沒得治?」

陳華一臉苦相:「將軍,真沒的治啊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