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五章低調才是王道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也是長孫的一個女兒,繼承了長孫漂亮的基因,和長孫能說會道的本事,小小年紀,嘴巴兒甜的可乖了,讓人看了心裡都跟著憐惜疼愛。 「公主殿下,這些都是真的,某可不敢欺瞞你。」杜荷心裡的貨可多了,從陳華...

兩儀殿上,杜荷成了出盡風頭的人。

他是出了名的敗家子,但因為杜構的腿疾,杜家唯一能出來代言的就只有杜荷。

杜荷在長安城的貴族圈子中可以說是一大禍害,不然杜構不會求老李把他派去涼州歷練,為的就是讓杜荷吃些苦頭,體會邊關苦勞,回到長安后能有所長進。杜構自己已經是個廢人,他希望自己的弟弟能夠真正長大,不再被人稱作長安一害。以後接管杜家的家業,也能維持不衰退。這是他的心愿,亦可以說,是過世的杜尚書的心愿。

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杜構一直以為杜荷紈性格不會因為去一趟涼州就會發生轉變。

但是,事情發生了難以猜測的逆轉!

杜荷改變了!

曾經的杜荷是賭坊青樓的常客,但自從從涼州回來之後,杜荷借了賭,也很少去逛青樓,夜夜都會歸宿,而且破天荒按時不缺勤去歐陽老先生那裡學習知識。參加的活動也是很正派可行的詩會棋會品鑒會等等。

杜構猜不中是何事擊垮了杜荷紈的本性。

當他見到陳華之後,杜構明白了杜荷的改變和陳華多少有點兒關係。

陳華改變了還在叛逆期的杜荷,把他拉上了正軌,這是杜構心裡的想法。

杜荷現在坐在了一群和他年齡相仿的人中,這群人原本是不願和杜荷這個禍害待在一起的,因為杜荷的名聲在長安城很差,走到哪兒都是被當成敗類被長輩說教。但今天杜荷瞬間變成了一塊香饃饃,這群長安的公子哥貼著上來,要向杜荷請教他是怎麼能在短短几月的時間,就變成了大才子?

對,杜荷是大才子。

連許敬宗都比不過他,杜荷是名符其實的大才子!

「杜荷哥哥,你說,你快說,涼州還有什麼新鮮好玩兒的東西?你說的那個用大鍋燒鹹水就能變出鹽來是真的嗎?還有那個撒豆成兵,也沒有騙我吧?我大哥都不給我講他在涼州的事,你難得進宮,跟思兒說說吧。」

說話的是一個長相古典,兩道葉眉極細的小女孩。年齡方才七歲,已經是出落的亭亭玉立的一個小美人。她也是長孫的一個女兒,繼承了長孫漂亮的基因,和長孫能說會道的本事,小小年紀,嘴巴兒甜的可乖了,讓人看了心裡都跟著憐惜疼愛。

「公主殿下,這些都是真的,某可不敢欺瞞你。」杜荷心裡的貨可多了,從陳華哪裡淘來那麼多博取眼球的話題,說三天三夜都說不完。這群長在宮中的小公主,怎麼經得起他花言巧語形容外面的世界。

小公主嘻嘻一笑:「你要是改騙我,小心我擰你耳朵1

「公主可不能擰我耳朵,某耳朵可是留著給以後的娘子擰的。」杜荷臉皮比較厚,如此不要臉的話都說得出來。但是杜荷又那裡知道,眼前的小公主,以後會被老李許配給他做娘子,這事兒只有坐在遠處的陳華知道,他不會說,天註定杜荷以後會成為軟耳根的男人!

「討厭!不和你說話了,我去找我大哥。」小公主哎呀一聲,俏臉一陣霞紅飛快跑開了。

「哎呀,公主可別走,某還有許多新鮮事沒和你說呢。」杜荷想要伸手留住一個如此忠實的聽眾,奈何小公主跑的極快,一眨眼功夫就溜到正在和一些大臣寒暄的李承乾身邊拉著他衣服要他講涼州的故事,杜荷惋惜地嘆了一聲,卻發現他身邊已經圍上來幾個人。

幾人中,有吳王李恪,魏王李泰,以及尚書尚書左僕射房玄齡的兩個做李泰跟班的兒子房遺愛和房遺則。

這幾人,都和杜荷拜弘文館中歐陽詢為老師,平時也是師兄弟的身份。李恪待人比較溫厚,做學問的工夫也夠用心,他身上有股王子的大氣,他老娘是隋煬帝的女兒,前朝正牌公主,家教和涵養都修的很好,而李泰則是比較陰險,仗著母親是長孫皇后,就時常欺負別人,房遺愛和房遺則兩兄弟都是李泰的小跟班。跟著他為非作歹,被杜荷等人稱為兩個傻蛋。

「杜荷啊,聽說你做了首詩?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聰明了,本王記得以前你可是連《論語》都背不全的。」說話的是李泰,這廝比較陰險,杜荷攜帶撲克牌去課堂就是他向歐陽詢告發的。杜荷早就盤算著敲他悶棍!

杜荷臉上堆起了笑容:「一不小心就變聰明了,魏王沒吃驚吧。」

李泰發現杜荷說話變得厲害了,笑道:「哈哈,你要是真聰明了,那也一不小心再做首詩出來,讓在座的各位叔叔伯伯瞧瞧。」

杜荷其實還能念出來好多首詩,那是陳華教給他的,在打吐谷渾的時候,杜荷就吵著陳華教他本事,陳華隨便說了幾首詩給杜荷打發他走,陳華說,有了這幾首詩,杜荷這輩子都不用寫詩都能出名了。

杜荷搖了搖頭,一副好像很懂的樣子,道:「現在沒了詩興,哪能做出好詩來?」

李泰咬了咬牙齒,如果現在不是在兩儀殿呢,他肯定會讓房家兩兄弟攔住杜荷,然後雙方打一架!杜荷是不敢打李泰的,所以只有房家兩兄弟當炮灰,杜荷自己也要吃點虧!

「我們走1李泰帶著他的跟班憤憤離去。

他本來是不相信杜荷能寫出那麼好的詩,本想親自來揭穿他的真面目,就像他舉報杜荷帶撲克牌去上課一樣,那他就會得到更多讚許的目光,可惜願望落空了,杜荷好像不受他的激將法中招,李泰更不能在兩儀殿中和他出手打架,所以只能忍著。

以後,有的是機會,除非杜荷不出現在自己面前!

李泰心裡報復地想著。

李泰走後,留下來的李恪搬來一張凳子坐在杜荷身邊。

「杜兄,能和某說實話么?」

李恪是個正人君子,喜好詩文,尤其是擅長修葺史書。他在弘文館中學習時,深的虞世南和歐陽詢的喜愛,加上他為人仗義,總喜歡化成平民出宮幫助那些需要幫助的人。虞世南稱讚他有仁心,歐陽詢則是讚許李恪寬厚待物如同上善若水!

李恪是個謙厚君子,他不是李泰那種亂嚼舌根,打小報告弄是非的小人,杜荷和他的感情還過得去。李恪出言問他,杜荷遲疑了一下,方才道:「詩,不是某寫的1

「果然!李恪小聲道:「我就知道你寫不出那樣的詩!就連我們的老師也寫不出來1

「老師當然寫不出來了。你要不信,我偷偷給你念幾句1

杜荷來了興趣,對李恪小聲念道。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1

「無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識燕歸來1

「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1

杜荷的腦袋裡飛快閃過陳華私下念給他聽的句子,李恪在一旁聽的目瞪口呆!

有這樣念詩的人么?

每一句,都是經典啊!

李恪咽了咽口水:「這都是一個人寫的?」

「恩1杜荷表情嚴肅地回答!

「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太不可思議了,此人,乃是當世第一文豪埃」

「嘿嘿,差不多,但是他一般比較低調,把這些東西都交給了我,讓某去高調!你可知道,他以前給某說過一句話?」

「什麼話?」

「低調才是王道1

「呃1李恪不明白問道:「什麼意思?」

杜荷沒仔細解釋,抬手一指,正是遠處坐在凳子上的陳華!

陳華現在正在發獃!

設宴群臣的宴會才剛剛開始,卻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

觥籌交錯,君歡臣樂的宴會,他實在是提不起半分興趣。

因為他還等著回到他在墨府那個小實驗室,如何用硫酸發電讓自己軍旅包裡面,那一系列用電設備能夠正常使用。這比坐在這兒和一群大唐朝的老狐狸,喝來喝去要有意思的多!

陳華正愁何時結束宴會他好出宮去,所以表情就像發獃一樣,正好杜荷抓了個現行,並且為李恪解釋低調就是王道的意思。道:「嘿嘿,某看看華哥兒現在的表情,就知道什麼叫低調才是王道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