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三章設宴兩儀殿(中)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他的。 當聽見許敬宗說要寫詩的時候,他立刻對身邊的小太監招手:「給許大人送來文房四寶1 許敬宗拱了拱手:「多謝聖上1 沒一會兒功夫,太監捧著文房四寶來到了兩儀殿。 筆是...

李淵點到了陳華的名字,然後讓身邊的張妃倒上一杯酒。

張妃瑩瑩玉手握著鎏金酒壺,姿態嫵媚地滿上一杯美酒。杏眼兒秋波四射瞅著坐在李靖身邊的陳華,施然一笑,成熟的女人通常都有很大的誘惑力,尤其像張妃如此熟透兒的美人兒,她執袖倒酒,儀態萬千,著一襲大紅袍宮裝猶如一顆掛在枝頭紅透的桑葚。

「陳華小子,這杯酒,寡人賜你1李淵簡直要把陳華推到風頭浪尖,生怕別人不知道陳華和他的交情深厚。

其實,在座的人兒心裡都明亮著,陳華把李淵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出於救命之恩的考慮,李淵對陳華的態度好的讓人嫉妒那是情有可原的。

陳華站起身來,這還是他第一次當著滿朝文武的面露臉!在這之前,大多數人,都是只聽見其名,不見其身!

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陳華回答從容,甚至可以說,他臉上的表情很平靜,不像是一個才跨入天子堂的年輕人該有的羞怯,始終帶著和煦的微笑,道:「多謝太上皇美意!

說完,便有太監將李淵的賜酒給陳華端來。

陳華也不扭捏,仰頭便喝,性格爽朗。

他這個舉動,讓別人又對他刮目相看!

無數人的目光,有意無意地落在站著的陳華身上。

這群人的嗅覺和他們的思維一樣很靈敏,陳華是才興起的大唐新貴一枚,他們都在思考準備等會兒和陳華走走交際圈,大家同僚一場,也算是認識。畢竟長安城這個舞台太大,有你的表演之地,也有別人的容身之處。

要說這滿殿文武百官,誰對陳華的意見特別大,當屬許敬宗一人。在陳華沒有出現的時候,許敬宗無論走到哪兒都是備受矚目的焦點。當年李靖打敗突厥的時候,他賦詩一首,李世民親自稱讚他有大才,他大唐第一才子的身份,也是從那時候起開始被人傳頌的。

現在許敬宗很苦惱,李世民已經完全不鳥他,因為以往恰逢這樣的盛事,李世民都會第一個點到他許敬宗的名字,然後讓他來一首應景詩渲染氣氛,現在應景詩不需要他許敬宗作了,甚至第一杯彩頭酒也不是他許敬宗喝,最可恨的居然是滿朝文武,看見陳華就像狗看見肉巴不得立刻好上,而他許敬宗呢,所有的大才子的身份狗屁不知了,他現在就比不上一個才從關外初到長安的小民?

一時間,全長安的官員都忘記了往日能出盡風頭的許敬宗,現在都只能默默無聞地坐在一旁當陪襯?

你們不是都刮目相看那關外小民嗎?許敬宗偏不信這個邪,他端起了酒杯,以一種讓所有人怪異的姿態站起來。

許敬宗雖然憎恨陳華,但表現出的依舊是才子風範舉止謙和,他原本是坐在兩儀殿中靠後宴席桌上,突然很突兀地站起來,道:「華侯,某曾聽說,聖上曾得你錦繡文章三篇,不幸未曾得見。今日心癢,特像華侯討教,望能夠賞臉給某觀摩一番?」

許敬宗覺得自己扇了自己兩耳光,陳華都被封侯爵了,他還是一個小小的校書郎。雖然說自己是從中書舍人的位置上貶下來的,可許敬宗想不通,他的仕途怎麼就那麼曲折呢?

原本以為自己低聲下氣討教,陳華會和自己對上話,許敬宗就有機會和陳華真刀真槍較量一番高低。俗話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許敬宗是大唐朝第一才子,他自信天下沒有幾人是自己的對手,包括陳華在內!

你不是一帆風順么,自己就要打壓打壓你的氣焰!

許敬宗靜靜等候陳華回到,只要陳華說話,他已經想好有千百種讓陳華接招的辦法。然後,許敬宗要當著滿朝文武的面,把陳華打趴在自己腳下!

面對許敬宗布下的陷阱,陳華只回答他一個字。

陳華的回答是一個「哦」字。

回答完后,陳華根本就不去管許敬宗那豬肝一樣絳紫的臉色。

他和許敬宗的梁子早就結下了,根本就不在乎多結一道。在涼州的時候,許敬宗看不慣他,他又何嘗看得慣許敬宗。陳華從不介意自己有好多朋友,當然也不介意自己滿天下都是敵人,那樣他就能時常保持警惕心,一個個的玩死他們。

陳華打臉的回答,讓許敬宗明顯愣了一下!

然後他雖然氣的牙痒痒,依舊笑著回答:「華侯此話何意?」

陳華不聞不答,他有權利保持沉默。

許敬宗氣急道:「華侯是否對在下有意見。在下幾次討擾,華侯置若罔聞,恐有失君子之德。」

陳華根本就懶得理會許敬宗。他覺得許敬宗就是一隻紅眼蜂,見誰不爽就蟄誰,結果把他中書舍人的位置給弄掉了,混了個校書郎,又舉得自己委屈了,想要鹹魚翻身,但一直都沒有機會出頭,不得不花盡心思,想往上面睜出境的機會。

何苦呢!

陳華不想和許敬宗說話,偏偏許敬宗抓著陳華不放。陳華越是對他冷淡,許敬宗就越發覺得陳華是眼中釘。

不過許敬宗也聰明。陳華已經失德在先,他追著不放,這不是明智的選擇。

陳華不願回答,許敬宗只好笑笑道:「既然陳侯不願意說,在下在不能強求。如今恰是四海昇平,歌舞歡盛的日子,難得和諸位大人共聚兩儀殿,此景君臣共歡,故拙詩一首,以表敬宗此刻心境1

許敬宗擅長寫詩,書法更是一大行家。李世民對其這寫讀書人的優點,還是蠻欣賞他的。

當聽見許敬宗說要寫詩的時候,他立刻對身邊的小太監招手:「給許大人送來文房四寶1

許敬宗拱了拱手:「多謝聖上1

沒一會兒功夫,太監捧著文房四寶來到了兩儀殿。

筆是狼毫,硯台是長安特產的澄泥硯,墨是上好的千年墨。寫下來,拿去裱上,就可成一幅名家字畫。

許敬宗執筆,稍作停頓,思索片刻之後,便在那由太監鋪開的紙上款款落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