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二章設宴兩儀殿(上)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陳華突然想到辛棄疾的那首詞:「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憑誰疑,李靖老矣,尚能戰否?」想到吐谷渾之戰後,李靖的下半生幾乎都是在家中的房間里渡過,陳華居然莫名地替這位老將的結局感到惋惜...

歡迎征討吐谷渾軍隊回長安的儀式舉行的異常盛大,幾乎是全城狂歡,迎接的隊伍站滿了整個朱雀大街,熱情的歡呼聲一波蓋過一波。老李親自到承天門迎接軍中大小將領,並且設宴太極宮的兩儀殿。

李靖打敗了突厥是對他軍事才能的肯定,如今打敗了吐谷渾,則是奠定了他軍神的地位。

唐之善於兵者,無若李靖!

李靖此次打敗了吐谷渾回到長安,已經沒有貞觀二年時打敗突厥回到長安時那種意氣風發。李靖明顯已經老了,戎裝穿在身上,儘管看起來還是威風八面,但他白了一大片的頭髮,路途中車馬勞頓的疲憊,已經在折磨著李靖的生命力。在軍中私下閑聊的時候,聽程處默說過,李將軍的飯量已經大不如從前,尤其是在打吐谷渾的後期,李將軍是抱病上戰場,指揮著軍隊在涼州那片地方如何進攻吐谷渾的羌人。

陳華就隨在李靖身邊,他也是此次征討吐谷渾大軍中一個重要人物。而且,李靖也特別要求要把陳華帶著,李靖讓全長安的人都看到他,是他李靖大軍中唯一一個年輕的中流砥柱。他把陳華的位置安排的特別顯眼,他之後,左手邊走著的就是陳華,許多人都注意到這點,而且都在揣測李靖的用意。

李靖的疲態陳華盡收眼底,看著他六十多歲了,還能披上戰甲橫掃大唐朝外面一切牛鬼蛇神,陳華突然想到辛棄疾的那首詞:「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憑誰疑,李靖老矣,尚能戰否?」想到吐谷渾之戰後,李靖的下半生幾乎都是在家中的房間里渡過,陳華居然莫名地替這位老將的結局感到惋惜。

老李帶著一大幫子朝堂上的文臣守候在承天門外,無一例外,這群人都是和李靖的歲數差不多,都是老態龍鍾鶴髮半垂,大唐的朝廷和軍隊都是處於青黃不接的交替時代。

當李靖帶著他的隊伍來到承天門的時候,老李親自走上前迎接他,道:「愛卿,辛苦了1

李靖下了馬,聲音秉直道:「臣不負聖上和諸位大臣所託,平定邊陲作亂的吐谷渾1李靖的彙報和當年打敗突厥時回來的彙報一樣簡單直接,但其中的艱難又豈是別人能知。

老李聽后立刻熱淚盈眶,他太會調動別人的情緒,太會營造一種哀傷的氛圍收買人心,道:「靖為大唐社稷江山勞苦功高,古未有輩,古之韓、白、衛、霍豈能及也?朕有卿,乃朕之福!大唐有卿,乃是大唐之福。」

李靖當然不能讓老李一個人表演,老李是出了名的收買人心高手,他帳下的大將哪一個不是鐵了心跟他混。

「臣之所作,乃臣份內之事,聖上彈精竭慮為天下蒼生謀太平,臣之功,不及聖上矣。」

君臣相見,馬屁滿天飛,這種場合,老李很樂意出面,這對他光輝的形象又提升不少。在承天門迎接了眾位回來的將領,老李熱情大方相邀去他後宮擺宴歡慶。

這種君臣和諧,天下歸心的好日子,怎麼少的了哪些朝堂上玩弄筆杆子的文臣露面的機會。戰場上讓李靖表演完了,朝堂上就該他們表演,讓氣氛喜上加喜。

太極宮兩儀殿內,坐著的人,都是史書上點得出名字的。

魏徵,房玄齡,長孫無忌,程咬金,尉遲敬德,秦叔寶,徐茂公,虞世南,高士廉,褚遂良,李孝恭,李道宗,侯君集等等,有些人,陳華都點不出他們的名字。

老李穿一件很休閑的服飾出現的兩儀殿內,溫柔大方的長孫挽著他的手跟著出來。他二人的後面,跟著一個六、七歲眉清目秀臉蛋兒粉嘟嘟的錦衣少年,和一個三、四歲身穿白色紗裙,腰間用水藍絲軟煙羅系成一個淡雅的蝴蝶結,肌膚晶瑩如玉像透明水晶一樣的小女孩。

這兩個小傢伙陳華認得,錦衣少年就是小霸王李治,以後的唐高宗,而那個肌膚如水晶的少女,則是晉陽公主。這兩兄妹是老李所有女兒中最小的存在,所以受到特殊照顧,被老李養在身邊,就連老李批閱奏摺的時候,都還把他們帶上,足見其喜愛程度。

苦逼太子李承乾走在兩個小霸王身後,他後面則是他的一堆難兄難弟,李格,李泰,李愔,李祐,李貞,這些人,年齡大小不一,高矮不同,都穿著華貴的錦衣,舉止文雅,不敢有太多誇張的舉動。

老李來到兩儀殿最上方的位置坐下。

客套話說多了,就是浪費大家難得聚在一起歡慶的時間。

在開始用膳之前,老李咳嗽兩聲,四下立刻安靜下來。

然後,兩儀殿中文武百官就看見了一個許久沒有看見過的身影、

太上皇,李淵!

那個在李靖打敗了突厥那年和老李在朝堂上彈琵琶跳舞的太上皇。精神抖擻地來到了兩儀殿。他身邊,跟著那個讓無數人側目的童顏波霸張妃,以及李淵辛勤勞動得來的一雙女兒的成果。

百官紛紛起身拜見太上皇。李淵雖然退位了許多年,但兩儀殿中絕對多數的臣子,曾經都在他麾下做過事,對太上皇還是尊敬的,都在向李淵行禮問好。

李淵經過陳華的搶救,給他打了幾天點滴,用了幾幅中藥調理身子,居然奇般的活過來,而且看精神越發容光煥發。

李淵的位置在老李的旁邊,李淵到來的時候,老李和長孫紛紛起身:「兒臣拜見父皇。」

李淵淡淡應了一聲,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李愛卿呢,快讓朕看看,你是否又老了!大唐的江山,還需要愛卿去守護,卿可不能怠慢了身體」李淵環顧四周,在百官的身影中尋找李靖的影子。他這句話說的很家常,沒有多少誇張的成分,但卻是極得人心,宴會本是李世民設下的家宴,不講君臣禮節,只求百官同樂,太上皇的一句話,就把大家的距離拉近了,說明李淵還是會做皇帝的。

李靖從下面的座位上站起來:「靖在涼州到時候,據聞太上皇身體抱恙,如今一見,靖居然發現,靖比聖上你又老了幾歲,歲月催人,靖不得不服老啊1

李淵哈哈一笑,發現了坐在李靖身邊正埋頭思考的陳華。

「咦!陳華小子?」李淵突然點到了陳華的名字。

陳華這個名字,其實早就在百官中流傳了,只是都未曾見過。太上皇頗有一語道破天機的話語,瞬間就把陳華推到了百官前面。

兩儀殿中的文武百官,都不是傻子,而且都收到風聲,據說陳華已經被封藍田侯。這絕對是一枚新貴族啊,而且頗得老李,太上皇,甚至李靖的厚愛!

無論是軍隊背景,還是朝堂上的背景,陳華絕對有資格在這裡,和兩儀殿中,任何一個大臣平起平坐!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