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十章藍田縣候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左字,至於李靖的爵位,則是一點兒也沒有變,他已經是國公了,無法再往上提拔了。 李靖過後,是李道宗,同樣用上了專業人士寫的華麗文章大力讚美李道宗的功績,最後犒賞下來,李道宗多得了幾百畝田,瓷器金...

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兩人就像門神一樣守在墨府門前,他們是來找陳華的,大軍就駐紮在長安城外等候聖旨召見,這次打敗吐谷渾,陳華居功至偉,聖上犒賞三軍的聖旨已經下達,陳華也有份兒,李靖大將軍有軍令,兩人就算是綁也要把陳華綁到軍營。

早在墨統領來接自己的時候,陳華就在猜是何事情讓她如此急迫,當看見程、尉,二人標杆似地站姿時,陳華差點兒沒笑出聲來。

程處默長黑了臉,尉遲寶林就像挖煤出身。

打仗能磨礪人,乍眼一看,二人比陳華離開時更有虎將之風。

看見陳華回來,兩人裂開嘴,雪白的牙齒簡直可以為美白牙膏做廣告。

「華哥兒,總算等到你回來了。」程處默甩開膀子就沖了過來。尉遲寶林跟在他屁股後面,也整了句:「華哥兒,你不知道,你走的這一個多月,兄弟們的日子苦了。澡沒法洗,碗筷也沒有消毒,某總覺得吃下去的東西怪怪的,三五幾天就鬧肚子,你看,某都瘦了。」

陳華上下瞧了眼他們二人,的確是瘦了一圈。「苦日子都過去了,就不要那麼婆婆媽媽,說吧,找某何事?」

「李叔請你去軍營。」

陳華一愣:「李靖?」

程處默點頭:「華哥兒,你難道就不想知道李叔給你報了什麼功勞?某聽說,你的功勞好像了不得。」

陳華心裡在想,他的功勞肯定比程處默要大。

「走,去看看1陳華只說了一個字。

程處默和尉遲寶林從栓馬石上牽過自己的坐騎,墨統領將自己的黑馬借給陳華,他二人在前面帶路,陳華在後面跟隨他們。

快馬出了城,在長安城外的官道上疾馳著。

來到軍營,直接去了臨時搭建起的大帳見李靖。

軍隊是不能進長安城的,犯君王忌諱,一般大唐十六衛軍,除掌權的將領能夠出入長安城之外,其餘士兵一律安置在長安城周圍的軍事基地拱衛京師。

陳華來到大帳之後,除了看見老熟人李靖之外,李道宗也在場,這二人是老相識,陳華笑著和他們打招呼,兩個老鬼看見陳華居然表現出很親近的樣子,李靖不再是板著臉說別坑他的那隻老狐狸,他居然笑了,木頭也會笑,奇啊,李道宗居然親自走過來和陳華寒暄幾句問陳華在長安住的是否習慣,陳華以為自己眼花了,兩老鬼沒事兒和自己走的這麼近,肯定是有什麼陰謀。

狐狸肚子裡面全部都是壞水,陳華可不會被糖衣炮彈打中,有事兒說事兒,道:「兩位將軍,你們這個樣子,讓我奇怪你們是不是被羌人打傻了腦袋?」

李靖吹了吹他的鬍子,從腰上取出一卷明黃色錦棉,看過古裝劇的都知道,那就是聖旨,用來陞官或者貶官的。

「聖上的封賞已經下來了。共有三萬六千人受到不同程度的獎勵。」李靖慢騰騰說著,然後淡淡道:「可老夫看了聖旨上所有封賞之人的名單,唯獨缺少你一個人。」

陳華兩隻耳朵都在仔細聽著,當聽見李靖說名單上沒他的名字時,陳華差點跳起來罵娘了。

他在涼州的時候也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難道老李一點兒表示都沒有?

陳華心裡在想,事情肯定沒有如此簡單。

於是,他很心清氣和地聽李靖把話說下去。

李靖的前半段話僅僅只是鋪墊,他長吁短嘆掙扎了一會兒,話峰斗轉,說道:「臭小子,拿去1然後,李靖從腰上又摸出第二份聖旨。

前面那一份聖旨只是針對普通的封賞,第二份聖旨,才是對征討吐谷渾有大功的人單獨頒布的。

第二份聖旨開頭的第一個名字是李靖。上面用無數華麗的辭藻歌頌了李靖所有的功績,「尚書僕射國公靖,器識恢宏,風度沖邈,早申期遇,夙投忠款,宣力運始,效績邊隅,以騎三千,喋血虜庭,遂取定襄,古未有輩!滅蕭梁,破輔公祐,平定江南,今時北達沙塞,定吐谷渾,軍威遠揚,功業有成。念卿之功績,高如山嶽,無人出其左右」

老李寫給李靖這一連串馬屁文修辭文章,讓陳華看著額頭冒汗,幾乎大篇幅的文字都在歌頌李靖是個蓋世奇才,最後給他的獎賞只是把李靖的左光祿大夫,正二品文官閑職變成了從一品的光祿大夫少了個左字,至於李靖的爵位,則是一點兒也沒有變,他已經是國公了,無法再往上提拔了。

李靖過後,是李道宗,同樣用上了專業人士寫的華麗文章大力讚美李道宗的功績,最後犒賞下來,李道宗多得了幾百畝田,瓷器金銀絲綢每樣都領了點完事兒!

把聖旨上所有人的封賞都看過以後,程處默封了子爵同時追封振威校尉,尉遲寶林同樣封了子爵也授予振威副尉,就連杜荷那鍍金的也封了個爵位,陳華小心翼翼地看著聖旨最末尾一段,這一段的內容是對陳華的獎賞。

僅僅只是一小段話,沒有任何修辭,連一句好話都沒有。就只有這句:「茲有靖帳下陳華,平定吐谷渾有功,封開國縣候,封地藍田,食邑千戶。」

就這麼簡短直白的一段話,不浪費任何一個美麗的辭彙,卻比前面那些花心思寫的大篇幅歌頌文章實惠到天上去了。

陳華還是有一定古文知識的,知道這小段話講的內容是什麼。

侯爵!這是其一!

封地在藍田,以後他就是藍田候!

封地是世襲的,這就證明以後的藍田縣大大小小一千戶人家都要向自己交稅!自己不但是侯爺,自己的兒子以後繼承爵位也一樣是侯爺,子承父業。

難怪不得李靖和李道宗看自己的眼神兒都變樣了,他們只是封了個虛的官名,根本就沒任何用途,自己則是一飛衝天,連升三級都太低調了,世襲開國縣候,從二品官銜,升級模式一雙手都數不過來啊!

陳華小心翼翼地將聖旨捲起來,然後放在自己衣服的兜里。

他心裡在想著,估計出了這道門之後,就有人叫自己侯爺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