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九章回家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不小,為何就不能結為連理呢?老夫也看見了,婉兒姑娘對你頗有好感,郎情妾意,結為伴侶當是一對鴛鴦眷侶埃」 陳華想了想,道:「歐陽先生的好意,某心領了。」然後陳華把話題一轉,道:「歐陽先生字寫的不...

這幾天,長安城大街小巷都在盛傳著征西的軍隊已經渡過渭水不日即將到達長安城,大唐的兒郎們平定了西邊一條餓狼吐谷渾,自此之後,大唐西域再無外患。

唐軍戰勝了吐谷渾,這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尤其在國都長安,用全城狂歡來形容也不會誇張。當年的隋煬帝好大喜功,單單為了一個他意淫的萬國來朝,就能夠讓全長安城的樹木穿上絲綢,所有大小商店一律對外國友人免費,這是典型的勞民傷財,百姓是不願意的,自從唐王朝推翻前朝統治之後,當今聖上的勵精圖治,天下百姓過上了安定的日子,有田耕,有家歸,有依靠,這樣的統治者是受他的子民擁戴的,每當聽到國家又打敗了那個不聽話的蠻夷小國,他們都能自發組織起來,在自家門前放爆竿表示慶賀。商賈富貴之家,有的甚至在長安城外迎接軍隊的官道上連夜搭起棚子做好酒席,只等著凱旋歸來的大唐兒郎們好酒好菜招待著。

不需要上頭文件強制執行,一城之民都能踴躍站出來用行動表達他們對大唐王朝的支持,能受到百姓如此擁戴,老李的本事的確不校

安樂坊內的爆竿聲此起彼伏,把陳華的耳朵都給傷著了。不過陳華也覺得挺喜慶的,至少他們還沒有麻木到對什麼都不關心,對什麼都抱著旁觀冷漠的態度,那樣的環境不是純粹的天堂就是噩夢般的地獄,就連桃花源都還強調了雞鳴犬吠,阡陌交通來形容環境的融洽,聽著安樂坊中時而響起的爆竿聲,陳華想到了一個很貼切的成語.

國家興亡,匹夫有責。

小到一坊民眾,做著他力所能及的,普天之下,每一個小地方的人,都做著他力所能及的事,難道還不能讓國家強大嗎?

如何管理國家,顧念全國子民的感情,滋事體大,那是老李和他的接班人考慮的問題,陳華現在對老李都有怨恨之心了,說好了讓他去弘文館,結果遲遲沒有聖旨下來,陳華這無業游民,每天奔走的地方就是婉兒姑娘的餛飩攤子和墨府兩處。

婉兒姑娘的餛飩攤子改名了,陳華想的名字,歐陽詢提筆寫的字。這老傢伙的書法簡直好上天了,陳華是香帥,曾經盜過幾幅有名的字畫,歐陽詢的字經他品鑒放後世絕對是大師中的大師,隨便一副值幾百萬沒任何問題。

陳華的毛筆字不好,歐陽詢那老頭寫字的時候故意站了個誇張的姿勢,讓陳華狠狠的鄙視一番,歐陽詢掄起袖子,大筆一揮寫下必勝客三字,然後落筆接下婉兒姑娘遞來的豆漿。

「華哥兒,老夫愚鈍,你這必勝客三字要詩情沒詩情,要畫意沒畫意,似乎不太吸引人氨

「婉兒姑娘就是這必勝客的詩情畫意1陳華瞟了眼打扮精緻的婉兒姑娘,這女人越看越好看,加上又溫柔賢惠,簡直是做娘子的不二人選埃

婉兒姑娘剮了陳華一眼,春情蕩漾:「憑地讓華哥兒胡說,奴家不理你了。」

歐陽詢哈哈大笑:「郎有情,妾有意,依老夫看,你二人倒不如結成夫妻罷了。」

婉兒姑娘臉皮薄,嚶嚀一聲,立刻遁走。

這小寡婦走路風姿卓越,就像一陣風一樣溫柔的飄動。

婉兒姑娘走後,歐陽詢的聲音立刻沉了下來:「華哥兒,老夫想問你一事。」

「歐陽先生請講1

「某是不是嫌棄婉兒姑娘的身份?她寡居在家,而你即將身居高位,嫌棄她的名分不好?」

「不是1陳華搖頭,他才不在乎那些虛假的。

歐陽詢就不明白了,既然不嫌棄,又為何三番五次拒絕他的提議埃公孫婉是個好女子,安慶坊中美德有傳,雖然是獨居的寡婦,但身子還是清白的,誰取回家絕對不會辱沒了家門。

「華哥兒如此一說,老夫就更加不明白了,既然你兩人都合得來,加上年齡又老大不小,為何就不能結為連理呢?老夫也看見了,婉兒姑娘對你頗有好感,郎情妾意,結為伴侶當是一對鴛鴦眷侶埃」

陳華想了想,道:「歐陽先生的好意,某心領了。」然後陳華把話題一轉,道:「歐陽先生字寫的不錯。」

歐陽詢氣的吹起了鬍子:「你小子,老夫好心好意為你做媒,你居然三番五次拒絕。好吧,老夫也不管你的事了。」

陳華笑著多謝,道:「那小子就多謝歐陽老先生了。」

歐陽詢直接不理會陳華,坐在一旁吃著油條豆漿。

陳華將眼睛瞟著一處。

一道黑影自遠方的街角迅疾而來。

那是一匹黑馬,全身無一根雜毛,毛色光亮,四蹄矯健有力。

馬背上坐著一個女人,腰懸彎刀,背負弓箭,一身金邊黑袍勁裝服飾,就像夜行俠一樣。她臉上帶著半快金色面具,遮住了她的臉蛋,讓人看著更覺她的冷傲。

女人跳下馬來,必勝客中還在吃豆漿油條的坊民立刻丟下幾個銅板遠走。這女人一看就是從皇宮裡面出來的禁軍,不是來抓人,就是來砸場子,尋常人惹不起,只能遠遠跑開。

女人沒有動手,也沒有拔刀,而是站在她那黑馬旁,冷冷地說了兩個字:「回家1然後,翻身上馬,靜靜等候。

必勝客周圍數十雙眼睛盯著這奇怪的場面,心道,這必勝客的婉兒姑娘認識了什麼大人物啊,居然有黑甲禁軍前來迎接。

這些人都在小聲討論著的時候,陳華走了出來。

他無奈地對著墨統領笑了笑:「不要如此濃重好不好1

墨統領一言不發,把身體往前面挪動了下,她這是給陳華空出馬背上的位置。

陳華跳上了馬去,他回頭看了眼已經走出來的婉兒姑娘。

婉兒姑娘看著陳華,她一直以為陳華是安樂坊中一個會出點子的書生,因為很少看見他有啥事兒,每天都往自己這裡串,婉兒姑娘潛意識裡把陳華當成了一個普通的人,現在她發現自己好像錯了。

婉兒姑娘雖然沒見過大世面,但接觸了歐陽詢這樣有地位的人也知道一些東西,諸如自己前面騎馬的那個女人是朝廷里的人,而且還是一位很有權勢的人,她來接陳華,陳華的身份恐怕不一般。

婉兒姑娘一言不發,陳華在馬背上苦笑一聲,道:「明天見#」

「明天見1婉兒姑娘露出一個不好看的笑容。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