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八章婚事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也又一茬沒一茬插嘴,他和歐陽詢兩人完全沒看見遠處的婉兒姑娘早已是羞態難堪,遠遠躲開了兩人。 歐陽詢理了理他那花白的鬍子:「華哥兒此話在理,婉兒姑娘是老夫看著長大的,無論品行還是才貌都是極不催老...

婉兒姑娘現在不用擔心那天會突然下起雨來柴火打濕燒不起來,陳華送給他一個鐵桶,桶裡面裝著會燒起來的黑餅,陳華告訴過她這黑餅叫蜂窩煤,看外形長得的確和蜜窩很像,有了這蜂窩煤,就算是瓢潑大雨只要在鐵桶上方蓋一個草棚子讓雨飄不下來,就能保證火勢一直旺盛。

陳華幫婉兒姑娘解決了困擾她很久的難題,婉兒姑娘感恩戴德地許諾以後陳華在她的餛飩攤子上吃餛飩都不給錢,但有一點婉兒姑娘對陳華提出了要求,她需要陳華一直供給她源源不斷的蜂窩煤。

陳華點頭答應了,相信用不了多久,這安樂坊中所有需要用火的小販攤子會不斷有人向婉兒姑娘打聽情況,這蜂窩煤不過是陳華閑著無事做出來的試驗品,至於後期大規模的製作,他都打算交給格物院去完成,說不定還能在長安興起一場煤炭風暴,無形中又為已經成死灰的格物院打響招牌埋下伏筆。

格物,格物,就是要標新立異,鍛煉一個人對自然科學的興趣愛好,陳華相信,就他手頭現有的幾個項目,一旦他接管格物院,必定會給整個長安帶來一場震驚宇內的轟動。

自從安裝了陳華的鐵桶,並且用上了蜂窩煤之後,婉兒姑娘的餛飩攤子再也不會因為下雨天就會看見黑煙從灶膛里升起來。而且婉兒姑娘好像也比以前更加開心了,原因無他,陳華給了她一本書,叫《中華食譜食譜》,並囑咐婉兒姑娘千萬保密,不要把書中所列的菜式給泄露出去,因為陳華覺得公孫婉的餛飩攤子太過單調,他希望公孫婉看過《中華食譜》後會對她的餛飩攤子做出改變,諸如拿出個蒸餃、蝦餃、灌湯包、小籠包,豆漿之內的早點出來還是可以的。

事實證明陳華並沒有看錯,公孫婉的確聰明伶俐,她簡直就是個賢惠的巧媳婦,生著一雙無人能比的巧手兒。陳華把《中華食譜》拿給她琢磨了兩天,公孫婉就親自做出了豆漿油條系列的早餐。

這兩樣東西才剛剛推出,整個安樂坊的坊民立刻就吃饞了嘴,婉兒姑娘的好名聲就是招牌,他們根本就不用去想這兩樣新奇早餐會不會有毒就爭先恐後當起了神農,結果一發不可收拾,加上婉兒姑娘請了大聖人歐陽詢當免費宣傳大使,豆漿和油條剛面市,立刻成了整個安樂坊男女老少人人喜歡的早餐吃食。

陳華成了婉兒姑娘那裡的常客,幾乎每天早晨都要跑去坐上一個時辰。自從婉兒姑娘推出豆漿油條后,陳華就像聞到了家鄉的味道,每日必去每次去都是點這兩樣東西。

和往常一樣,陳華很早就來到婉兒姑娘的攤子上,今天的婉兒姑娘穿了件折枝玉蘭品月色素緞衣裙,髮髻上插了枝碧璽掛珠長簪,耳碧上懸著兩枚細小的赤金柳葉耳環,要多俏麗就有多俏麗,眉目春色,羞態怡然,恰是白荷出水,置淤泥而不染。

往日婉兒姑娘大多都穿一身素白,陳華知道那是她有孝在身,今日恢復了女兒家的裝扮,讓陳華打趣地想到一個人,卓文君,喝著豆漿吃著油條的時候,難免多嘴問了句:「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呢,婉兒姑娘好像心情很好呢。」

公孫婉答不上話,臉兒一紅,有些慌亂,道:「陳公子難道不知道么?唐軍打敗了吐谷渾,已經班師回朝了,不日就會回到長安。」

話說李靖打贏了仗月余時間了,他在蘭州的時候就知道李靖攻下了吐谷渾人的王城,怎麼這個消息整個長安城的人今天才知道呢?

「打贏了仗和婉兒姑娘穿漂亮的衣服有何關係,難道聖上要求全長安城百姓都要普天同慶埃」

「嘿,華哥兒,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婉兒姑娘的丈夫就是三年前去往邊關打仗的時候殉國的,婉兒姑娘已為他守孝三年已滿,按照唐律,婉兒姑娘可以有再嫁的自由1歐陽詢那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後面冒了出來,這老頭最近喜歡搞偷襲,每次都是趁陳華注意力不集中的時候出現。

歐陽老頭說的如此明白,陳華那有不明白的道理。

「有理,有理,正所謂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婉兒姑娘是我們安樂坊數一數二賢惠的女子,是該找個好人家嫁了,好好過相夫教子的生活。」陳華也又一茬沒一茬插嘴,他和歐陽詢兩人完全沒看見遠處的婉兒姑娘早已是羞態難堪,遠遠躲開了兩人。

歐陽詢理了理他那花白的鬍子:「華哥兒此話在理,婉兒姑娘是老夫看著長大的,無論品行還是才貌都是極不催老夫冒昧,不知華哥兒可曾婚配?」

陳華暗想歐陽詢不會是要給他做媒吧,他偷偷看見了婉兒姑娘正把眼睛瞄著他,陳華心道你這挨千刀的糊塗月老,我們都還沒開始戀愛,那就先談婚論嫁了。

這個問題不好回答,回答錯了,弄不好明早連豆漿都沒得喝,陳華偷偷向歐陽老頭擠眉弄眼,讓他把話題轉到別處,哪知道歐陽老頭如同沒看見似地,繼續問道:「華哥兒若是擔心婉兒姑娘無法向未婚夫那面的人交代,老夫但可出面做保,這門親事就先定下來了。」

陳華狠狠喝了口豆漿,繼續不語。他知道,歐陽老頭抓住了他的軟肋,婉兒姑娘的名節重要,如果自己當眾拒絕,周圍那面多雙眼睛看著,對婉兒姑娘的影響不好。

陳華迅速調動腦細胞,有了,他心下一喜,道:」歐陽先生,某和婉兒姑娘的婚事就不用你費心了,有道是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所謂姻緣,無非講究一個緣字,某和婉兒姑娘若是無緣,又豈會唯獨與她相見?

陳華不快不慢地說著,他就是要對歐陽詢繞圈子。

歐陽詢頓感無奈,好像陳華抓到了對付他的把柄。上次他那句「有緣自會相見」讓歐陽詢痛苦了一陣子,現在又整出有緣相會,歐陽旭實在是佩服陳華說唱的工夫,他天生就長了一張能說會道的嘴。

說不過他,歐陽旭唯有苦笑,遠處的婉兒姑娘被陳華那些華麗的辭藻深深的吸引住了,她一面偷偷地看著陳華,一面小心地捏著麵糰,她動作很細,就像在為未來的丈夫做早餐,嘴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這女人,溫柔起來的時候,簡直柔情似水埃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