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六章你們的大唐真好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型詩會,曾接連爆出兩首簡直能夠稱得上流傳千古的詩文。說書的挺會掌握節奏的,先是來了段開場白,介紹了那皇家園林中舉行的詩會如何盛大,其中不乏當世大文豪,朝堂重臣芸芸,觀眾聽得被勾起了興趣,一邊嚷嚷著讓他...

大唐朝沒有電話,否則只要按幾下按鈕,就能和別人談成一筆生意,那是多方便的事情。陳華雖然有一個咬了一口的蘋果板磚手機,但這個時代,天上沒有衛星,山上沒架設發射塔,尼瑪哪裡來的網路讓陳華打電話聯繫別人。

哥抹布給陳華的聯繫地址很模糊,大致方位在是曲江一帶,因為那裡已經成為眾多來長安的人遊玩的勝地,哥抹布這個南洋人從小就仰慕大唐朝的文化,借著來大唐販賣南洋玻璃的時候,希望見見這個他從小就幻想過遍地都是才子佳人的國度。

陳華到皇城東面曲江池一帶時,已經是下午時分,杜構強留陳華要在杜府吃了飯才走,主人盛情難卻,陳華只好陪著杜構兩個人坐在一張大桌子上喝酒聊天。來到大唐朝之後,陳華以為自己的酒量驚人,喝那種低度米酒,隨便十多斤沒問題,可他終於發現了能入他發眼的人就是杜構,這個斷腿的杜家大少爺,也許是長年不出杜府,心中痛苦堪言無誰可訴,所以喝酒特別厲害。

杜構拉著陳華喝的昏天暗地,最終是這位杜家大少爺被人抬下去休息,而陳華也喝的迷迷糊糊,杜府管家熱情地支給了他三千貫錢,並且派了一個馬夫交代務必要將陳華送到皇城東面環繞曲江一帶。因為,這是老爺吩咐的,要照顧好他的朋友。

春日的陽光潑灑在水光艷艷的曲江中,微風和煦,拂過岸邊的楊柳,同賀知章筆下的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絛,恰到好處地如此相似,人站在曲江池上,那人口修建出來的玉石路上,放佛置身身畫中遊走一般,一切都是那麼唯美如詩如畫。然而,這春風吹皺了曲江明亮如鏡的水面,讓水上那些新長出來的浮游生物隨波逐流,讓那些容易觸景感懷的文人騷客生出嘆息之聲。

陳華看都不看那些站在曲江邊裝文青吸引路過的女子那種調調,那是杜荷那二百五才做的事情,上輩子的陳華去過太多地方,對那些所謂的名勝古已經形成抗體,如今回到唐朝,自然也不像這個時代的人,會詩興大發隨便看見一條小溝小溪都能感慨。

陳華看見哥抹布了,這個長著密集絡腮鬍子有一雙如藍寶石般天藍色的南洋人穿著唐人的服裝,手裡居然有模有樣地拿著一把扇子坐在曲江邊一處賣茶的亭子中,一邊聽茶棚里說書的先生講故事,一邊帶著羨慕的眼神看著遠方站在曲江邊發獃的大唐文人。

茶亭里說書的人正在講最近兩日曲江詩會的故事,他的聽客大多都是從外地來的,並不知道每年春天來臨,長安城中的人會在曲江邊舉行大大小小的詩會。

曲江詩會有大有小,有平民的,也有學子的,當然最豪華的要數如今居住在長安城各大貴族間舉行的詩會,那種詩會一般都是設在挨近皇家園林大興宮周邊,方圓數里都有侍衛把守,沒有身份和地位,通常參加不了那種盛大的詩會。

隋末戰亂的時候,天下都在忙著爭奪領土,早就把魏晉南北之風放下,如今唐王朝安定天下四海稱夷,讀書人自然閑不住,又開始從拾老祖宗的風氣。文人雅士的時代,大多如蘭亭序所記,於水邊遊玩,所以,每年春天,在曲江一帶,幾乎隨處可見有流殤曲水的盛會,偶爾會有兩首驚艷的詩出現,然後迅速傳唱長安。

今天茶亭里的人比較多,說書人也比平時更加賣力。他講的故事本來就精彩,說的正是昨日皇家園林裡面舉行的一場小型詩會,曾接連爆出兩首簡直能夠稱得上流傳千古的詩文。說書的挺會掌握節奏的,先是來了段開場白,介紹了那皇家園林中舉行的詩會如何盛大,其中不乏當世大文豪,朝堂重臣芸芸,觀眾聽得被勾起了興趣,一邊嚷嚷著讓他繼續講下去,一邊讓茶亭的夥計添上好茶。

哥抹布自小仰慕大唐文化,尤其是聽見說書的講大唐文人的事,他更是來了興趣,他是南洋人不習慣喝茶,而且大唐朝現在的茶,還不是用茶葉泡出來的,而是加了油鹽糖以及香料藥材,味道怪怪的,這東西據說在大唐文人間特別流行,但哥抹布卻著實瞧不起這點兒,感覺像在喝海水,哥抹布不喝茶,但他坐著別人的凳子,只好要了一盤醬肉,一份黃豆,一瓶溫好的米酒,坐在靠江邊的位置。

陳華來到茶亭的時候,哥抹布正聚精會神地聽說書的將詩會的事,他聽的太過入神,等陳華坐在他對面的凳子上,哥抹布才回神過來,他說的一口流利的大唐語,笑著和他第一個顧客打招呼,道:「嗨,陳華?您好!我等你很久了。」

陳華看著哥抹布穿在身上的唐裝,這個時候的外國人是比較崇拜大唐文化的,他們不僅喜歡唐朝的服飾,就兩唐朝的瓷器絲綢,拿到他們的國家就是無價之寶。哪像千多年後,這種崇拜的現象顛倒了。

「哥抹布先生,某今天來是和你商量購買玻璃一事的,這是我昨晚寫的一份買賣合同,你過目看一眼,如果可以,就簽下了吧,訂金我都已經帶來了。」陳華摸出懷裡的一張草擬的買賣合同,這還是他昨晚找墨統領寫的。

「我相信你,因為我喜歡大唐,喜歡和唐朝人做生意,我到過太多的國家,他們對我的玻璃一點兒興趣都沒有,你的出現讓我對我的生意有了很大的信心,來吧,乾杯,我的大唐朋友,祝我們合作愉快,南洋不止有玻璃,還有寶石,香料,象牙,熱情似火的南洋小妞,以後我們都可以合作的。」

「來兩個粗碗1陳華向旁邊的夥計招了招手,剛才在杜構府上喝過,現在又得和。

夥計將兩個粗碗送來,陳華均攤排開全部倒滿酒,然後端起一碗給了哥抹布,自己也端了一碗,道:「我要的玻璃,還希望哥抹布先生能夠給我早日運來。」然後和哥抹布碰了下碗一飲而荊

哥抹布以為大碗喝酒是唐人做生意一首交流方式,他立刻被感染,大唐朝的文化果然博大精深啊,哪像自己南洋諸國,做生意根本就不講道理,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贏家,哥抹布覺得和人家相比,自己成了野蠻國家來的人,立刻拍胸脯保證道:「你請放心,此次去南洋,我給你帶最好的玻璃來大唐。」

「不著急,從長安到南洋,路途遙遠,中間隔著茫茫大海,沒七八個月是到不了的。恐怕下次見哥抹布先生的時候,將是來年春季了。」陳華心裡想到等哥抹布下次來的時候,長安城中恐怕已經修建起一棟高大的建築,就只差他的玻璃安裝上去,就能夠成為舉世無雙存在吧!

這時候恰巧上面說書的人正念道昨日曲江詩會流傳出來的一首詩。

「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

「勸君更盡一杯酒,」

「西出陽關無故人。」

說書的念過這首詩后,連連稱奇,說這首詩絕對可以稱得上名家之作。茶亭里喝茶的人也連聲稱讚「好1。而坐在桌子上喝酒的陳華,則是兀兒一笑,舉碗痛飲痛快道「真是好詩1

哥抹布持碗不語,他終於領略到大唐文化就是無時不刻從心裡感染你,讓你愛著這個和平自由的國度,大唐朝的存在,就如同南洋人心中那遙不可及的海市蜃樓一樣,是世界最美好的地方,這裡有感染人的文明,有雕樑畫棟的亭台樓閣,淳樸的大唐子民,哥抹布真心羨慕,道:「陳華,您們大唐,真好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