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五章解決杜構的斷腿之痛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後會從斷掉的地方從新長出一條腿來,陳華已經完成了他的檢查,道:「被截掉的只是腳掌和一小節小腿骨,傷口癒合的很好,還有希望1 杜構不解地看著陳華,儘管沒有從新長出一條小腿來,但看陳華自信的表情,...

長孫沖和杜荷合起來欠了陳華千多貫銅錢,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可以作為和哥抹布簽訂合同讓他從南洋送來一批玻璃的首付定金。

陳華先去了杜府,那裡離安樂坊較近,陳華到杜府門前登門拜訪點名要找杜家二公子杜荷時,被對方告知杜荷不再,出來迎接陳華的是杜荷的大哥杜構。杜如晦的大兒子,他爵位的繼承人,杜府現在的當家。

杜構是被府中下人抬出來的,他坐在一張扶手大椅上,椅子前後伸出兩截可以讓人用肩膀抬起的木棒,摸樣和巴蜀一帶的滑竿相差無幾,陳華納悶,好好的人,怎麼要人抬,仔細看才發現他少了一隻腿。準確地說,他的小腿往下一截包括腳掌都被截掉!

陳華聽杜荷說過,他大哥文武雙全,深的過世的杜如晦器重,只是早些年間,在登州、萊州海域剿匪時,左腿筋被針梁魚嘴戳斷,被截了一條小腿,對他的打擊非常大,他大哥雖然心性淡泊,但此事是他一個心病,杜荷曾求過陳華,說陳華是高人,能不能幫他大哥變出一條腿來,結果被陳華一腳踹開。說那是人做的事情嗎?

陳華每想到杜荷說的是真話,他大哥杜構的確少了條腿,難怪杜荷曾說,自己寧願少活十年,只要能換來大哥的腿他也願意。

「原來是陳華兄弟到訪,真是蓬蓽生輝啊,快快進來,家弟早就和某說過陳華兄弟在涼州的時候對他頗為照顧,一直想請來府上做客,可陳華兄弟都不曾有時間。」杜構笑邀陳華,他雖沒和陳華見過面,但連日來在朝中各大臣之間流傳著這人的事情,杜構只覺得此人確實非凡,幾番想見面,在陳華初來長安的時候,杜構曾安排過管家接他到府上來居住,但陳華不願到杜府來,所以就無緣見到。今日陳華親自上門,不管來意如何,這種人能結交盡量結交,而且聽說陳華醫術高超,杜構恰巧有心事想問問他,心裡竟迫切希望見到此人。

對方盛情邀請,陳華豈能生冷拒絕,笑道:「以前沒有時間,今天恰巧有空所以過來看看。」

杜構讓下人準備酒菜,然後抬手做了個請進的動作道:「行動不便,不能攜手相邀,還請陳華兄弟進府一敘,構有事相求。」

陳華擺了擺手:「杜構兄見外了,某和杜兄一見如故,情如兄弟,你是杜兄大哥,自是某大哥,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不講哪些禮節。」

對方是殘疾人士,不能下地相邀都要解說一翻,陳華當然不拘小節。說話過後,就隨杜構進了府去。

兩人並排走著,杜構心事困擾,欲言又止,他聽杜荷說過,陳華醫術高明,曾用毒救活過尚書李道宗,而且連太上皇李淵病的如此重都能讓他起死回生,自己的斷腿不知道有沒有希望,那怕是極其微小的,只要能夠讓自己站起來,杜構都覺得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值得。

陳華是聰明人,他從杜構的眼神中看出,困擾這個年輕人正是他斷腿的事。

杜構本是位有抱負的人,又是國公杜如晦的兒子,年輕時又有顯赫的戰功,這樣的人必定能夠留名青史地,若不是他斷了一條腿行動不便,他何至於終日屈居杜府內鬱鬱寡歡?

「杜構兄,恕某直言,你的腿怎麼會成這樣?」陳華把話題引到這上面來,他知道就算自己不問杜構等會兒也要說。

杜構愣了愣,陳華能看穿人的心思不成?

杜構臉上閃過一絲痛苦:「貞觀五年的時候,某在登州、萊州海域剿匪時,被當地的一種針梁魚戳斷了腿筋被截斷了一條小腿,某曾拜訪過天下名醫,就連藥王孫思邈某也曾尋他一年終於得見,孫藥王曾對某說過,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若有損傷,將不復出。實不相瞞,某這斷腿之痛,就連藥王孫思邈都不曾有辦法,哎,看來某要再這椅子上直到終老了。」

杜構神情沮喪,若非他少了一條腿,憑著杜構的家世和才學,他何愁沒有一番作為,而不是像現在這樣,終日坐在杜府裡面。

陳華想了想道:「杜構兄,可否讓某看看你的腿?或許能幫你想想辦法讓你站起來,不受這斷腿的困擾。」

杜構笑道:「陳華兄弟要看,某也不怕露醜,只是某想問,某這斷腿還有醫治好的嗎?」

大病可以醫治,但斷掉一條腿,還能醫治,這是什麼醫術?只有神仙才辦得到啊!

別人不可以醫治,就不代表陳華不會醫治。

在陳華來的那個世界還有什麼不可能辦到的事?人類都能登上月球了,古人還藉以月球為精神寄託,以為上面有月宮桂樹,嫦娥、玉兔、吳剛。哪知道,月球上,只不過是凹凸不平的土地,沒有生物,沒有水源,更沒有亭台樓閣,是個啥都沒有星球。

陳華看見前方恰好有空地,道:「杜構兄,你讓人把你抬到哪裡去,我看看你截肢的地方。」

杜構激動地對身邊的下人道:「快,快將我抬過去!讓陳華兄弟看看。」他興奮地臉上都有了笑容。

下人將杜構抬到了陳華所指的空地將杜構放在地上。杜構急忙將自己的褲子掀起來,露出被截掉的小腿,然後凝重地看著陳華。

他心裡想著,陳華會不會用手摸過他的小腿,就能從那斷掉的地方平白長出新的腿出來!

杜構的心簡直已經跳到了嗓子眼。他不敢出聲打斷陳華,只能靜靜地看著他檢查。

陳華蹲下身,仔細檢查了杜構被截肢的小腿。

然後用手比了比餘下來的小腿到膝關節的長度。

然後,沒有杜構想象的那樣,陳華摸過他的小腿之後會從斷掉的地方從新長出一條腿來,陳華已經完成了他的檢查,道:「被截掉的只是腳掌和一小節小腿骨,傷口癒合的很好,還有希望1

杜構不解地看著陳華,儘管沒有從新長出一條小腿來,但看陳華自信的表情,杜構覺得自己的腿傷有希望。「陳華兄弟,你說,某的腿疾還有救么?」

「有1陳華點了點頭:「幸好截肢的醫師沒有把你整個小腿都給截掉了,給你留了一截,不然真的回天無術,依我看,你這斷腿的毛病,還有救1

「怎麼救?」杜構興奮地問道。

陳華笑道:「給你做一條假腿1

「啊?」杜構不明白地看著陳華:「給我做假腿?」

杜構還不明白假腿的含義,不止他不明白,恐怕整個大唐朝所有的醫生都沒有想到假腿究竟是什麼東西。在陳華來的那個世界假的東西太多了,假鼻子,假眼睛,就連處女膜都有假的,還有啥不能假。

假腿,顧名思義就是給杜構弄一條手工製作的腿安裝上去,和原來的腿一樣大小,能夠滿足正常的生活需求。杜構被截肢的地方滿足安裝假腿的要求,只要陳華量一量杜構另外一條腿的長度和大小,知道杜構的身高體重,就能夠給他做一條假腿安裝在原來截肢的小腿上並且保證合腳。

「杜構兄,今天沒有準備,等哪天我準備好了,就拿著東西到你府上給你測量一下,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健步如飛了。」陳華拍了拍手,站起來,自信滿滿地說道。

此刻無法用語言來形容杜構的心情,他只覺得,自己聽過最好的安慰就是陳華那句「你用不了多久就能健步如飛了。」正常人是體會不到斷了一條腿的人,看著別人能正常走路心裡那種渴望。杜構已經在這張椅子上坐了五年了,如果沒有陳華的出現,他將在這張椅子上坐一輩子。

痛苦,無奈,又不得不接受現實!

然而,如今,這些在心裡都已經默默接受的事情,卻在陳華一句話的攻擊下瞬間塌陷,讓杜構放佛有看到了重生的希望!

杜構突然變得結巴起來,他不知道說什麼話感謝陳華,他唯一能表達的就是用發抖的聲音,支支吾吾道:「華哥兒!你是某的大恩人,如果某真能站起來走路那天,某這條命就是你的。」

陳華打趣兒笑道:「杜構兄說的太嚴重了,你是杜兄的大哥,也是某的大哥,某初到長安,有許多事,還要仰仗杜構兄多多照顧1

杜構哈哈笑起來,知道腿能醫好了,杜構的心情一掃往日的陰霾,爽朗道:「憑陳華兄弟的本事,這長安又有誰不仰仗於你。陳華兄弟過謙啦!哦,對了,不知陳華兄弟找某二弟何事,那小子跑去參加什麼狗屁的曲江詩會,已經有兩天沒歸家了,我這二弟,性子頑劣,他這一輩子,就沒做啥正事兒,能在涼州遇見陳華兄弟,是他這輩子做的最正確的一件事1

陳華不好意思開口,難道說,自己來要債的。

「也沒什麼事,曾向杜兄說過,要在長安做些事,要些銅錢辦事兒,他當初和某說過能夠支給我點,今日有空,特來找他商量1陳華在心裡暗罵,哪有要債的像他這麼溫柔。

杜構聽了一愣,他對陳華要做的事很感興趣,心想難道陳華是否要在長安開一家醫館?畢竟是見過陳華醫術的,杜構相信陳華肯定要開一家醫館,光大自己的醫術,當下答應道:「不就是區區千貫銅錢的事么?等會兒某知會管家一聲,叫他從賬房裡取三千貫錢給陳華兄弟。若是不夠,陳華兄弟但可來某府上,要多少取多少,陳華兄弟幫了某一個天大的忙,這點兒小事,我杜構還是能幫助陳華兄弟的。」

媽的,這就是長子和次子的地位,杜荷那賤人輸了幾百貫錢都還在陳華面前叫苦,說那是他一年的活動費,被陳華贏了去,他正考慮讓那個清館人養幾月,人家杜構一句話,就是幾千貫錢,這就是身份的待遇啊,杜荷一輩子都是萬年老二,說不上話,掌不了家。

杜構一口氣就許諾三千貫錢,解決了陳華和南洋人哥抹布關於買賣玻璃合同的首付金,陳華也不用去長孫沖家裡要錢了,打算直接從杜府領了錢就去和匯合哥抹布。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