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四章南洋人哥抹布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明早在婉兒姑娘餛飩攤上見? 這簡直就是句空話,天知道明早陳華還來不來這兒,他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見面是未知數,就和佛家講究緣分一樣,究竟是天緣、還是人緣,只有陳華知道。 歐陽詢嘆了口氣,...

從秦王朝的焚書坑儒,到蒙古族的建朝,然後滿清韃子進關,然後再往後幾百年的WH大革命,華夏國漢民族的文明經歷過無數次的毀滅留給後世的寶貴典籍少之又少,但《春江花月夜》、《阿房宮賦》、《師說》等文章,經過如此多朝代更換,它依舊沒有失傳,這完全依靠文章本身辭藻精美膾炙人口,古往今來,人人都能口口背誦,就和三字經一樣,以小見大博大精深。

儘管這三篇詩文,在陳華八歲的時候就被老傢伙拿著棍子逼著背誦,而他學過僅僅一本《古文觀止》裡面記錄的文章每篇都是經典,陳華覺得這三篇只是比較有針對性,所以他拿出來在李世民面前露了次臉.

歐陽詢是文人,知道寫文章尤其是寫出流芳千古的文章是多麼困難,實力如歐陽詢這樣的大儒,窮奇一身的智慧能在晚年時有一篇自己滿意的文章出世,歐陽詢就覺得功德圓滿,但他萬萬沒想到,手中有如此三篇絕頂好詩文據聖上描述,還是陳華輕鬆寫出,所以他稱呼了陳華為天才一點兒也不誇張。

「歐陽老先生,如果沒事兒,某就先離去了,某還有事,改日再聊1人怕出名豬怕壯,歐陽詢當街稱讚自己是天才,剛才幾十雙眼睛都曾看見,古代的人都有那麼點好文墨,周星星演的唐伯虎點秋香裡面,站在唐府外面求字畫的人,讓陳華曾經羨慕他若是會點兒藝術,肯定裝逼裝深層,王羲之會寫行書,弄得家門前貼春聯都要被偷掉,陳華還不想等會兒剛剛邁出步子,就有人跑上來求墨寶。一來他毛筆字寫的見不得人,二來陳華不想成為騷人,他不是杜荷那賤人,不喜歡插大蔥裝像。

歐陽詢摸著他那白鬍子,心裡想到弘文館終於來了位值得期待的人,他們都老了,這江山還是要交給年輕人。許敬宗有大才,但是許敬宗最喜歡裝,而且裝的太假,而歐陽詢觀鼻觀眼,覺得陳華也會裝,但聰明人看得出,陳華其實是不想鋒芒畢露,他大多時候,只會偶露鋒芒,給人一種驚艷的感覺。

「陳華小子,改天老朽差人將你接來府上,你我頗有一見如故,過府來喝兩杯水酒如何。」歐陽詢也不嫌丟老臉,居然連一見如故都能說出來,他難道忘記了昨天還在安慶坊內追著陳華跑,難道歐陽詢有老年痴獃。

陳華現在誰都不想接近,他打算當個體戶單打獨鬥,道:「歐陽老先生,不如我們明早在婉兒姑娘餛飩攤上見面如何?」

陳華的回答,讓歐陽詢摸不著頭腦。

歐陽詢轉而一想,立刻明白了陳華的意思。

明早在婉兒姑娘餛飩攤上見?

這簡直就是句空話,天知道明早陳華還來不來這兒,他說這句話的意思就是見面是未知數,就和佛家講究緣分一樣,究竟是天緣、還是人緣,只有陳華知道。

歐陽詢嘆了口氣,看來這小子並不想陷進長安城這個官場圈子裡。

所以就算他在涼州攻打吐谷渾立刻大功,回長安又救下太上皇,而且一口氣寫下三篇錦繡文章,這樣的一個人,已經是砂礫中的金子,開始發光了,而且所有人都看見他發光了,但這顆金子卻自己選擇埋入砂礫中。金子為什麼要自己埋入砂礫中,原因就是他志不在光芒萬丈,而是甘願選擇沉默。弘文館是個清水衙門,做著教書育人,寫寫文章的閑差事,歐陽詢想不通陳華為什麼選了做弘文館學士,而不是一下子躍居廟堂之上,成為大唐朝新秀一枚。

陳華一邊走,嘴裡一邊在笑著念唐伯虎寫的那首詩:「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這是唐寅孤傲的性格換了個方式表達他拚命追求卻得不到的東西一種扭曲心理,陳華不是自顧封閉者,也不是淡泊名利的人,他只是一個初到長安,沒有背景,沒有家族支持的個體戶,被捧得多高就摔得多重,很有可能就是粉身碎骨,所以陳華很小心地做事,一步步在長安這片侯門深似海的皇城中穩住自己的根基。

「長安多狐狸,中有虎狼行,小心行單船,步步需為營。」

陳華獻上打油詩一首,溜進進出安樂坊的人群中,若非他身材高大,模樣和唐人心中讀書人的標準吻合,憑他穿著普通的青色圓領長衫,不是錦緞絲綢,到真是一位普通的人,沒有誰會正眼兒瞧他。

陳華的想法是要再有限的時間把長安城的地皮兒踩熟,然後他才能在這裡為非作歹,盜帥盜東西的時候都要事先排查清楚,長安城以後就是陳華的根據地了,自家地里的東西都不清楚,別人偷了去也不知道。

昨天陳華僅僅是逛了東西兩大集市,據說長安的東西兩市在這個時代是整個世界最繁華的交易地方,陳華去逛的時候,儘管東西集市上交易的貨物沒有電子產品數碼產品,但就這個時代而言,但凡來自不同地方最先進的東西都能在集市上買到。

陳華從一個南洋來的商人手中買到兩塊打磨光滑的玻璃還有一些玻璃做的瓶子和彎管,這東西在大唐朝銷路不好,陳華花了幾貫錢就買下來了,那南洋人很熱情地做自我介紹叫哥抹布,他此次來大唐就是想打通南洋和大唐的玻璃生意,把南洋以及南洋以南一些小國家生產的玻璃製品運送到大唐交換精美的瓷器,哪知道銷路不好,他盤踞在長安都快半年了,本打算著以後再也不來賣玻璃了,在絕望的關頭,陳華的出現,並且是第一個買下他玻璃的買主,給了哥抹布極大的信心。

唐人都喜歡在木頭上雕出花鳥圖案用來做窗戶,根本不知道透明的玻璃比起木頭雕刻的窗戶會讓人看見窗外的景色。當陳華第一眼看見玻璃製品的時候,就把主意打在了那個南洋人哥抹布身上。

試想著有一天長安城出現一棟高二十層樓的房子,那絕對是一件震驚整個長安的事情。陳華既然打算要接手格物院,就得拿出一兩件說服別人的證據出來。他無意間看見了那個南洋人哥抹布賣的玻璃製品,並且知道還有更大的可以當落地鏡子的玻璃能夠從南洋運來,陳華的心就砰砰跳動。

只要他再弄出水泥,讓鐵匠造出鋼筋,就能夠弄成混泥土,然後配上玻璃,西域諸國的塗料,何愁一棟大樓房蓋不起?

昨天陳華只是買下了哥抹布的一些小玻璃製品,今天才是陳華正式和哥抹布討論關於運送玻璃的事情。

不過在見哥抹布之前,陳華還有件事沒做。

「去找杜荷和長孫沖收賬1

昨天和哥抹布談好了,今天要簽訂某種合同,合同要交定金,陳華身無分文,只好找這兩人解決難題了。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