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二章歐陽詢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老李對格物院都不重視,只知道擴大國子監的規模,而忘記了還有這個註定在千多年後風靡全世界的學科,可想而知,唐代人對自然科學的傳承做的並不太好。 「格物院屬於哪個機構在管理?」陳華覺得有必要去溜兩...

「呸呸呸1

大清早,陳華的聲音就在西廂前一個大院子里響起,只見他蹲院中某處假山旁的石台階上,左手抓著一個喝茶用的三彩茶杯,右手拿著一截摸樣奇怪就像棍子一樣的東西,來來回回往自己嘴裡捅著,滿嘴的白色泡沫星子附在他嘴上,隨著他「呸呸呸」的旋律聲,嘴上的泡沫立刻四下飛濺,讓人看了甚至奇怪。

墨統領擺動著纖細的腰肢從東廂娉婷走來,她手裡同樣端著一個三彩茶杯,手上拿著楊柳枝,以及一個小瓷瓶,瓷瓶里裝著用來刷牙的青鹽,這種青鹽在長安賣價很貴,只有大戶人家才能用得上,而且用楊柳枝搭配青鹽漱口,是這些貴族在早起之後最享受的一件事。

「你也刷牙啊?」陳華和墨統領打了個照面,繼續埋頭刷牙,牙刷是他自帶的,牙膏也是他自帶的,只是用完之後就沒有了,所以陳華很苦惱以後打理口腔衛生怎麼辦。難道學唐代人用楊柳枝刷牙,拿根棍子在嘴裡捅來捅去多難受,陳華還不想自找受罪。

墨統領瞟了陳華一眼,準確地說是瞟著陳華手裡抓著的牙刷:「這是何物?」

陳華把三彩茶杯裡面裝的清水吸進嘴裡,然後痛快地向假山上吐去,洗漱完畢的他向墨統領揚了揚手裡的牙刷:「西域帶回來的,待會兒送你一支,瞧你用楊柳枝刷牙,多彆扭,試試我這洋玩意。」

墨統領白眼一翻:「你就會弄些奇淫技巧的玩意兒,格物院正好差你這樣的人,不如你去哪裡謀一份差事兒。」

陳華知道唐代的格物院,就是研究奇淫技巧的機構,也就是後世工科大學的前身,不過在以文為首的年代,研究這些旁門左道的學科就是不入流的,類同於木匠、石匠、泥瓦匠,這些低下的從業者,就連老李對格物院都不重視,只知道擴大國子監的規模,而忘記了還有這個註定在千多年後風靡全世界的學科,可想而知,唐代人對自然科學的傳承做的並不太好。

「格物院屬於哪個機構在管理?」陳華覺得有必要去溜兩圈,看看現在還有多少學生在裡面上課。

墨統領刷著牙一邊「呸呸呸」地道:「屬於弘文館在管理,但沒有誰願意去哪裡,格物院的院長位置現在還空著。說不定你去還能當上院長。」

這句話有著諷刺的意味,誰都知道去格物院當院長,指不定走出去就被人笑話。但陳華不以為然,別人不看重這塊地方,他卻十分看好格物院的前途,又恰巧這格物院是屬於弘文館挂名管理的,自己不正在等著上任的文書發下來就去弘文館任職嗎?

陳華在靜靜思考,墨統領已經洗漱完畢,她見陳華在發獃,也不去管他,自行先離開了,但在離開之前,她還是很關心陳華同志,道:「我放了些銅錢在前院大廳的桌子上,等會兒我要進宮當差,你自己拿著銅錢解決你自己的伙食。趁早謀一份差事,趁早搬出我這裡。」

她可以不擔心陳華的差事兒,無論是涼州剿滅吐谷渾的功勞,還是救活了太上皇,陳華都是功臣人物,獲得爵位和食邑是遲早的事情,只是老李封賞的聖旨還沒下來,陳華就什麼都不是,依舊是關外小民,這樣一個人在長安,沒銅錢活不下去,墨統領全當在陳華沒有飛黃騰達之前,幫助他一段時間。

「某住在這裡不是挺好的嗎?哪兒也不去了,就賴在這裡。」陳華突然耍起了無賴,住在這裡的確不錯,好歹是個家。

墨統領冷哼了一聲,走的極快。

她離開之後,陳華回了房間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穿在身上,然後跑到前廳,桌上有十貫銅錢,夠他一天的生活費了。陳華將那十貫錢揣在身上,瞅著日頭已經不早了,肚子也有些餓,決定出去逛逛。

安樂坊此刻早已經開坊,裡面雖然住著許多達官貴族,但仍舊有一小部分的貧民和商人,貧民趕著拿著蔬菜水果以及一些手工藝品去外面的集市出售,而商人則是打開了店門,撐起了幡子開始做生意。

陳華在來到一個俏娘子開的一家混沌攤上吃了大碗混沌,這俏娘子模樣水靈身段如楊柳細眉杏眼生的那是標準的俏面兒美人,複姓公孫,單名一個婉字,據說才訂了親,丈夫就被招去邊關打仗戰死了,留下丈夫的母親,這娘子也沒改嫁,自願從娘家來到夫家,守著一個混沌攤子供養婆婆終老,攤子的招牌叫過水混沌,新鮮羊肉和著韭菜味道不錯,沒有羊的羊膻味,分量也是足夠,攤子上吃混沌的很多。

陳華坐下的時候,正站在一口大鍋邊,公孫婉熟練撈著鍋里煮熟的混沌放在碗里,並向陳華打招呼道:「公子好面生,才搬來這安樂坊呢?」

公孫婉也是這坊間的人,大家都是鄉里鄉親,打招呼是正常的。陳華微微一笑:「前幾日才搬來。」說完陳華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不好意思,道:「給我來大碗混沌。」

公孫娘子抿唇一笑:「公子稍等。」

沒過一會兒工夫,一碗熱騰騰的混沌就上了桌。陳華抽出桌上裝在竹筒里的筷子呼呼吃起來,他以前也是吃遍了大江南北的混沌,但都沒有公孫婉做的混沌好吃。這混沌剛剛熟透就撈了起來,裡面的肉香混著清油還能在齒間停留,羊肉也全部去掉筋椋餛飩餡很充足,不是那麼丁點兒,咬上去感覺滿口都是肉餡兒。

「好吃1陳華呼呼大吃,還不忘誇獎幾句。

這時候,旁邊一白髮老頭就發表言論了:「婉兒姑娘的混沌不止好吃,婉兒姑娘的孝心更是我們安樂坊傳為美談的事情。以後誰要是娶了我們安樂坊的婉兒姑娘,那一定會很幸福的。咦,公子,你很面生啊,是才搬來的,如何稱呼?」

陳華連忙點頭:「前幾天搬來的,小姓陳華,不知前輩稱呼?」陳華打量著這老頭,滿頭白髮,連鬍子都是白的,看起來很精神,穿了件尋常服飾,腰間佩戴著一塊像魚一樣的佩飾,那叫魚符,當官的才有,由兩塊組成合成一條完整的魚,自己身上帶著一塊,內廷放著一塊,用來作為身份的憑證。

這老頭是當官的!

陳華首先想到這白鬍子老頭是唐朝的官員。

那老頭多瞧了眼陳華,哈哈笑道:「老夫歐陽詢1

陳華差點囫圇吞下一個混沌:「某是歐陽詢老先生?杜荷可是你的弟子?」

聽到陳華念起杜荷這個名字,那老頭歐陽詢立刻呼吸不暢:「那不孝徒某也認識?」

陳華點頭:「認識。」

歐陽詢道:「那我認得你,你就是那不孝徒口中念念不忘的高人?是你害的我門下弟子,現在個個都成瘋成魔了。」

「老先生,此話怎講啊,你的弟子我只認得一個杜荷,其餘都不認識。」陳華趕緊吃完碗里最後一個混沌,已經取出銅錢丟在桌子上,準備作勢要跑。他可不敢和一個老頭在安樂坊中打起來,因為看歐陽詢的樣子,已經在挽袖子準備拚命了。

歐陽詢氣的吹鬍子瞪眼:「你不知道?你真不知?」

「不知1陳華無辜回答,歐陽詢的話讓他感覺莫名其妙的。

歐陽詢的聲音瞬間提高不少:「那你知不知道撲克牌?」

這下陳華總算明白歐陽詢為何看見自己如此憤怒了,感情是杜荷那廝拿著自己的撲克牌去見師兄師弟,把他們帶上賭途了。現在遇見別人的老師,自己這個罪魁禍首肯定跑不掉。

還能怎麼辦,陳華不敢和歐陽詢當街打架,自己有理虧於人,於是乎,還沒等歐陽詢跑過來抓住他問罪,陳華丟下十個銅板把腿就跑。

歐陽詢見陳華心虛了,又見他想跑,立刻從旁邊的座位上站起來,追著他道:「某給我站住,須得給我說個理由,否則老夫就和你沒完。老夫教出來的弟子,現在個個沉迷賭博,你難道還想跑掉么?」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