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十一章讓你翻牆進來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員的府邸門庭若市人來人往進進出出相比,這墨府著實冷清。 「不是1陳華搖搖晃晃跳下車, 「那就奇怪了,墨統領常年都是一個人獨住,不喜生人打攪,公子居然能夠住在這裡,倒是一件新鮮事兒。」<...

李淵仔細打量著陳華,一個年輕人,尤其像陳華這樣的年輕人,哪一個在年輕氣盛的時候不是飛揚跋扈,巴不得全長安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家族培養的接班人,他是某某家族最有能力和才華的後代?哪一個在受到天子青睞的時候,不會豪情萬丈想要有一番作為,甚至短時間內成為紅極一時的紅人。

年輕人是易衝動的,但陳華顯然沒有這些浮躁,他好像能讀懂上位者的心思,面對嘉許的時候謹慎而行,沒有邀功反而是以退為進地聊表忠心,他就像一個才從田舍突然登入廟堂的人,步步都小心謹慎,這種人的起點也許比較低,但比那些大家族的子弟,更能適合一個君王對他的看重。

這小子簡直深藏功與名埃

李淵識人的本事冠絕,他雖然是過時的皇帝,但畢竟曾經坐過皇位,他覺得陳華有可塑的地方,陳華的性格像極了隱相,或許短期內不會有所嶄露頭角,但隨著時間的積累,陳華一定會綻放出屬於他的光芒。也許是未來十年二十年時間,那時候李淵看不到了,但他的孫子能夠看到,並且能夠得到陳華的輔佐。

李淵和李世民兩父子間心有怨恨,但李淵對孫子卻是做到了一個太上皇對他們應有的關愛。任何一位君王都希望江山千秋萬載。李淵也自是希望他李家能夠世世代代傳下去一直穩坐江山。

「陳家小子,既然你不想要寡人的賞賜,寡人也實在拿不出珍貴的東西報答救命之恩,這樣吧,以後寡人就時常宣你進宮說說話,反正寡人的興慶宮平常也很少有人來,你就把這裡當成你的家就行了,隨時都可以進出。」

「小民謝過太上皇。」陳華覺得自己成了養老院義工。興慶宮雖然是皇宮,但還比不上墨統領的墨府。陳華住在哪裡比住在這裡舒服而且更隨便。

李淵滿意的點了點頭,他似乎有些累,呼吸都在喘著氣兒,他朝著寢宮旁邊的書房召喚兩聲,是在叫他的愛妃張美人,待在書房裡守護孩子的張妃就抱著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領著一位身穿錦緞上祥雲頭戴王冠的小男孩出來。

「父皇1小男孩掙脫張妃的手,直接撲到李淵身邊。想不到李淵那個老地瓜滿臉都是皺紋,生出來的兒子卻是非常俊美,皇家的血脈就是好啊,很少生出歪瓜裂棗。

「元芳,你父皇剛剛大病初癒,你某要鬧著聖上。」張妃跑過來牽走了小王子李元芳,小王爺不情願地掙脫了抓在李淵手上的小手,李淵欣慰地看著離去的小王子,臉上笑容真誠,無論如何老來得子都是件值得高興的事。

陳華覺得自己不該打攪李淵夫妻團聚,兒女承歡膝下的人生樂趣,找了個理由,告辭道:「太上皇,小民從涼州回長安,已經有些日子沒有休息了,還請太上皇恩准小民回去。」

李淵還想留著陳華說會兒話,他太寂寞了,常年呆在興慶宮,就沒見過太多的人,但見陳華臉上疲憊之色,李淵只好打算找個時間,再把陳華宣到宮裡來。

「你退下吧1李淵終於肯放陳華走了。

「小民告退1謝天謝地,終於出皇宮了,被老李抓來救治太上皇這幾天,陳華一直都待在這個沉悶的地方,現在得到出宮的許可,陳華頓覺渾身輕鬆,連步伐也加快了不少。

進宮是魏徵親自接進來,出宮則是李世民身邊的太監小高負責安排車輛將陳華送出去。

馬車出了承天門,這是進出皇宮最常走的一道大門,就轉向了和外面朱雀大街遙遙相望的皇城東西十二坊。陳華對長安城的格局不太熟悉,對太監小高直接報了地名,說去安樂坊的墨府,小高就按照陳華的吩咐直接將他送去安樂坊。

「陳家公子,墨府到了。」來到安樂坊墨府門前,太監小高那女性化的聲音就提醒正在馬車裡打瞌睡的陳華他要去的目的地到了。太監小高不知道陳華是從涼州打完了仗隨太子一起回長安的,定眼望了望前方大門緊閉的墨府,道:「陳家公子和墨統領是親戚?」

陳華被這刺耳女性聲吵醒,揉了揉眼睛,挑開車窗一看,此時天色已暗,花燈初上,墨府門前掛著那兩盞燈籠搖搖晃晃擺動著,和周圍那些不知道是哪個官員的府邸門庭若市人來人往進進出出相比,這墨府著實冷清。

「不是1陳華搖搖晃晃跳下車,

「那就奇怪了,墨統領常年都是一個人獨住,不喜生人打攪,公子居然能夠住在這裡,倒是一件新鮮事兒。」

都說女人八卦,太監比女人還八卦,陳華不是瞧不起割了那玩意,而是實在受不了那女性化的聲音,他渾身起了雞皮疙瘩,連忙道:「多謝高公公相送,某先告辭了,不遠送。」

說完,陳華大步流星跑向墨府。

知道府中沒人,陳華用力推開墨府大門,院子裡面冷清的都可以住鬼了,偌大的墨府,靜悄悄地,點兒人聲都沒有,唯有東廂那裡還亮著燈,估計墨統領還沒有入睡,陳華一路哼著莫名其妙的曲子朝著他的西廂走去。

「回來了?」

一個聲音,就像幽靈一樣突然從旁邊的長廊中傳來。膽子小的,准被嚇死。

陳華定睛一看,長廊上站著一個穿著絲質薄裙的女人,因為晚上風大,女人在身上披了件大氅,她一隻手捏著大氅的溜邊,估計是防止胸前春光乍泄,一隻手提著一盞蓮花燈,借著燈光她看見了剛才推門聲音驚醒了她的人。

也許是女人才沐浴過,一頭濕漉漉的頭髮隨意披在肩上,讓她看起來多了種屬於女人天生的嬌媚。

「墨統領?」

墨統領一直給陳華的印象都是很冷酷的樣子,很少像現在這樣居家女人的摸樣,陳華的眼睛似乎帶著穿透力的特異功能,上下打量了這個女人。

長腿永遠是她性感的標誌,也許是長年練武的原因,那雙繃緊的雙腿,簡直就成了男人的魔障,要是能摸上一摸,絕對是彈力十足愛不釋手。

陳華咽了咽口水,他是個正常的男人,當看見一個女人穿著薄薄的長裙站在你面前,陳華唯一能做的就是欣賞上帝創造出女人時,賦予她們的屬於女人的魅力。

「你面具呢,取下了?幹嘛要換上面巾?」陳華髮現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墨統領把她白天戴著的金色面具換下了,但卻在臉上掛了張絲質的面紗,不過這樣比戴那面具好看多了,至少給人以柔美的感覺,就好像她是全天下最美的女人,需要用東西遮住自己的容貌,不會讓別人看見。但她越是這樣遮遮掩掩,陳華的好奇心就越濃厚,想著他要是趁夜偷偷摘下美人的面紗,那是何如愜意的一件事。

面對陳華的問題,墨統領轉身就走。因為她看見了陳華放光的雙眼,她立刻想起了,現在不是一個住在這裡,還有一個男人,而且這男人並不柳下惠。

陳華白眼一翻:「你這女人,好歹我們現在也是同住屋檐下,難道就不知道說聲晚安嗎?」

長廊上傳來了女人厭惡的聲音,習慣了一個人住的她,有點兒不習慣某一天有人會闖進來吵著她的休息,道:「下次要是你回來再弄得如此大聲,我就把門給從裡面鎖死,讓你翻牆進來。」

陳華看了看墨府的圍牆,不高,他很輕鬆就能翻過。所以陳華不用擔心墨統領會鎖門,他是香帥,會飛檐走壁。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