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九章陳華錦繡文章三篇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日就能成為繼李綱之後第二個文學巨擎,他想看看這年輕人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是連續寫一篇文章出來,還是接二連三的寫,老李不再出聲,而是揮了揮手,讓小太監取出紙繼續代筆。 陳華也不藏拙,自然而然念道...

陳華報上自己要求去工作的地方弘文館,老李也沒立即答應,畢竟能夠進入弘文館的哪一個不是名滿天下的大文豪?陳華有幾斤幾兩老李還沒摸清楚,濫竽充數這個成語可不是發生在老李這種賢明的君王身上。他怕將陳華送入弘文館中,陳華會敗壞了弘文館的威名,同樣也是在敗壞他老李的名聲。

杜如晦,房玄齡,魏徵,虞世南,孔穎達,于志寧,許敬宗,這些人都是弘文館學士,哪一個不是受人尊崇的文豪?天下學子都以進入弘文館為人生目標,要是老李突然就安排了一個放佛從石頭裡蹦出來的陳華進入弘文館,肯定明天上早朝的時候,整個朝堂都會吵成一團。

「你想進弘文館,至少得向天下人證明有這個實力。」老李還是非常體諒陳華的,沉吟了會兒,道:「史書典籍你會多少?詩詞歌賦你又會多少?文章、書法、畫工,是否能夠信手拈來?」

唐代的弘文館,就好比華夏國的北大,豈是隨便一個人跑去北大教務處說要當北大的老師就一定能成功?

不自量力的行徑就是在鬧笑話,老李不是戴著有色眼鏡看人,他是嚴格在執行弘文館學士的招聘程序。

老李的意思就是讓陳華展現實力,也就是所謂的筆試了。陳華的毛筆字寫的太扭曲,但他又不敢讓老李代筆,這地兒就只有他、老李,還有一個小太監,李世民身邊的太監肯定有兩把刷子,陳華的主意就打那小太監身上:「不知這位公公如何稱呼。」

「小姓高,陳公子叫某小高就行。」小太監細聲細氣說著,他白面兒粉臉,還真像個豆蔻年華的女子。

「聖上不妨讓這位高公公代筆記下小民所述,看能否進入聖上的弘文館中。」

「准奏1李世民也想看看陳華如何寫出錦繡文章。

太監小高立刻放下手中的火槍,找來筆墨紙硯,他常年在李世民身邊熏陶,毛筆字自是不像他面貌如此生澀年輕,他執筆看著陳華,耳朵豎了起來,放佛不想遺落陳華說的每一字一句,道:「還請陳公子繡口道出錦繡文章。」

陳華想了想,沉聲道:「春江潮水連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開頭一句,乃是七律詩的格式,他這是在寫詩了,而且開頭就是意境宏偉的構架,這詩絕對是上上之作。

太監小高情不禁讚歎了一句「好詩。」便開始均墨寫下!

別人的馬屁陳根本無暇理會,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可是技壓整個全唐詩埃他繼續念著下面的內容,道:「隨波千萬里,何處春江無月明!」

「江流宛轉繞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覺飛,汀上白沙看不見。」

陳華念了極快,就好像信手拈來,完全不用推敲思考,更勝陳王曹子建的七步作詩,就連落筆如飛的太監小高都快跟不上陳華的節奏。

見太監小高寫的吃力,陳華將速度減慢了下來,在念到「不知乘月幾人歸,落月搖情滿江樹」時,陳華的聲音戛然而止。太監小高剛好將整篇全部寫完,他沒有忙著甩了甩自己酸痛的膀子,而是帶著崇拜的眼神盯著自己寫下的詩,全詩三十六句,句句成景將春江花月夜的美色娓娓道出,這絕對是一首絕句,一首流傳千古的絕句。

「陳公子高才1這是太監小高給予陳華的評價,他甚至覺得當自己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就該扇自己兩耳光,太不會拍馬屁了,單單這一首詩,明日傳遍長安,陳華就成了詩聖,那不是高才,而是天才!

「看來自明日起,大唐朝又將出現一個大文豪。聖上萬福,天佑大唐1抄錄完陳華所念的詩后,太監小高拍著馬屁向李世民進獻道。李世民雖然沒有拍手叫好,但長年侍奉君王自然察言觀色就能看出聖上欣賞這首詩。

陳華謙虛一笑,因為他看見了李世民眼中稍縱即逝的欣賞:「還請小高公公再代筆片刻。」

「陳公子還要寫?」太監小高不敢相信地看著陳華,這一首詩已經夠了,難道他還要再寫一首?

陳華點了點頭,意思是他還沒寫夠,將小太監的驚訝拋卻腦後,轉而念道:「古之學者必有師。師者,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陳華在念出他第二篇文章時,小太監已經忘記了快速記下,反而是李世民提醒說了句「記下」,小太監才慌忙換了一張紙認真執行命令。

陳華把韓愈的《師說》完完整整背誦一遍,改動了幾個地方,就成了一篇陳華所寫,勸人學習的文章。

武能立國,文能安邦,這個道理李世民懂,自從他登基之後,就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尤為突出的就是科舉制度,打破了世襲壟斷讓寒門學子有一躍龍門的機會,但改革的成效並不突出,除哪些門閥士族外,普天之下,讀書人太少,有得甚至以為讀書無用,還不如學的一身本事建功立業,而陳華的這篇文章,無疑在理論上支持李世民加大科舉改革的決心。

要讓天下人都知道讀書有用,要讓他們知道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有陳華這篇文章足夠。

在陳華念完《師說》之後,李世民心裡還想著,等會兒讓人把虞世南請來,將這兩篇文章從新抄錄一遍,然後定製成冊,發往天下所有學堂以供學子學習。

單單憑陳華這兩篇文章,絕對可以入駐弘文館,他正準備宣布讓陳華去弘文館當學士。那料到陳華卻再度開口:「小高公公,還請再為代筆。」

「什麼?你還要寫?」這次說話的是李世民,他認為陳華連續寫了兩篇錦繡文章已經足夠了,沒想到陳華居然收不住手,還要繼續往下寫?

尋常人有一篇傳世文章已經足夠,陳華已連續寫了兩篇,仍舊還要往下寫?他還要寫什麼?還有什麼能夠讓人震撼的文章沒有拿出來?

李世民暗暗期待,因為老李已經很久沒有見過有寫的如此之好的文章了,自從大唐朝的文學巨擎李綱逝世之後,普天之下,沒有誰再成為第二個李綱,眼前陳華的眼神中,頗有李綱執拗的樣子,說不定假以時日就能成為繼李綱之後第二個文學巨擎,他想看看這年輕人能達到什麼樣的高度,是連續寫一篇文章出來,還是接二連三的寫,老李不再出聲,而是揮了揮手,讓小太監取出紙繼續代筆。

陳華也不藏拙,自然而然念道:「六王畢,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壓三百餘里,隔離天日。驪山北構而西折,直走咸陽。二川溶懷,流入宮牆。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廊腰縵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勢,鉤心鬥角。」

陳華念的是《阿房宮賦》,他每念一句,李世民的眼神就愈發熾熱。

當陳華念道:「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鑒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這句,老李猛地一拍龍椅邊的扶手,頗有激動地站起來:「好文章1

他給予了生平最高的評價,陳華這篇《阿房宮賦》不是寫給別人的,而是寫給統治者的。

這是一篇帶有教育目的的文章,但辭藻優美,文字精鍊,乃是不可多得的罕見文章。更為重要就是,他藉助秦朝的滅亡教訓,以此來提醒統治者切勿驕奢淫逸,否則秦朝的滅亡就是前車之鑒。

一首詩,兩篇文章,皆是可以流傳千古搬存在。陳華給老李帶來的震撼是巨大的,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居然就有如此豐富的見聞和文學底蘊?這樣的人,似乎妖怪的不像話了。

一向以沉著冷靜著喜怒不的老李終於露出喜色道:「錦繡文章三篇,才情更勝文紀。朕就允了你去弘文館的請求。不過,朕有個條件。」

「聖上請講1

「你每日須得上早朝!這是朕特許,你不可拒絕。」

「我日1陳華在心裡把李世民的祖宗都罵了個遍,他就是因為不想上早朝才決定去弘文館,最後自己還是沒逃脫這條厄運。

「聖上,可不可以不去?」陳華試著在龍顏大悅的時候,小小的抗旨一下。

「不可以1老李回答的異常堅定。「除非你能找個說服朕的理由。」

陳華聳了聳肩,他有理由說動老李嗎?

答案是沒有!

老李哈哈哈大笑,他非常滿意陳華屈服狀態,這才是受他控制的棋子,無論是聰明的人,他只需一招就能夠把你制服,這就是君王的馭人之道。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