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七章父子對話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世民的眼光是溫柔的,在自己男人最心煩的時候,長孫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長孫把玉手放在了李世民手上,玉手皓腕如雪,溫暖細膩,總是能讓人醒神:「二郎,外面準備了清火蓮子粥,要不要觀音婢為你盛一碗?」...

李淵醒了,在陳華超時代的藥物治療下,他醒來的速度讓人咂舌。不過,為了讓他醒來,陳華耗費了自己大半寶貴的非再生資源藥物,這種損失,他不敢向李世民討價還價,只希望李淵醒來之後,李世民記得這是陳華的功勞,隨便賞他一座宅子幾個美女丫鬟就行。

李淵的身體還很虛弱,他醒來的時候,氧氣罩一直帶在他嘴上,他的眼神第一個看向的不是站在他身邊的兒子李世民,而是正在為他更換輸液瓶的陳華,那雙布滿血絲的眼球中,帶著幾分劫後餘生的慶幸,還有一個老人對死亡的懼怕。

沒有誰不怕死亡,高高在上的李淵從鬼門關走了一圈之後,他對活著的念頭更大。

「嗚嗚嗚」李淵的手指著自己嘴上的罩子示意給他拿開。李世民看著陳華,這玩意兒他不會,只能求助會的人。

陳華掛好了點滴,這是他給李淵輸的最後一瓶,輸完后李淵的身體就要靠中藥療養。他為李淵取下嘴上的氧氣罩,李淵那隻沒有扎針的手就從被子里伸出來,死死地抓著陳華的袖子:「告訴寡人,某叫什麼名字?」

「回太上皇,某叫陳華,關外來的小民。」陳華回答了李淵的問題,然後叮囑,道:「太上皇剛剛醒來,不宜說太多的話,還是把這個東西戴著。」說完,陳華已經不顧李淵的不情願,將氧氣罩再次戴在李淵嘴上。

李淵一直看著陳華,說來也奇怪,他壓根就沒看過陳華身邊的李世民,好像這兩父子有仇似地。

李承乾哀嚎著撲到了李淵龍床邊,哽咽著道:「太上皇,你終於醒了,乾兒好擔心,太上皇說過還要帶乾兒去游江南,你可不能不講信用。」

李淵的手放在了李承乾腦袋上,這是他的大孫子,自從大兒子和四兒子被老二殺了之後,李淵就特別看重他李家的血脈,李承乾有孝心,也是一個仁厚的太子,做皇帝可能沒有多大作為,但能夠保證李家血脈不會再次折損,他一直對李承乾灌輸的思想都是善待自己的弟弟妹妹,李承乾也沒有辜負他的期望。

兒子忤逆,還好孫子聽話,不然李淵下半身還不知道什麼叫頤養天年。

「乾兒,別打擾太上皇休息,你從涼州回來也累著了,先回宮去休息吧,這兒有你父皇和母后,你就別擔心了。」溫柔的長孫說話了,這女人總是在最尷尬的時候,能夠將局面扭到能控制的局面。太上皇心面恨著她的二郎,二郎一直都在彌補,在太上皇病危這些日子,早朝都已經撤銷,一直呆在興慶宮沒有休息過,現在太上皇醒過來了,也該是他們父子兩說話的時候。

李承乾抹了下眼睛:「兒臣告退1

「臣等也告退1人鏡魏徵和太醫令謝季卿甄權都是老幹部了,哪能不明白人家聖上和太上皇父子情深有話要談,立刻請求退下。

屋子裡就只陳華和老李還有長孫,陳華遲疑了一下:「聖上,小民也告退。」

「你在寢宮外面候著,朕等會還要見你。」

陳華渾身輕鬆,幸好老李沒把自己留下來,他不願摻合皇家私事能躲就躲,沒看見魏徵跑的那麼快么?

陳華出去后,長孫搬了一張凳子放在李淵床邊,李世民坐在上面,長孫很式一個三彩香爐旁,找來細長的金針撥弄著香爐裡面的草藥,讓草藥燃的足夠充分。裊裊升起的香煙,把長孫環繞其中,長孫放佛變成了慈愛的觀音,神定氣閑。

身邊無人,李世民伸手取下李淵嘴上的氧氣罩,李淵睜開眼睛看著他無話可說,這本就是一對彼此有著恨意和歉意的父子。

「吐谷渾被李靖五路大軍所剿滅,大唐西北地區從此再無戰火。」

李淵把眼睛閉上。他似乎不想聽李世民在歌頌他雄才偉略的能力,好像他在像自己證明,只有他李世民才能讓大唐朝輝煌。他奪權,也是順應天意。

好像以前兩父子的談話,就是在一個自言自語,一個沉默答中完成。李世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對話方式,繼續,道:「回紇,契丹,吐蕃,高麗,朕都要一一征討他們,朕要做千古一帝,就得讓大唐朝的疆土,從未有過的龐大。」

李淵的眼睛忽然睜開了:「那樣,累嗎?」

李世民很平靜道:「史書只是給勝利者所寫的,男兒若無法感到累,那他這一身幾近平庸。」

「哎。你從小就是這樣,你母后說你長大了一定不會安分,看來她說的果然沒錯。」李淵嘆了口氣,李世民是他最得意的兒子沒錯,但也是最傷他心的兒子。

李淵提到竇皇后,李世民難得出現悲傷:「母后的陵地,兒臣已經命人從新修葺過,竇家的人也均受到重用,我李唐江山建立當初受過竇家士族幫助,兒臣從未忘記。」

「你做的這些,只想彌補你目髑范已。」李淵突然大聲了起來,然後不停咳嗽著:「因為你害怕你母后死不瞑目?她怎麼會想到,自己最疼愛的二兒子,居然會喪心病狂到手足相殘。」

別人要是觸及老李玄武門那片逆鱗,早就被他砍了,但李淵說出來,李世民只覺得愧疚。

他名不正,言不順,所有的一切,都是靠當初秦王府的人幫他奪回來的,所以秦王府哪些人全都被封為了國公,而太子李建成那一派幾乎無一倖免全被李世民砍了。魏徵例外,李世民留著他,就是要向為太子李建成而死的哪些人證明,他李世民的確是雄才大略。

「父皇,你累了,需要休息。」李世民覺得再也沒有必要談下去,每次他們父子的對話,只能說到這兒就再也無法往下開展。

李淵果真閉上眼睛,再也不理會李世民。

李世民站起身來,長孫剛剛把香爐里的草藥翻了一遍娓娓而來,她看著李世民的眼光是溫柔的,在自己男人最心煩的時候,長孫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長孫把玉手放在了李世民手上,玉手皓腕如雪,溫暖細膩,總是能讓人醒神:「二郎,外面準備了清火蓮子粥,要不要觀音婢為你盛一碗?」

李世民點了點頭:「觀音婢,你覺得陳華此人如何?」

「看不透。」長孫以女人的直覺為李世民解決疑難。

「那朕把乾兒交給他教育如何?」

長孫微微一笑:「臣妾只是一個女人,不知道國家大事,二郎若是覺得把乾兒交給自己看好的人可行,觀音婢就沒有意見。」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