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六章亞歷山大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旅包裡面的藥物有限啊,而且還是非再生資源,陳華可不想全部用在李淵身上。 就得李淵慢慢將這瓶點滴輸完吧,那時候天肯定暗下來了,自己再來換第二瓶。 心面將醫治李淵的進程想了一遍,這裡也沒...

一屋子的人都在看著陳華如何施展神通,李承乾更是跳過來說要給陳華打下手,陳華拒絕了,因為李承乾根本就沒有經過專業護理培訓幫不上他的忙。他連打針找血管打點滴肯定都是茫然的,還指望讓他幫你?

將背上的軍旅包取下來。裡面的東西都是陳華挑選出來,有幾樣藥品對李淵的心臟病用得上。前世的陳華,可以說是世界所有博物館的噩夢,但那些收藏寶貝的地方,豈是那麼容易就進去了,有些地方是真空環境進入就需要自帶小型氧氣瓶,有些地方還安裝有毒氣防毒面具不可少,所以陳華在做案之前,都經過詳細的安排計劃,幾乎把需要帶上的東西全部帶上,以免出現任何意外。

從軍旅包中拿出一個礦泉水瓶大小的藍色瓶子,然後再拿出用塑料袋密封好的袋子,扯開袋子,拿出裡面的呼吸罩和軟管,將軟管一端接到藍色瓶子瓶口處,呼吸罩則是放在李淵嘴巴上。

心臟病人最怕的就是缺少氧氣,這樣很容易造成腦死亡,李淵已經是重度昏迷,幾乎接近假死狀態,幸好這群醫官在陳華未來之前用太多上好的藥材留著李淵最後一口氣,否則陳華真的無力回天。

儘管陳華拿出匪夷所思的方法來醫治李淵,李世民都沒有過於驚訝甚至制止,李世民知道天外有天,大唐朝以外有許多國家有自己的文明,陳華肯定是行了萬里路,才知道這種法子。李世民唯一想到的,就是陳華的出現是老天在保佑他,讓他為自己的父皇盡最後一點孝心。

李世民對不起李淵,他親手殺了自己的大哥、四弟,還逼迫李淵退位讓賢。為了抹去這污點,李世民已經盡量讓自己變得更賢明,對天下的百姓更寬容,他在位的十年時間,輕徭減賦,鼓勵農耕商貿,獎勵人口的繁衍,但無論如何,提到玄武門之變,那就是李世民心中的一根刺。所以,李世民雖然表現的很平靜,但看見陳華在救李淵的時候,他其實比誰都焦急。

陳華給李淵輸了氧氣,然後他又從軍旅包中拿出一個很小的輸液瓶,將注射器拿出來,又在軍旅包中拿了幾種藥物打進輸液瓶中,把輸液瓶掛在李淵的龍床上,然後將李淵的手放在把脈用的靠墊上,找到李淵手上的血管,將連接輸液瓶的針管插進李淵的靜脈血管中。

「這醫術,真是奇怪。」

說話的是人鏡魏徵,魏徵也算博覽群書,更是遊走過多處地方,但從未見過陳華這樣詭異救人的方式。

魏徵身邊那兩個太醫署的醫官也跟著點頭,其中一個年齡較大,頭髮花白,面容枯瘦的老頭,這老頭名叫謝季卿,乃是太醫署太醫令,出來道:「這人的醫學,絕不是出自我大唐任何一派醫門之下,老夫行醫多年,身平只遇見過一人,行醫時完全不遵循古法,為中毒者喂毒,為腹痛者開膛,為斷肢裝假肢,此人醫人的方法,有點像他。」

「誰?」李世民問道,看來他也被魏徵和醫官的話勾起了興趣。李世民龍目有光,似乎想把陳華看穿,他喜歡能夠受他掌控的臣子,而不喜歡一個來歷不明的人。

謝季卿立刻道:「回聖上,那人正是藥王孫思邈。據說孫道長去了西域傳播醫術,難不成此人師從孫道長?」

李世民的回答很風趣,道:「若他是藥王的弟子,那他就有資格做這太醫署太醫令一職,朕的太醫署能有個藥王弟子把持,這滿朝文武百官,那個還愁一點疑難雜症不可醫治?」

李世民明裡是在表揚陳華,實則是在暗嘆他朝中無人,現在站在李世民身邊說話的謝季卿正是太醫署最高官員太醫令,他連太上皇得了什麼病都沒查出來,還有資格議論別人的醫術?

「臣等無能,還請聖上責罰。」謝季卿立刻跪在地上,他身邊的另一個太醫也跪在地上,道:「臣等孤陋寡聞,不知道天外有天,此次回太醫署一定將陳公子請上門來,親自傳授醫學心得,好讓我太醫署所有人員,務必能夠從陳公子身上學到本事。」

「謝愛卿,甄愛卿,快快請起1李世民的大度立刻表現淋淋盡致。不怕你不認錯,就怕你不學,李世民對臣子的要求不難,你不會就要努力學過來,下次再不會那就沒有原諒可言,其實跪在他面前的兩位太醫令都是太醫署裡面醫術最好的兩人,李世民還捨不得將他們砍了。

謝季卿和另一個叫甄權的太醫令雙雙從地上站起來,然後退到了李世民身後,兩人不敢再說話造次,而是靜靜觀看陳華救人的方法。謝季卿是內科專家,甄權乃是一代針灸大師,剛才見陳華扎針打點滴的手法,很快就學到了心裡。兩人都不是小肚雞腸的人,和他們的醫德一樣很是大度,見陳華搶他們飯碗,兩人不是抱怨,而是都打算著私下一定要叫此人到太醫署交流一番。

看見輸液瓶里的藥液在減少,那就證明李淵已經將藥物吸收入體內。任何神葯都不能立竿見影,況且心臟病這種很難纏的病醫治起來效果本就不佳,陳華決定等這一瓶點滴輸完以後,再給李淵輸上一瓶,到時候等李淵從昏迷中醒來就改中藥治療,自己軍旅包裡面的藥物有限啊,而且還是非再生資源,陳華可不想全部用在李淵身上。

就得李淵慢慢將這瓶點滴輸完吧,那時候天肯定暗下來了,自己再來換第二瓶。

心面將醫治李淵的進程想了一遍,這裡也沒什麼事可做,接下來就等著看一瓶點滴輸完之後,李淵身體有沒有出現轉機。

怎麼樣,華哥兒,太上皇的病情有無大礙?

看見陳華從龍床邊走過來,李承前心急問道,李承前是相信陳華的,有陳華在,就沒有他解決不了的事情。李承乾已經潛移默化將陳華當成了無所不能的高人。

陳華直接無視李承乾,望著李世民,道:「還要觀察兩個時辰,藥物已經進入太上皇體內,如果有作用,兩個小時候之後自會見分曉。」

那就等兩個時辰.說完,李世民身邊的長孫已經安排人將凳子抬進來,就在太上皇的寢宮中等著。

陳華也不多作解釋,他就站在老李身邊,陪他守候這兩個時辰。

在靜靜的守候中,天色暗了下來,長孫讓人端來了點心,李世民一口都沒吃,李承前吃了幾塊就沒了心情蹲在李淵的龍床便看著龍榻上的李淵,魏徵和兩個太醫令謝季卿甄權都不敢吃上一點填肚子,唯獨陳華,拿起宮廷御膳房裡面做的點心,一面吃一面興緻高昂地看著眾人臉上嚴肅的表情。

用得著這麼認真么?李淵死不了。

興慶宮中的銅壺滴漏響起了第二聲,兩個時辰已經過去,掛在李淵手上的輸液瓶已經輸完。李承前「哎呀」一聲跳到陳華身邊,說瓶子里的藥液輸完了,陳華吃掉了盤子里最後一塊點心,說道:「先讓謝太醫把把脈。」

自己說了不算,還是得專業太醫出馬,老李才會相信奇。

謝季卿走到龍床邊,將手搭在李淵手腕脈搏上。

他先前替太上皇把過脈,脈象全無,已經是死人徵兆。但現在,在陳華用一個瓶子,裝著透明液體,給太上皇扎入血管里,瓶子中的液體消失時候,太上皇的脈搏居然有了,而且跳動的還比較有規律。

謝季卿仔細地把了三次脈才確定太上皇的病情穩定了,他們是中醫,看中的就是脈搏,只要脈搏跳動,就證明太上皇能夠醒過來.

撲通!把完脈之後,謝季卿直愣愣地跪在李世民面前:恭喜聖上,太上皇有救了!

老李僵硬的面容才有那麼點點的舒緩:「陳華,繼續用你的方法給太上皇醫治,朕要坐在這裡看見太上皇醒來為止,否則朕就治你怠君之罪1

老李終於和陳華說話了,不過,他對陳華說的第一句話居然讓陳華感到亞歷山大!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