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五章輸氧氣,打點滴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有誰會對皇後娘娘不敬,那是長孫氏的確有她獨到的個人魅力。 她就是一江春水,融化了英雄的鐵血,撫平了文人的高傲,英雄不敢拔劍,文人為她填詞。如果說李世民靠他的睿智牢牢掌控著自己的江山,那長孫氏就...

陳華終於見到了千古一帝李世民。還有那個無論是正史還是野史上,都被潤筆成完美無瑕的觀音婢長孫氏。

李世民威而不怒,長孫皇后柔而不媚。從面相上講,他們是最有夫妻相的兩人。尤其是李世民,臉上的鬍鬚不多,但是恰到好處將他身為男人又是王者威嚴一面凸顯出來,也許是常年打仗的的原因,李世民的身材保持的很好,不難想象老李就算現在騎著馬也能上戰場斬殺數人,完全不像歷史課本上閻立本所畫流傳下來畫像中那般身寬體胖,長孫氏依傍在他身邊,她就是一顆最璀璨的明珠,襯托英雄的存在。

陳華隨著人鏡魏徵走進興慶宮時,李世民依舊在翻看著李淵的手札,反倒是長孫氏,第一個將目光落在陳華身上。的確,這女人無論看誰的眼光都是溫柔的,能夠讓人從心裡對她產生好感,難怪李唐江山那麼多臣子沒有誰會對皇後娘娘不敬,那是長孫氏的確有她獨到的個人魅力。

她就是一江春水,融化了英雄的鐵血,撫平了文人的高傲,英雄不敢拔劍,文人為她填詞。如果說李世民靠他的睿智牢牢掌控著自己的江山,那長孫氏就是靠她的人格魅力去感染李唐每一個人,她是國母,當之無愧的國母,沒有誰能從她身上找出一點點缺點。

這是一個完美的女人,難怪會有李世民這樣一個雄才大略的男人。

入興慶宮的時候,陳華只是淡淡看了眼老李,更多的目光則是放在李世民身邊的長孫身上。

「想必這位就是乾兒口中稱呼的華哥兒吧。來人,看座1說話的是溫柔的長孫,這位穿著宮裝模樣不輸給任何一位女人的女人,他身上獨特的高貴,就像一朵白色的牡丹,她往哪裡一站,自會有人看著她無需提醒。

「臣魏徵,拜見皇上,拜見皇後娘娘,拜見太子千歲。」人鏡魏徵雖然是直臣諫臣,但見到了當今聖上,他依舊要跪下去磕頭,這是君臣禮節。

魏徵老老實實在地上拜了兩拜,然後就把陳華往火坑裡推,道:「陳兄弟,還不快拜見皇上和娘娘,切莫失去禮數。」

這老狐狸,居然和我稱兄道弟,這不是擺明了我和你人鏡魏徵有交情嗎?老李雖然喜歡你的直性子,但並沒有委以重任否則你丫開國功臣就不只是做個光祿大夫了,早就奔宰相一線了。

陳華雖然是現代人,但到了不同的朝代,就得適應不同的規矩,見了老李是要磕頭的,不然大不敬,沒的說直接砍了。雖然腦袋中還想著自己怎麼不能像某些穿越者縱橫一個位面種馬無敵霸氣外露神擋殺神佛擋殺佛的牛叉境界,回頭看,連人鏡魏徵都能下跪,他還是乖乖的跪下去,就算是給那個世界的老傢伙磕頭,道:「關外小民陳華,拜見聖上,拜見娘娘,祝聖上仙福永享壽與天齊,祝娘娘青春永駐笑口常開。」

拍馬屁其實是很簡單的,魏徵要坑他,要讓李世民以為陳華和魏徵入伙了,那陳華乾脆就不學魏徵直性子那套,馬屁無敵拍,就要讓老李覺得自己就是個喜歡溜須拍馬的人。

和魏徵劃清界限,某就是個喜歡耍嘴皮子的人,不是那種會讓老李生氣到想殺了自己解恨的直臣,這樣就對了。

長孫笑的很甜,讓陳華恍惚以為這個已經生下幾個孩子的女人,怎麼看都像是個情竇初開的女孩。老李則是不怒不喜,臉上看不出任何細微的表情變化。帝王之心,的確是無人能讀懂。不過,聽到陳華的盛讚,老李也覺得新鮮,翻書的速度慢了下來。眼光有意無意落在陳華身上。

陳華如墜冰窟!

好一雙讓人膽寒的眼睛,那眼神,就像兩支黑壓壓槍口對準你,隨時都可以噴出火舌要你命。

李承乾跳出來了,因為陳華的馬屁他聽了想吐。他待在長孫身邊做乖孩子實在是憋不住了,想笑,怕失禮,想捶足頓胸說魏徵終於遇見對手了,但他老子李世民還在身邊,不敢放肆,所以李承前找了個很好的借口。

「華哥兒,在涼州的時候孤就見你救活了皇叔。如今太上皇病重,太醫署的人都束手無策,別無他法,孤只好求父皇將你宣進宮,讓你替太上皇治玻」李承前聲音哽咽,他簡直是個孝悌太子。

陳華心面記著四下無人時候找李承前還賬,嘴裡答應道:「小民儘力而為。」

「好啊,孤帶你去太上皇寢宮1李承乾表現的很熱情,沒有誰會議論他和陳華走的很近,因為這叫禮賢下士。說不定有些老官員,會拿此事歌功頌德太子。

李承乾出現在陳華面前,並且趁人不注意時向他豎了豎大拇指「魏大人被你坑了」。然後,這位太子就屁顛屁顛帶著陳華去了李淵的寢宮。

李承乾帶隊,陳華尾隨其後,李世民就跟在陳華屁股後面,背著雙手,就像監考官一樣,監視陳華,看他要做什麼古怪。畢竟興慶宮裡面躺著的是他老子,李世民還不放心將李淵的命交給陳華折騰。

走進李淵寢宮的時候,很大一股中草藥味灌入鼻中。憑著這股藥味,陳華肯定,這太醫署的人,靈芝、人蔘沒少用。有兩個穿著七品朝服的官員,正忙著在李淵的身上摸來看去,不像是把脈,倒像是在望聞。

李世民來到的時候,這兩個醫官正好全面檢查完,見聖上領著太子河娘娘前來,這兩人立刻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聖上節哀,太上皇他恐怕是不行了。」

不得不承認,任何朝代的官員,表演天賦那是沒得說,說哭就哭,根本就不用醞釀。

李世民沉聲「嗯」了聲,然後就看著陳華。

陳華知道他跑不掉了。既然來了,躲是躲不掉的,他索性硬著頭皮,走到了李淵的龍床旁邊。

龍床邊有個凳子,陳華坐下來,然後一屋子的人,就全部看著他。

陳華心裡在想,你們不要給我壓力,不然我就給李淵壓力,不能讓他好好活著,還可以讓他安樂死,然後伸手撩起龍床上蓋住李淵的被子,把李淵的手取出來把脈,眾人看他這個動作,專業到位,像是有兩把刷子的人。

李淵的病要是能通過把脈看出問題,那他就不用被下病危通知書了。

只是,陳華僅僅把了一會兒脈,然後就把李淵的手放回被子。

「聖上,要做好心理準備,小民不敢保證能夠醫治好太上皇的玻」說完之後,陳華將背在背上的包取下來。李淵得的病不輕,急性心臟病,能得這個病不難想象,李淵被李世民奪去了皇位,心裡一直壓抑著,心臟不好,早就有病,加上年老爆發出來,就一病不起了。

這個病不好治,而且以唐代的醫術,對這個病的癥狀都沒多少人研究。

陳華是從一千年以後來的,那時候的醫術,中西結合,把脈的手段早就化境。當診斷出李淵得了急性心臟病的時候,陳華想到的醫治方法就是輸氧氣,打點滴。

氧氣不能缺,心臟病人最怕的就是缺少氧氣,至於點滴,那就是一些治療心臟病的藥物,幸好,陳華的包裡面都準備了一些,外出做案,陳華考慮的非常周到,他也因此應禍得福。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