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章千古人鏡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手的不是盜東西,而是拿走一個女人的心。祖師爺楚留香就是情場老手,陳華當然後浪推前浪。 一個人打開了墨府大門,隨著咯吱聲響起,映入眼帘的是一輛兩個輪子的馬車,普通,不起眼,怎麼看都和那高貴的皇宮...

陳華已經在西廂找了間乾淨清幽的房間,準備收拾收拾休息,從蘭州到長安一路奔波,他也感覺到了疲乏,哪知道自己剛趟上床,門外就有人敲門。常理考慮,墨府只有他和墨統領二人,敲門的人除了墨統領之外無二,陳華還沒起身開門,就已經在裡面問道:「是小墨墨嗎?」

門外響起了墨統領那不咸不淡的聲音:「宮裡宣你進宮,轎子就在門外,接你的乃是光祿大夫魏大人,去不去隨你。」

這女人好像不關心自己死活,什麼叫去不去隨你,她都是大唐朝的老幹部了,難道聽說過老李傳旨有人敢拒絕的么?

「去,去,立刻出來。」

陳華很是激動,老李要接見自己,肯定是李承乾那大嘴巴惹的禍?陳華可以不鳥哪些國公,但他不可以不鳥老李啊,否則隨便一個欺君之罪下來,陳華沒有九族可砍,他一個人的腦袋足夠了。

立刻起床,打開門,陽光還很刺眼,距離太陽下山還有段距離,若是混的好,還可以被老李留在皇宮吃晚飯。

知道老李急著讓人宣自己進宮所謂何事,出門的時候,陳華已經背上了他那個萬能的軍旅包。

進宮應該用得著,所以陳華準備的很充分。

墨統領知道陳華有個奇怪的背包,她不知道這背包還有何歷史,只是陳華進宮面聖,他也背著,墨統領遲疑了一下,看了看陳華的奇特背包:「入宮面聖,還是少帶點兒東西,犯忌諱。」

一向冷漠少語的墨統領終於說了句關心人的話,不容易啊,這還是陳華和她相處以來,第一次聽見她語氣如此溫婉。

「放心,不用的東西我都沒背著去,裡面背上的都是救命的。」陳華拍了拍自己的背包:「要不要一起進宮面聖?」

這回墨統領轉身便走,連一句話都沒和陳華說。

這性子太冷傲了。放佛這長安城就沒有一個人是她的朋友。

「哎,這女人,活得真心累。」看著墨統領離去的背影,陳華說了句心裡話。按理說,以墨統領的家世和本領,在長安不愁找不到男人,只要她小手一勾,絕對有無數男寵送上門來。只是她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性格,以及孤僻地住在一個如同鬼城的府邸中,還有那個男人對她提得起半分興趣?只怕是上門提親的媒婆,看到府裡面鬼影都沒有一個,都不敢為她說媒了,或者以墨統領的性格,肯定提劍追出門外。

「找機會做點東西,讓她笑一笑,墨統領笑起來肯定一笑傾人城。」陳華是香帥,一代香帥最拿手的不是盜東西,而是拿走一個女人的心。祖師爺楚留香就是情場老手,陳華當然後浪推前浪。

一個人打開了墨府大門,隨著咯吱聲響起,映入眼帘的是一輛兩個輪子的馬車,普通,不起眼,怎麼看都和那高貴的皇宮聯繫不上,陳華知道老李一直提倡節儉,不然李承乾不會為了欠他六百貫錢逼得說要賣掉太子妃還債,但堂堂一國的君主召見臣下,就用這樣的馬車接人,也太顯寒磣了吧。

「大人貴姓?某叫陳華。」看見牛車旁站了一個穿著青色服飾的小老頭,這老頭板著一張臉,好像誰欠了他幾百貫銀子似地,陳華和老傢伙學過兩天摸骨看相的本事,一看就知道這老頭屬於那種心眼小,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吝嗇老鬼,先前墨統領提醒過,好像這老頭是個光祿大夫,姓魏,雖說是閑職,但官銜已經不低了,至少三品大員才有的這個待遇。

那老頭看見陳華了,又見陳華不畏生,不像是一個才從關外那些野蠻之地來的人,聲音低沉道:「免貴,姓魏,字玄成,單名一個征字。」

那老頭介紹自己的時候,都是以古人的方式,先說家姓,然後字什麼,最後才說名字中的名什麼。陳華聽他介紹,本沒怎麼放在心上,嘴裡念著魏玄成,好像不太熟,然後聽到那老頭說名「征」,陳華平地一驚,望著那老頭:「你就是千古人鏡魏徵?」

魏徵本就是寫史書的,而陳華那「千古人鏡」四個字,好像只有史書上才能提及,都說功過自有後人評說,但現在聽見陳華說到這四個似乎能夠寫入青史記錄他魏徵一身為官的一句話,魏徵心中甚是高興。

聖旨拿出來,客氣勉勵的話就不說了,原因都要歸功陳華那「千古人鏡」把魏徵的馬屁拍的舒服。

聖旨的意思不想電視劇里寫的那麼文縐縐的,就一句話,讓陳華立刻、馬上、隨魏徵魏大人進宮面聖,至於去做什麼,就不用陳華猜了,也不需要老李多費口舌,太上皇就在興慶宮躺著,能不能救活就看你陳華的本事了。你不是在涼州的時候能興風作浪嗎?回到長安要是能把太上皇給救活,那就證明有真本事。

苦笑著接下聖旨,陳華就將目光落在魏徵臉上。

「魏大人,聖上讓某去興慶宮,不會是要我醫治太上皇的病吧?」

千古人鏡咳了兩下:「太子舉薦,聖上念及太子一片孝心,讓老夫起草聖旨傳你進宮。」

李承乾那個坑貨,等會兒就逼上東宮要債去。

陳華臉皮抽了抽:「那太上皇的病太常寺的太醫怎麼說?」多了解些內幕,說不定還可以為醫不好找說辭。反正連太常寺專業的太醫都醫治不好,自己醫不好也情有可原。

「回天無術1魏徵從來不說假話,但他說起話來要人命。

陳華嘆了口氣:「魏大人,帶路吧。」

魏徵自己爬上了馬車,別看他身材矮小,但手腳靈活,那麼大一把年紀了,根本就看不到點兒老人的遲暮,真是越活越精神,不愧是老狐狸,越老越精,陳華有點感慨,這大唐朝的老臣都吃了些什麼,先有會挽雕弓如滿月的李靖,也有扛著大刀就敢和羌人硬拼的李道宗,能駕馭如此多狐狸共聚一堂的老李又會是什麼樣的人精?

獅子?還是老虎?

不,應該是侏羅紀的恐龍,霸王龍。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