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章宣華哥兒進宮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圈的李承乾時,一雙慈母的淚水就從她眼裡落下,長孫取出絲巾沾了沾眼角:「乾兒,你總算回來了。」 看見來人正是生母長孫氏,李承前撲通跪在地上:「兒臣給母后請安。」 「咳咳1李承前磕頭的...

坐在一個女人背後,被這女人遛著馬滿長安城跑,長安城的人,陳華都不認識,但路過碰見都發現他們非常熱情,時不時側目回望,對自己指指點點,難道是自己長帥了,陳華得意的摸了下臉,那些人的聲音就更大了,隱約聽到「喲,那女人的面首長得真俊俏。」

陳華大驚,他終於記起在長安時興小白臉的職業,唐朝的女人在這個朝代都很有地位,先是有侍奉過六位帝王的蕭皇后不懼流言,往後出現的武則天,也是動輒面首一打,男寵三千,誰敢嚼她舌根,太平公主李令月據說也是個喜歡養小白臉的人,上層人物亦是如此開放的風氣,哪些有些閑錢又嫌家中男人技術不好的女人,也可以出去找她們的面首。而且陳華的面貌也的確適合做這種職業,雖然他自以臉皮夠厚,果敢爬上一個女人的馬背,但他還是懼怕天下悠悠之口,尤其是當小白臉這種事,他尤為不齒。

將自己的腦袋完全埋入墨統領的後背,一定不要讓別人認出來。否則以後走大街上,絕對會有人跳出來說他見過陳華,在某個女人的馬背上。

陳華的異常舉動,讓騎馬的墨統領感到極不舒服。她只感覺後背好像打濕了,渾身燥熱的難受,她直了身子,騎馬飛快,可以說死在縱馬狂奔。

狂奔加快了速度,當然也更加引人注目。幸好唐朝沒有三版小報,不然明天長安日報的頭條上,一定會寫著某某彪悍女夜擄弱男。

陳華選擇沉默,墨統領成瘋成魔。終於跑過了幾條街的鬧市,在墨統領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叫安樂坊的地方,順利通過了守候在坊間門前個值班坊丁的盤查,然後兩人雙雙進了坊去。

長安城的布局以坊為單位,以皇宮為中軸,東西南北,各成百零二個坊間,其中尤其以皇城東西十二坊最為繁華,裡面所住皆是達官貴族。

安樂坊,正是這十二坊間其中之一。

比起那些住著普通市民的坊間,安樂坊裡面幾乎全是別墅式的古代建築,一棟棟的莊園相鄰挨著,一條條用石板鋪出來的道路縱橫交錯,亭台樓閣林立其中,看著就像是走進了主打復古的旅遊勝地如闖入畫中。

來到一處門前坐著兩蹲瑞獸的宅邸前,陳華的眼睛就瞧上了那扇紅木大宅門。眼見門庭上掛著「墨府」二字,這裡是墨統領的家無疑。想不到這女人的家還有幾分氣派,單看這門面的講究就知道墨家應該是安樂坊中的大戶人家。

「這是你家?家裡還有其他人沒有?」

「沒有。」

「你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宅子,不寂寞?」

「要你管1

「考慮租兩間給我,反正我在長安光棍一條,和你湊合著過吧。」

「想得美1

「我是想的挺美。」陳華嘴上說著,已經來到那兩扇紅木大門前,敲了敲門上掛著的獸頭鎖:「鎖都掛上了,真沒人?」

墨統領走上前去,從腰間取出一把鑰匙穿進獸頭中,打開了鎖,她雙手往前一推,紅木大門咯吱聲緩緩打開。庭院裡面的景象隨即映入眼帘。

庭院很大,但是頗有蒼涼。

遠處掛著破敗燈籠的走廊上,沒有丫鬟,沒有家丁,甚至連歡聲笑語都沒有。

地上撒滿了落葉無人打掃,假山下的池子里因為沒有活水,所以池子早已乾枯,還能看見幾條白色魚骨擺著。

荒蕪。

凄涼。

這就是陳華第一直覺。

「怎麼樣,還願意住在這裡嗎?」墨統領挑了挑眉毛:「我可以當你剛才說的話從來沒有聽過。」

陳華哼哼道:「就怕這裡面沒有狐狸精。」然後他邁著步子大步走著。

本盜帥水裡來火里去,那樣的陣仗沒見過,還怕這荒園,笑話!

「裡面房間很多,自己隨便選擇一間。」丟下一句話,墨統領完全不像個主人摸樣直接拋下陳華,自己一個朝著那落滿枯葉的庭院中走去。「晚上聽到任何聲音,記得別出門,別告訴我沒提醒你。」

這是這冷傲的女人留下的最後一句話,陳華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但又覺得她似乎話中有話,且先不管了,有個住的地方已經不錯了,暫且在此住上幾晚吧。

陳華隨墨統領去了墨府,李承乾則是由羽林軍的迎接一路浩蕩回了皇宮。

李承前回到皇宮,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太上皇李淵所住的永安宮。

在李承前未來永安宮之前,永安宮內,正是一片沉悶的氣氛。

李世民坐在以前李淵坐過的龍椅上拿著李淵平常所寫的手稿一言不發,他身邊,一個穿著宮裝,頭戴鳳冠,身披鳳袍的女人,正端著一小碗熱騰騰的熱湯,一邊用羹撥弄著碗里的熱湯,一面親親起合紅唇吹走熱氣,做的及其溫柔。待到她以為溫度適中的時候,女人擺動著纖細皓白的玉手舀起一羹熱湯,送到李世民嘴邊:「二郎,你都三日三夜沒有吃過東西了,以前你曾經答應過觀音婢,不能太操勞,現在又不聽話了。」

溫情可人的長孫氏出馬,還有那個男人不被她收復。

李世民嘴皮動了動喝下長孫氏喂的熱湯:「觀音婢,你說,這次父皇能挺過來嗎?」說話間,李世民那板著的臉突然有了一絲變化。

「父皇他老人家洪福齊天,一定能夠渡過去的,二郎就別擔心了。」長孫皇後繼續喂著李世民,這裡只有他們夫妻二人,長孫氏的溫情才會如才結婚時候那般濃厚。

「哎1李世民嘆息一聲:「再傳太醫,朕不信,朕是天子,要留住朕父皇的命,天還要阻擾。」言語中,自信和決心顯而易見。

通傳太醫的太監躬著身子沖沖跑去太常寺傳召太醫,哪知道他才跨出永安宮,抬頭就看見太子李承乾正從外面進來。

太監大喜,連忙跪拜。

「太子爺回來了,皇上,太子爺從涼州回來了,皇後娘娘,太子從涼州平安回來了。」太監尖銳的聲音立刻在永安宮外響起。

長孫第一個衝出來,當看見瘦了一圈的李承乾時,一雙慈母的淚水就從她眼裡落下,長孫取出絲巾沾了沾眼角:「乾兒,你總算回來了。」

看見來人正是生母長孫氏,李承前撲通跪在地上:「兒臣給母后請安。」

「咳咳1李承前磕頭的時候,李世民就像鬼魂一樣悄無聲息的出現,他那眼睛直視盯了李承前一眼,點了點頭:「回來了。」

李承前抹了把眼淚:「父皇,太上皇他怎麼樣了。」

「病情已經穩定,還算樂觀。」李世民似乎很吝嗇言語,說話總是很簡短。

「樂觀?」李承前一聽這兩個字就很生氣:「父皇,傳旨,你快快傳旨,宣華哥進宮,有他在,兒臣擔保太上皇無憂1李承乾神情認真,再也沒有以前的優柔寡斷,就連李世民就發覺自己這個兒子好像改變了不少。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