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二章國公都在拋橄欖枝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欖枝啊,自己成了香饃饃了。 「謝謝各位,某已經答應別人了。」陳華笑著和這些國公府上的管事說話,然後在這些管事的注目下,大步走到最前方,那個騎著黑馬,總給人高傲冷漠的墨統領前面。 「能光...

隊伍一路東行,速度頗快,卻無誰感到疲乏,隨著從西北乾燥悶熱的環境中解脫,渡過渭水,入函谷關,長安城遙遙在望。

作為十三朝古都的長安,八百里秦川,四面環山,中部河流縱橫,氣勢磅,王氣濃厚,歷史之厚重無人能及。

在歷史上,曾有多位帝王都將長安作為心中最理想的王城福地,因為關內有函谷關、潼關天險可守,關中隴蜀的沃野千里,南邊有巴蜀的富庶,北邊有胡人畜牧的便利,可以在三面防守,並向東方牽制諸侯,城外渭水通運京師,當東方有變,就可以順流而下。這正是風水格局中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國。

到了長安城外郊,天氣不再是西北蘭州地區的乾燥,唯一的區別就是暖和,春天的氣息很濃重。

官道上商客、士子、出遊踏春的隊伍絡繹不絕。不過,當李承乾的座駕走到哪兒,前路就有當地的父母官率領下屬官員於官道旁跪迎。這架勢,直接嚇壞了那些還站在河邊賦柳的學子。他們還沒明白車裡坐了那個大官,就聽見當地父母官磕頭高呼千歲,立刻知道這支隊伍居然是太子的隨從,這群人那還顧得上寫詩裝逼,通通跪在了地上,遠遠望著,希望能入得太子法眼,從此平步青雲。

唐代雖有科舉,但大多數的名額都是門閥舉薦,寒門學子登龍門的機會太少,就連一代文豪白居易都有曾向大名士顧況行卷,從此將自己的名氣打出來。文豪尚且如此,何況那些掙扎在科舉考試上的學子?

遇見李承乾,他們還不像餓瘋的人看見了饅頭。儘管有侍衛開道維護秩序,仍有大批為了自己前途的學子衝過長矛大刀跑到了李承乾牛車前求前程。

「太子,可否收下小民所作的詩文。」一個頭戴青色四方巾,身穿寬袖白素袍的男子第一個衝到李承乾馬車前方,他是最不要命一個人,剛才在侍衛的阻攔下,他爆發了所有力氣,只為自己的前途,早先一步奔跑。

長安城就是這麼奇葩,幾乎每天都有士子攔住某位官員的馬車然後獻上詩文,幸運兒只有少數,大多一輩子都無法得到貴人的賞識。

以前不知道被人攔過多少次路,馬車裡的李承乾剛聽見外面有人毛隧自薦,他根本就受不了這種打擾,把手一揮「拉下去。有真才實學上就去考場,是金子自會有發光的一天。孤最看不慣便是這種人」

於是,侍衛估計理解錯了,那位學子,很不走運被扔了出去。

「告訴那些人,孤有要事回宮不得攔駕。」李承乾的聲音自馬車中傳出,似乎有點氣憤。

陳華把車窗的帘子挑開,就看見外面站了好多學子,他們的手裡正拿著自以為最好的詩文翹首期盼。他們的衣著打扮都頗得乾淨,但並非奢華,沒有動輒束髮金冠白綢玉扇,那是有錢有勢家的少爺,這群人能站在李承乾經過的路邊行卷,就證明他們都是無權無勢只有一顆靠讀書改變環境的心。

這些人,或許都不算有才,但有著一顆赤子之心。此那些靠父輩或者裙帶關係走上仕途的人,造福一方的機率要大。

陳華自己雖然害怕麻煩,但他不同情別人麻煩。尤其是李承乾,陳華巴不得他每天都面臨著麻煩。

「太子,讓人把外面所有人的詩作收上來,某想瞧瞧。」陳華說話了,然後他放下帘子,看著李承乾「你知道周公吐脯,天下歸心的意思么?」

「華哥兒提醒的對,孤是太子,時刻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李承乾知道陳華在教育自己,他其實是太心急了,回長安的路上一連接到三封催促他回來的家書,分別是皇后長孫氏、太子妃蘇氏,以及從不言語感情的老李親筆所寫,他知道太上皇在等著他回去,他肯定是不行了。

「別自責,你迫切回長安的心我知道。」陳華安慰道:「他們不知道你是為了盡孝,棄賢敗名,言論猛於虎,今天你若不收下那些對你有期望的人的文章,以後你就真找不到賢臣了。」

李承乾笑著點頭,隨即吩咐下去:「把外面所獻詩文,全部收下,等孤回宮之後再一一細看。」

李承乾這道命令傳下去,行軍書記長孫沖對於收買人心做的十分到位,一邊張羅著收集學子手中的詩文,一邊想著陳華的確是個妙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李承乾,長孫沖的家族是站在李承乾的方陣,這樣的人,他在考慮回到長安就向自己的父親推薦,極力拉攏成為自己人。否則被別人搶著去了,那就是長孫家的損失。

利益,永遠是驅動這些大家族考慮一個人能否成為朋友的條件。

在不知不覺中,陳華完全不知道,他的到來已經攪起長安城幾大派系的漩渦。

長孫沖把收集上來的詩文拿到李承乾的馬車上,下去的時候對他提了一句「華哥兒,聖上還未詔見你,等回長安後到舍下做客如何,某早已書信回家,說有好友到訪,已經為你準備了廂房?」

老李不是誰都想見的,還得等他詔見,所以陳華不能賠李承乾一起回皇宮,於是等到了長安,陳華就等於是個什麼都沒有,什麼都不是的關外人,長孫沖就是看到了這個先機,決定先把陳華帶回家。

「長孫兄好意,某先行謝過。」陳華不是傻子,既沒拒絕也沒答應。入了長孫家,就成了長孫無忌那一派的人,天曉得長安城有多少人恨這隻老狐狸,陳華還沒傻到初到長安就為自己樹敵。至於杜荷的杜府,程處默的程家,尉遲寶林的尉遲家,都不能去。至於去那兒,陳華都已經想好了,到了長安城他決定屁癲屁癲和墨統領回家。

跟個女人回家,總沒有人說自己是那方的人吧,如果非要說,老子就承認我早已是墨統領的人。

長孫沖識大體地笑著離去,陳華無心機無見地,完全是第一次到長安,和李承乾交談著。李承乾終於在身上找到了超越陳華的長處,介紹長安城的時候,眉飛色舞,繪聲繪色,簡直比現代旅遊景點的導遊還要專業,用詞精美,語出古風,長安城的一磚一瓦都被他說出了秦磚漢瓦的迷人。

在李承乾的介紹中,陳華的知識再次充實。

當李承乾把長安城裡裡外外大街小巷全介紹完,又介紹了城外渭水風光,曲江美色,陳華聽的如痴如醉的時候,長安城到了。

高大的紅色城牆,寬闊的朱雀大街,來來往往,有西域的捲髮商人,南洋的阿三,東瀛扎掃帚頭的倭人,以及穿著正統唐裝,面帶微笑的唐人。

長安,國際性大都市,當時全世界文明的中心。

隊伍到了承天門,往裡走就是內城,最裡面便是皇宮,過了承天門,就看見一支羽林軍早已守候在此,有一相貌威武的郎將,持戟前行,距離李承乾馬車前面一段距離時,跪於地上:

「卑職高升拜見太子殿下。」

高升是負責守護李承乾東宮羽林衛郎將,李承乾自然認得他,在馬車裡面嗯了聲:「平身。然後望著陳華「華哥兒,孤先回宮,你準備去那兒?」

陳華伸了個懶腰:「四處逛逛。」然後他看了眼安詫奴,這小傢伙肯定是要隨李承乾回皇宮的。

「大哥哥,抱抱。」安詫奴很懂事地朝陳華笑了起來。兩對小虎牙已經長的很長,換上唐人衣服的她,簡直就是個漂亮的小公主。

陳華抱了安詫奴一會兒,就下了李承乾的馬車。

外面早就有許多馬車在等候,見到陳華下來,立刻有人走上去,和他交談。

「請問,公子就是我家少爺提到的朋友?某是長孫家的管事」

「某是杜府管事。」

「某家老爺早已安排人在府上設宴,請公子光臨寒舍,老爺說,公子乃是我程家人,初到長安,應該到寒舍做客。」說話的人送上請貼,打開一看,居然是程處默他老子程咬金。陳和程是一家嗎?五百年前是吧。

這裡的人,都是國公府派來的,這長安城的國公都在向自己拋橄欖枝啊,自己成了香饃饃了。

「謝謝各位,某已經答應別人了。」陳華笑著和這些國公府上的管事說話,然後在這些管事的注目下,大步走到最前方,那個騎著黑馬,總給人高傲冷漠的墨統領前面。

「能光臨寒舍么?」

「上馬。」聲音很冷,但是聽起來很舒服。

陳華爬上了墨統領的馬背,雙手搭在她腰上,盡量做出兩人很有交情的樣子:「下次我也給你擋一次。刀、箭、拳頭,只要你說,我就給你擋,相信我說話算話,因為我有槍。」

「你的槍在那裡。」

「褲襠里。」隔著褲子都能感覺到褲襠旁邊那把沙漠之鷹的強度。

「無恥1墨統領聲音不自然地罵出聲。她好像也不怕那些國公的勢力,帶著陳華就往她的寒舍跑去。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