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九章戰功捷報傳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兩下。 完事兒之後,她將那號角再次掛在腰間,對著陳華,道:「好啦,你可以走了。」 「多謝姑娘。」陳華朝她拱了拱手,這女子身上太多江湖氣息,做事兒恩怨分明乾淨利落,實在是有一派俠女之風。...

「哎呀,寶貝女兒,怎麼是你?你不和眾叔叔在山下待著,獨自跑上來作甚?別擋著爹和別人切磋,小心傷著你。」看見小俠女黃鶯出現,張須陀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大宗師立刻手忙腳亂,嘻嘻笑著簡直不敢有半點兒不聽從女兒的命令,當看見小黃鶯撅著嘴一臉不滿意的樣子,張須陀頓時慌張地哄好她:「乖女兒,爹不打了便是,什麼都聽你的,你不要不理爹。」

說完,張須陀撓了撓腦袋,對著陳華道:「小子,你認識我女兒?」

「認識。」陳華誠實回答。他想不到,以前遇見的那個小俠女黃鶯居然是張須陀的女兒,張須陀長得如此矮小丑陋,生出來的女兒卻是明媚動人,黃鶯應該是隨她娘的相貌,連姓氏也是,否則張須陀那歪瓜怎能夠種出暖玉?

張須陀想了想,忽然臉色一變:「你就是我女兒口中念念不忘的活雷鋒?這是你名字?活姓?還真是少見。」

「某不姓活,某姓陳,單名一個華。」

「陳華?」

小俠女黃鶯第一個將陳華的名字念出來。「你是當官的?山下的唐軍,全是你的人?」

陳華本想說他現在還是一介草民,還是硬著頭地點頭:「是1

哪知道黃鶯聽了陳華的回答,一臉正經地看著張須陀,小俠女認真起來當真是別有一番風味:「爹,我們回去。他救過女兒,現在我們也放他一馬,大家兩不相欠。」

「乖女兒說什麼就是什麼,退,立刻退。」張須陀立刻變成軟耳根的爹:「通知你山下的眾位叔叔伯伯,我們回山寨去。」

黃鶯立刻從腰間解下一個號角,是犀牛角所做的樂器,嗚嗚嗚對著山下吹了兩下。

完事兒之後,她將那號角再次掛在腰間,對著陳華,道:「好啦,你可以走了。」

「多謝姑娘。」陳華朝她拱了拱手,這女子身上太多江湖氣息,做事兒恩怨分明乾淨利落,實在是有一派俠女之風。張須陀要是有他女兒一半的性格,他就沒那麼反覆無常了。

「俠女賊父。」陳華想到一個詞語來形容這兩父女,現在既然有最好的辦法平息干戈,他也不用費腦筋去解決這件事情。說辭他都想好了,等會兒回去,別人要是問起敵人為何退兵,就說自己殺了他們的老大,別人落荒而逃。

多看了眼黃鶯,陳華還依稀記得那晚在湖邊蘆葦盪里那傲人的玉體。那一抹因為嬌羞而泛起的羞態。那是一朵開在深山中的蓮花,因為沒有見過紅塵,所以容易受到恩惠的感動。陳華髮誓,他當初純粹是抱著欺騙涉世未深的少女,跟著他哪怕是浪跡天涯,陳華是香帥,所以對女孩子,都是抱著疼之又疼,比憐惜花兒都還要溫柔。他只是送了人家一件衣服,別人就讓他過了這道坎。

種了什麼因,就結什麼果。

陳華髮誓,以後遇見任何一個女人,他都要好好的對待,就算不能發生點什麼,也總有在某一天的時候用上。

「我走了。」陳華把這話再說了一遍,然後轉身離開。

張須陀吹鬍子瞪眼看著他,就只差沒說:「我們大戰三百回合。」

小黃鶯留住了他:「等等?」

「有事兒?」

陳華回頭就看見黃鶯在張須陀衣服上摸來摸去,許久從張須陀身上摸出來一本書皮有點泛黃的書,張須陀的眼睛瞪的更大,支支吾吾道:「女兒,那是爹的寶貝。」

「是你這本書重要,還是你寶貝女兒重要。」黃鶯反駁道,然後把那麼書拿在手裡,朝陳華走過去。

「女兒重要。」張須陀變成了蚊子,聲音更低。他就愣在那裡,看著黃鶯把他最重要的東西送人,而且那個人,還是自己先前的對手。張須陀突然覺得,女兒是給別人養的,以後有了相公,爹就可以不要了。

黃鶯靠近了陳華,今天她的打扮很吸引人,月色長裙,頭上梳著雙耳髻,俏皮可愛清純動人。當她靠近陳華時,臉上自然而然流露出羞態之色,晶瑩肌膚瞬間白裡透紅。

她很豪爽地雙手合攏,把那本書遞給陳華:「你的衣服被我弄丟了,想不出拿什麼給你,我把我爹心愛之物送給你。」

「以後,你是官,我是匪,見面了,肯定要打架的。」

「人活著,就得做些事情,我爹冒犯你和下面的貴人,他只想讓自己心安。」

「我以後再也遇不到你這麼有趣的人了,嘻嘻,殺人狂魔。」

「好吧,你走吧,以後我去哪兒找你?」

陳華轉身離開的時候,黃鶯的話就在他身後一句句說出來。陳華很想轉身回去,牽著她的手,說,我們從此浪跡天涯吧。這是陳華十六歲那年就曾幻想過和一個女賊過著浪跡天涯的日子,結果被老傢伙狠狠打了一個爆栗說沒出息,結果現在二十五歲的陳華,就再也說不出如此瀟洒的話。

不過,雖然現在的陳華不會熱血衝動,但在他臨走前,還是說了一句:「我以後住在長安。」然後,他的速度真的很快,就像一陣風一樣眨眼兒就沒有了。

「他住在長安?」黃鶯高興地反覆念了幾遍,然後一臉沮山張須陀身邊,垂下頭來,眼神皎潔地望著陳華消失的地方:「爹,女兒錯了。」

「情種1

張須陀吹鬍子瞪眼,想打打不得,想罵罵不得:「回去閉門思過三天,抄寫太上感應篇三百遍。」

「嘻嘻。知道啦,抄完了,我就下山來找他。」黃鶯嘻嘻笑著,腦袋裡想著陳華的影子。

張須陀仰天長嘆:「真是和你爹一樣是情種。」

黃鶯歪著腦袋看張須陀:「爹,你是情種嗎?沒看出來。」

「是1

張須陀板著臉道:「爹若不是情種,早就邁入登天境界。你資質上等,卻不肯學功夫,真是氣死我了。」

黃鶯吐了吐舌頭:「那他的資質呢?」

「上上等。」張須陀知道黃鶯說的是誰,除陳華無二。

「那就對了,爹參悟了一生,都沒有參悟透徹,何不將書交給其他人,或許他終有一天就會達到爹所說的大境界。到時候,爹的仇人若是找上門,他看在我們面上,也許會出面幫一把,他是好人,女兒敢保證,他會幫助我們的。」

張須陀哼哼兩聲:「希望我女兒所託非人。他若是不長進,我就時刻去鞭策他。」

「爹,回去啦。」黃鶯撒嬌地推著張須陀往另一個方向離去,邊走邊看著山下那散亂的人群,想從其中找到某個人的影子:「我會幫你的。這事兒就交給女兒了,其實剛才在旁邊女兒就看出爹是欣賞他的,想收人家當子弟,怕人家不願意,你老臉沒處擱,還虧你寶貝女兒聰明,解決了你一個大忙。」

陳華回到了隊伍中,張須陀手下的人果然夠狠,二十來個就殺了他近百人,現在這隊伍再次集合還不到三百人,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人出來搗蛋,陳華決定一定要最快到達蘭州,然後走官道直接去長安。

墨統領抱著安詫奴走過來:「你,沒事兒吧?」安詫奴已經伸出小手,要往陳華懷裡鑽。

「沒事兒,剛和別人大戰了一常那人跑的快,要不然早死我手上了。」墨統領這女人是做偵探的料,不給她說清楚,她就要刨根問底。

墨統領狐疑道:「是不是天門的人?」

「不知道。」陳華已經抱著安詫奴:「整頓一下,立刻出發。」他不想把張須陀說出來,因為不知道這女人是不是老李培養的類似東廠性質的機器。少說一句,張須陀就安全一分,陳華不知道自己為何要保全那老傢伙,權當他生了個好女兒吧。

墨統領自知沒趣揭槐擼牽來她那匹黑馬,一聲不吭翻身上馬朝遠處跑去。

隊伍又從新出發了。

沒有了牛車陳華和李承乾都變成騎馬而行。

在草原上走了四天,天氣越來越暖和,春天的氣息越來越濃厚,花紅柳綠的官道終於看見了,蘭州城那蒼老古樸的城牆,就像一截長城,橫跨在地平線上。

蘭州到了。

從這裡一直往東行走,全部是寬闊的官道,一路上都有為交通運輸服務的系統驛站,從這裡騎快馬晝夜不停到長安不出半個月。

除了平安到達蘭州城這一喜事外,在隊伍剛剛入駐蘭州時候,就聽的城中百姓紛紛在祝賀,遠在西面的大唐軍隊打敗吐谷渾的羌人。

「李靖五路揮兵,在侯君集、李道宗等人的配合下擊敗吐谷渾,進逼其國都伏俟城,使得其國王伏允棄都而逃,逃往西域的大漠,吐谷渾,已經名存實亡了。」

李靖打出了他軍神威名,同樣也打出了天大的戰功,勝利的消息還沒有上報到朝廷,捷報恰好傳到蘭州都督府上,不知是有意還是巧合,這份捷報,將由李承乾和陳華二人,帶著向長安前去。

一將功臣!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