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四十五章敵襲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體有幫助。」貧血不難治,開個藥方子,調理一下膳食就行。 「華哥兒,雙龍嶺到了吧。」李承乾咳著道:「孤需要做什麼不?」 「太子稍等,杜兄立刻便來。」 話剛剛說完,杜荷就上了李承乾...

有敵人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敵人躲在暗處,背地裡捅刀子的事才防不勝防。在得知身後有二十多名影藏中的敵人跟隨,而且個個身懷武功,都是高手級別的人物,陳華的第一反應不是按照墨統領的方法停下來解決了敵人再出發,他則是下達了一條命令,繼續往前面走。

「瘋子1陳華的這一決定,直接讓墨統領這個女人當著太子的面毫不留情的評價他:「再往前面走兩天,那裡有處天險之地,名喚雙龍嶺,山峰如雙龍合首,兩山之間,留有一條通向蘭州的官道,是我們的必經之地,敵人必定會選擇在那裡伏擊我們,繼續出發則是送死。」

墨統領早就看過他們的行走路線,敵人恐怕也是想拖到雙龍嶺才會動手。她更鄭重地提醒陳華:「別忘記,跟蹤我們的人中,有天門的人存在,天門中人,無人能擋。」

墨統領一直在提醒陳華,天門中人的厲害,不並不是滅自己威風,而是這個從來不說假話的女人知道,他們即將面恐怕是最厲害的。

這也更堅信一點,有人的確要對李承乾不利

陳華問過李承乾,問天門八家,問天門在那裡,那知道這位飽讀詩書熟記歷史的太子爺一臉滿然地看著陳華,然後咽了咽喉嚨,給出一個很蛋痛的回答:「應該是仙人住的地方吧。」

好吧,陳華徹底對李承乾的知識儲備無語。看來他也不知道天門八家。

但是這個時代,有許多欺世盜名的家族,打著超然世外的高人作風混淆視聽,在世人心中塑造他們超人一等的地位,天下的人都是愚鈍的,唯獨他們站在了知識的最頂端,無論是天文還是地理,亦或者算學、醫術、學問,他們都無比精通,比愚鈍的世人聰明到哪兒去了。這就是古代,教育還沒普及,某些掌握著天下知識的人,不願意讓天下人都學到本事,貪心的建立起自己的勢力,天門,或許就是這樣一個裝神弄鬼的機構,大唐朝那些有勢力,有背景的門閥貴族,在培養族中子弟時,也是這樣。

天下亦是如此,天門亦不足為奇怪。

正因為有了這些機構的存在,庶民,庶民,一輩子都是庶民。

沒有他們的受奴役,怎麼能夠產生人與人之間高低貴賤之分?

墨統領將天門形容的如此厲害,在陳華看來,他們不過披著鮮明外衣的豺狼,矇騙了天下人,當然他們也收到了意料中的效果,天門中人,永遠是最出眾的。

這樣的紙老虎,嚇唬不了陳華。陳華的唯一命令就是繼續前進,李承乾沒有自己的主張,聽說後面有人跟蹤,他只說過一句話,孤不怕死,然後就把所有的事交給陳華安排,墨統領拗不過這兩人,在牛車中瞪了他們幾眼,很生氣地下車了。

安詫奴醒了,這小丫頭居然會暈車。只要牛車行走一會兒,她就很乖巧地趴在陳華的肩膀上熟睡。不過剛才牛車停下來時驚醒了她,她掙開眼睛,小手揉了揉,喚著陳華,道:「哥哥,奴兒肚子餓了。」

陳華笑了,李承乾也笑了,兩個大男人心中,都將安詫奴當成了自己的妹妹。

車中有溫好的羊奶,陳華取來小瓶,給安詫奴裝滿,安詫奴就歡喜地抱著瓶子,小舌頭啪嗒啪嗒吸允著,很快就見底了。

牛車繼續啟動,吃飽的安詫奴又趴在陳華肩膀上熟睡。

這個小傢伙,難道點兒背井離鄉的悲傷都沒有,還是她早就知道,被唐人抓住,就再也沒有逃脫的機會,所以她聰明地選擇服從?不過還好,她遇見了一個很好的哥哥,和她的姑姑一樣對她很好很好。

隨著越來越挨近蘭州城,天氣越來越暖,官道兩旁,遍地綠草,野花盛開,隨著起伏的山勢,蔓延到天的盡頭。樹木也多了起來,白楊、樺樹、針松,都是拔地而起直至蒼天,春天已經很盛,才長出來的新葉子看起來生機勃勃。

踏著從長安城吹來的春天氣息,隊伍浩浩蕩蕩的向蘭州前進。軍中知道有人會襲擊他們的人,只有三個人,長孫沖依舊做他的行軍書記將隊伍打理的井井有條,他就像一支大商隊的管事,經驗豐富、眼光獨到,總是能解決隊伍中每個人的需求,糧草都運杜荷也不用像他們去玉門關一樣,在外面風餐露宿,偶爾會跑來李承乾的牛車玩兩把牌。知道整件事的墨統領自從罵過陳華瘋子跺腳離開之後,再也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陳華髮現,這女人最近在她的馬背上多增加了幾個箭袋。而且,她會在夜幕降臨之後,騎著馬狂奔出去,大半夜才會回來,每次她回來的時候,陳華都遠遠地看見了,頭髮濕漉漉的,想必她是去找水塘洗澡了。

回長安的路途,一切都是那麼平靜。

輕鬆的氣氛,伴隨隊伍走了兩日,終於到達了墨統領口中所說的雙龍嶺。

天地降溫了,從昨夜開始,就一直在刮大風,今早起來,天上霧蒙蒙的,像是要下雨。李承乾的牛車燒起了炭爐,他的黃袍上,批了一件厚點的披風。李承乾有貧血病,天氣遇冷,臉色就會很蒼白,牛車中又燒著碳爐,對他來講,無疑是雪上加霜,所以李承乾咳嗽的厲害。

「太子,回長安某給你開一副藥方子,你差人去太常寺的太醫署取葯拿回來吃上兩個月,或許對你的身體有幫助。」貧血不難治,開個藥方子,調理一下膳食就行。

「華哥兒,雙龍嶺到了吧。」李承乾咳著道:「孤需要做什麼不?」

「太子稍等,杜兄立刻便來。」

話剛剛說完,杜荷就上了李承乾的牛車。

「這鬼天氣,居然下雪了?」杜荷幸痒痒罵道,拍了拍肩膀上的雪花:「華哥兒,你差我上來,莫不成又想讓某打牌吧?某已經輸給你近千貫錢了,可不敢再玩了。」

陳華可沒心思和杜荷玩牌,只是對著李承乾,道:「太子,你和杜兄對換衣服可否?」

李承乾點頭:「還是華哥兒想的周到。」

說著,李承乾開始脫下身上的黃袍。

杜荷一看李承乾脫下袍子,而且還要自己穿上,他只差沒跪下來道:「太子哥,你這是要某的命啊?」黃袍加身,可不是那個人都有膽子做的,杜荷就不敢。

「孤赦你無罪。」李承乾已經脫下身上的黃袍:「還不快脫衣服。」

等兩人把衣服換好之後,陳華滿意地看了眼,變成太子李承乾的杜荷,然後抱著安詫奴,帶著李承乾,雙雙下車:「杜兄,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杜荷感覺自己被陳華坑了,但是他不敢有怨言。

陳華和李承乾走下車來,陳華懷裡的安詫奴揚著小手,一朵雪花飄落她手中。

安詫奴睜大著眼睛看著手中那多雪花,詫異道:「哥哥,這雪花怎麼不一樣?花中怎麼還有一絲紅色的?」

恰在此時,一支羽箭自天外飛來,擦著安詫奴的臉,扎進了她背後的牛車上,木屑飛了起來,陳華的面部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他的眼睛透過那飄著的雪花,直接落在了雙龍嶺上,鬱鬱蔥蔥的樹木間。

「敵襲1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