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八章戰地溫情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旁邊有個羌人看他不順眼,然後舉著大刀衝過來,結果捂著蛋蛋蹲下去再也站不起來了。 「我關心天下每一個人,但偏偏就是不關心你。」墨統領嬌喝一聲,一招擊敗身邊三個羌人,甩給陳華一個白眼:「這裡是戰場...

狼牙一直尾隨在那支羌人死士後面,這隻羌人隊伍急著趕去庫山西面,並沒有留意周圍潛伏著這麼一頭狼。陳華很好奇這支羌人死士跑去西面支援什麼,聽他們說話嘰里呱啦,陳華不懂,大才子許敬宗不在沒人翻譯,他又找尉遲寶林,以為他能聽懂,哪知道尉遲寶林這二貨撓了撓腦袋,一副很認真的樣子:「他們在說,肚子餓了。」

陳華真服了這傢伙,不會翻譯就別亂說啊,搞得跟很懂似地。語言障礙就是阻礙交流,管他們說些什麼,跟過去一看便知。

這支裝備五百羌人死士的隊伍行軍甚快,陳華的狼牙在後面緊緊咬著不放,沒走了多久,突然山峰徒轉,秀色消失,變成了荒蕪的懸崖峭壁,一條羊腸小道從懸崖邊蜿蜒而下,下方溝壑萬條,雪水湍急,峰高路滑,堪稱天險之地。

那支羌人到了這處天險地時,立刻哇哇興奮地叫著,領頭一個是他們大統領的羌人舉著恐怕有百來斤重的狼牙棒,向著天空吼了一聲,嘰里呱啦說了一通,然後這群羌人就奮不顧身衝上了那條羊腸小道。

道路很滑,而且又窄又陡,一不小心就掉入下面的懸崖,被雪水沖走了,羌人的死士點兒都不怕,就像螞蟻出去搬東西一樣爭先恐後。

這條小道上一個人影都沒有,陳華就奇怪了,這群羌人難道中邪了跑這裡來砍空氣,要知道李道宗和程處默兩人已經前後夾擊他們的大本營了,他們還有閑心在這兒鬧喜劇?

就在陳華百思不得其解時候,那羊腸小道的盡頭,突然閃出一個小黑點,接著一大片黑點連成線陸續出現。

「是黑甲軍。」黑點剛出現,不止陳華看見了,就連尉遲寶林也看見了,等那些黑點移動到視線可觀察範圍,他們驚奇的發現,居然是和程處默一起去西海取水的黑甲軍。

黑甲軍沒有和程處默在一起,而是選擇走西面的懸崖峭壁,這當中發生了什麼事?

陳華立刻戒備,道:「進入戰鬥狀態。」

「嗖嗖嗖」五十個人立刻將火槍的彈藥填裝好。

黑甲軍有四十來號人,加上身後還跟著百多號散兵,約莫兩百人不到,面對五百羌人隊伍,而且還是羌人死士,可想而知他們遇到的阻礙有多大。

黑甲軍剛走上這條崎嶇小道,立刻發現前方有阻擊他們的羌人隊伍,為首那個雖為女兒身,但巾幗不讓鬚眉的女統領長劍划天,準備進攻的信號立刻傳達到每個屬下心裡。

小墨墨劍指蒼天的英姿太帥了,某都忍不住愛上她埃

看見墨統領毫不猶豫作出進攻的指示,遠處的陳華短暫意淫了下,聲音沉下來,道:「第一批火槍手,射擊吧。」

他話音剛剛落下,尉遲寶林扛著火槍帶著二十個兄弟跳出來。

「砰砰砰1

被羌人喻為魔鬼的聲音,就在他們身後響起,來的如此突然,就像從天而降一樣。

「第二批,繼續射擊。」

五十人的小隊,被陳華分為三個批次,第一批二十人,第二批十人,第三批二十人。前一批打完,后一批立刻跟上,然後留下時間給前一批的人填裝彈藥。這完全是按照火槍發明后,緊接著發明的輪流射擊課程訓練,無間斷射擊,他需要的就是這種輪番攻擊的節奏。

果然,陳華的狼牙跳出來,在背後給羌人來了一擊猛烈的摧心掌,讓羌人的行動方寸大亂。他們開始嘰里呱啦分出一部分人,提著大刀朝陳華小分隊衝來。

「陳華?」正前方已經和羌人交上戰的墨統領看見了站在那支提著拐杖隊伍後面的軍師,眼中閃過一絲媚意,還有什麼能比得上一個男人在你最危難的時候,跳出來為你開兩槍打跑敵人?

墨統領一直認為,陳華只會耍嘴皮子,出損人的鬼點子,卻從沒看見過他衝鋒陷陣的一刻,美女都是愛英雄的,若是美女還沒愛上你,說明你不夠英雄。

陳華現在的表現就很像英雄,他站在狼牙小隊後面,很平靜地指揮著「射擊,射擊,射擊。」絲毫不會因為羌人兇狠的反撲,像個軟腳蝦樣的書生,早跑遠處縮著腦袋翹著屁股躲著。

鐵甲再厚,也怕火槍。

羌人的死士,面對一輪輪火槍的射擊,再多的血肉之軀,也僅僅是靶子而已。

眼看著羌人五百死士,開始變成四百,三百,兩百,狼牙小隊身上所帶的彈藥全部打光了,這時候,陳華命令狼牙小隊的人全部放下火槍,拿出身上的佩刀,近距離和羌人肉搏。

尉遲寶林第一個提著寬背砍刀跳出去,恰好迎面從戰火中衝上來一個羌人死士,那死士比尉遲寶林都還高大威猛,身上中了幾個彈孔,鮮血和碎肉將他的臉染得像地獄餓鬼,他嘴裡憤怒地亂吼著,想要一刀結果尉遲寶林,哪知道尉遲寶林虎軀一震,嘴裡罵著「操你祖宗。」手中的寬背砍刀像長了眼睛,無比狠辣地削掉那羌人的腦袋。

一腔鮮血立刻噴射而出。尉遲寶林在血雨中沖了上去。

陳華的戰鬥方式很溫柔,他手裡沒有拿任何武器,他只有一雙手,和一雙腿,但遇到他的羌人,要麼是雙眼瞎了躺在地上打滾,要麼就像大蝦米一樣弓著腰,躺地上摸著蛋蛋嚎叫。沒有誰看見過他出手,但偏偏他的敵人就倒下了。

鐵布衫,金鐘罩都還有弱點,羌人死士無非就是身材高大力氣渾厚的大猩猩,和武林高手相比太遜了,栽在陳華手上的高手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對付他們,完全可以說他是來虐菜的。

根本就沒有遇見任何阻攔,陳華就走到了和黑甲軍交戰激烈的中心地帶。

「小墨墨,你回來了,我很開心。」周圍還在交戰,陳華站在那裡,看著正在和三個羌人死士大戰的墨統領,很純很曖昧地說道。

「閉嘴。」墨統領奮力地推開了一個羌人大鎚攻擊,怒瞪著陳華,道:「你沒事兒跑來這裡做什麼,不去你那舒適的牛車地呆著,上戰場來找死埃」她其實還沒看見剛才陳華一個人解決掉十多個羌人死士的輕鬆,條件反射為他擔憂。

「你這是關心我嗎?」陳華厚著臉皮道。旁邊有個羌人看他不順眼,然後舉著大刀衝過來,結果捂著蛋蛋蹲下去再也站不起來了。

「我關心天下每一個人,但偏偏就是不關心你。」墨統領嬌喝一聲,一招擊敗身邊三個羌人,甩給陳華一個白眼:「這裡是戰場,不是太子的牛車,你胡言亂語,會丟性命的。」

「我不怕。」然後雙腳瞪地,很靈活的竄上了墨統領的馬背,坐在她後面,雙手摟著她的細腰,練武的女人,腰肢纖細,沒有一絲贅肉,陳華覺得,這一摸,他好像又回到了十六歲那年,摸著懷裡那柔情的少女。

「我不怕,因為我有槍。」

說完,陳華掏出一直藏在腰上的沙漠之鷹,「砰砰砰」對著周圍才衝上來的幾個羌人,一連串發射。坐在他前方的女人,心兒跟著那槍聲,撲通撲通跳動著,這算不算英雄的獨特之處?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