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第一閑人 歷史軍事

大唐第一閑人 第三十五章有槍的華夏人

作者:木瓜

本章內容簡介:老子又不是賭神,怎麼知道地上有多少只螞蟻,天上有多少顆星星,草原上的羊群什麼時候繁殖什麼時候殺掉。陳華很鄙視這兩個紈,整天就跟著他形影不離,幸好現在沒出去泡妞,不然啥事他們都會大嘴巴的賭一句,賭你泡...

李道宗醒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巡查軍營查看軍資械器,欽點剩下的兵士。他是個完美的軍事主義者,調配後勤都做得極為仔細,比李承乾那個半吊子專業哪兒去了,當初跟著李世民打天下的時候,就表現出強悍的軍事才能,現在打羌人同樣不失風采。

李道宗挑起大梁,李承乾樂的卸下擔子躲入幕後和軍師學習奇淫技巧,因為他發現,軍師最近特喜歡研究那些屬於世上讀書人所不齒的技術,而且李承乾還特意留意了軍師研究的方向,好像還有算學,提到算學,李承乾那個吃驚啊,他本身就是個算學盲,大唐朝對算學精通的大師沒有幾個,軍師卻算的遊刃有餘,偶爾聽見他自言自語積分微分,如聽天書,讓人大吃一驚。

許敬宗從新變成了能夠說得上話的參軍,所以軍營中時常都能看見李道宗身邊跟了個白衣飄飄的「唐伯虎」,不過他還是有點真才實學,因為李承乾的軍隊加入他們,所以許敬宗恢復大權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頒布了一條限娛令,軍中不能過度娛樂,如相撲,蹴鞠,賭牌,骰子,以及一個新名詞撲克牌,從統領到士兵一律禁止。因此李承乾和杜荷還有長孫沖最近愛好的撲克牌也只能忍痛放下,以至於李承乾陰險地說回長安要把許敬宗變成一個太監,杜荷嚷嚷著要敲他悶棍,長孫沖溫柔地說要把他逛窯子不給錢的醜事說出來。

陳華手裡沒有許敬宗的把柄,他斷了自己的財路,陳華只好另找財路,和李承乾賭明天會不會下雨,和杜荷賭大小兩鐵球誰先掉在地上,和長孫沖賭五步作詩,然後陳華髮現一個問題,他們都太單純了,單純的把錢送自己手上。

當發現自己就是拿出小學生的智商,都能贏得幾百貫銀子的時候,陳華覺得再和他們賭下去,這三人都會瘋,他也有欺負古人的嫌疑,於是他戒掉了賭博,開始鑽研李承乾看來是不務正業的奇淫技巧。然後這三人一臉怨婦的模樣看著他,說華哥兒把他們坑了,贏了錢就收手不厚道。

陳華懶得理會這三人想翻盤贏回來的扭曲心理,他拿著一份圖紙去了兵器營,找到工部派到軍隊里的鐵匠,把圖紙給他,然後自己找了個小凳子,坐在一旁等著鐵匠按照圖紙上的設計,做出第一件原裝貨出來。

也許是前兩天那場撒豆子的戰役給予羌人沉痛一擊,最近兩天羌人都不敢來冒犯,不過安靜並不代表安全,他們沒水,沒食物,拖下去會被困死,程處默取水也不知道進展,在這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庫山,你就是頭老虎,也會被野狗給圍著消滅了。

李承乾就蹲在陳華左手邊,杜荷蹲在右邊,兩人有弔膀子的嫌疑。現在不管陳華走到哪兒,這二人必定跟著,原因無他,只要陳華說上一句,他們二里立刻接話,我們賭一把如何。

賭他妹的,老子又不是賭神,怎麼知道地上有多少只螞蟻,天上有多少顆星星,草原上的羊群什麼時候繁殖什麼時候殺掉。陳華很鄙視這兩個紈,整天就跟著他形影不離,幸好現在沒出去泡妞,不然啥事他們都會大嘴巴的賭一句,賭你泡妞不會成功。

想想就來氣,陳華乾脆視他們如無物,也不打算開口,等兵器營兩個老鐵匠將一根約莫三尺長得就像釣魚的竿樣的鐵管子交到陳華手上時。李承乾立刻站起來:「孤打賭,這是軍師用來當拐杖的。」

「某賭,這一定是華哥兒用來打鳥的。」杜荷腦袋笨,想不出陳華拿根鐵管子用來做什麼,胡亂編了個理由,也虧他想的出打鳥這兩個字。

陳華真想踹他們一腳。然後他從包里拿出一個他用刀削的木槍托,將那跟鐵管子裝在槍托上一個凹槽內,取來幾顆鐵釘和鑽了洞的鐵片固定好,一件真像李承乾所說拐杖模樣的東西就誕生了。

不過這拐杖不是用來杵著的,而是用雙手托著,鐵管子黑壓壓的洞口正對著前方,看起來就像老太爺拿拐杖正,滑稽的讓人笑掉大牙。

李承乾面色一喜:「孤猜對了。果然是拐杖。」

「不對,不像。」杜荷發現了陳華臉上居然再次出現以往他們打賭時十拿九穩的笑容。如果李承乾回答對了,他的笑容不會如此淫蕩。

果然,杜荷的猜測很快驗證。

只見陳華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瓷瓶,從裡面倒了些黑色的粉末到鐵管子中,搖了搖那管子,然後一手舉著搶托,一手從懷裡拿出火摺子。

「杜兄,某賭你待會兒一定要跑的遠遠的,你賭不賭?」槍口正對兵器營外,陳華的表情無比認真。

杜荷咽了咽口水:「某,某,不敢賭。」

他才說完這一句,只看見面前一團火花衝出,就好像有一道驚雷從天而降打在他腳底板上,杜荷膽子小,哎呀一聲就拔腿開跑,邊跑邊嚷嚷:「炸爐了,炸爐了。」

杜荷前腳開跑,緊接著身邊的李承乾也嚇跑了,至於那兩個鐵匠,直接腿軟跑不動,否則早跑了。

這火槍的效果不錯,爆炸威力也驚人,陳華只是往裡面加了火藥,還沒填裝彈珠,只有響聲,不會傷人,哪知道這群人如同聽見九天驚雷,點兒膽子也沒有。

「找李道宗去,他應該不會像李承乾膽子那麼校」將那把火槍扛在肩上,熱兵器就是拉風啊,看誰不服直接掏出來給你開個窟窿。羌人的鐵皮馬,遇見了他的火槍,不全成死馬才怪。

不能坐以待斃,只好選擇反擊,而且要來的更猛烈的反擊,讓敵人毫無還手之力,這就是陳華研究火槍的目的,到時候由他帶頭組建一支神秘的火槍手,直接打翻羌人跑在最前面雄壯的戰士。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鐵甲再厚,也怕火槍。

老祖宗只懂得研究火藥變成煙花爆竹讓全世界喜慶,陳華覺得他有必要再這歷史上添加一筆,有槍的華夏人。

&nns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